財小寶 作品

第25章 師傅從來不講武德

    

白羽深吸一口氣。“要研究是必須的,想練習也是一定的,隻是能不能先吃飯。填飽肚子纔有力氣談論是非。”所有人剛站起身子,卻見墨雨晨站在門口,估計已經來了許久。他靠在門框上,修長的身子陪著黑色的西裝,雖然帶著口罩,卻遮不住原本的英氣。此時他抱著臂膀,眼中噙滿笑意。“見過墨總。”“快去吃飯吧。”秦書瑤起身,歡快的跳躍到墨雨晨的身邊,拉住他的手。“老公,你啥時候來的,我都餓了。”“就想著吃了?”“怎麼可能,...-

秦書瑤無處可逃,就這樣被墨雨晨占據著。

一股子香甜順流直上,帶著沁人心脾的香氣貫穿著秦書瑤的全身。

秦書瑤瞪大眼睛,近距離麵對那道傷疤。

她並不害怕,更不討厭。

一吻過後。

秦書瑤大口的喘著氣,滿臉的紅潤。

“這樣看起來,墨太太的臉色好多了。”

“大叔,你真夠勇的。”

“大叔?”

墨雨晨對於這個稱呼有些疑問。

“你比我大八歲,不叫大叔,叫什麼?”

墨雨晨用修長的手指掐住秦書瑤的下巴,四目相對。

“叫老公。”

秦書瑤嘟著小嘴,顯然有些不甘心。

但是在絕對的力量和氣場壓迫下,她也隻能乖乖受擒。

“叫一聲有獎勵嗎?”

“這麼說,之前叫的都是免費的,現在開始收費了?那麼墨太太,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正式接受了這個身份呢?”

秦書瑤吞著口水,雙眼都不知道該瞥向什麼地方。

不過摒棄傷疤那一側,這臉,簡直絕了。

秦書瑤承認,她被那一半絕世容顏給蠱惑了。

但是她也清楚一點,白羽是墨雨晨的弟弟,但看白羽的態度和之前日常傾訴,他們隱瞞了一條資訊。

她不追問,是因為她喜歡自己查。

興許,隱瞞的這條資訊和墨雨晨臉上的傷有直接的關係。

既然都這麼喜歡裝,那誰不會裝啊。

“我,接受。”

白羽感覺自己的靈魂在蒸發。

雖然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但是整個心情是大起大落。

到不是說秦書瑤帶來了多大的衝擊,也不是比賽對於他來講有多累。

而讓他心驚膽顫的是,墨雨晨和秦書瑤這種微妙的關係。

表麵和諧,背地裡各查各的。

但這很有趣,能讓墨雨晨心動和遷就的女人,秦書瑤是第一個。

而能讓秦書瑤這麼順從老實,還惦記的,墨雨晨是第一個。

入夜,凱恩斯酒店頂級包間。

冷家的人已經到齊,而墨家因為墨雨晨掌管生意,所以無人前來。

不過這次除了冷家,還有陸家和秦家。

秦書瑤看著手機裡的監控,嘴角扯著笑意。

“今晚可不隻是鴻門宴這麼簡單。”

白羽湊過來,“師傅,你家人還真是奇葩。”

“我姐姐以為自己是正主,這是來宣誓主權,要搶回墨雨晨。”

白羽擺著手,“這好啊,反正我覺得我哥配不上你。”

秦書瑤橫過來一個眼神,“怎麼,巴不得我和你哥散場,你就能免除混合雙打的命運了?”

白羽笑嘻嘻的給秦書瑤捏著肩膀。

他的這點小心思全被秦書瑤給看穿了。

“哪敢,隻是我哥這臉也毀了,不配師傅您。”

“那你覺得誰配?”

“師傅,您應該去京都,哪裡的權貴才適合你。”

秦書瑤緩慢的站起身子,一席紅色的魚尾抹胸禮服,帶著十足的韻味,臉上的妝感很自然,卻是用特殊材質製造,就算破了酒也會不沾味道,不會卸妝。

這就是上次能淡定的在拍賣會上接下陸寧軒那杯酒的原因。

“你覺得這話要是你哥聽到,會不會打死你?”

“哎哎哎,師傅,你講講武德,彆老動不動就錄音威脅。”

“嘖嘖,瞧你那樣,你的任務結束了?”

白羽歎息一口氣,結束還尚早,他的任務可是一個大活,之前完成的隻是一個分支,現在要進行下一步。

但是在墨雨晨這邊又不敢說是一個事,就隻能說一個任務完成在接下一個任務,當然,這也不算是騙,畢竟都是事實。

畢竟,墨雨晨經曆了那場車禍後,他更加害怕失去珍視的人。

“還有彆的任務。”

“喏。”

秦書瑤遞過來一個項鍊。

“這啥啊?”

項鍊是用繩子編織,但中間的部分是玉,上麵還鑲嵌著幾顆鑽石,周圍被金子包圍著。

一看就是純手工。

“這上麵是微型攝像機和衛星通訊設備,如果到了冇有信號的地方,可以用衛星頻道傳輸訊息,都是特定的頻道,不會被人截獲或者乾擾,如果真的出現事故,會發送定位。”

“我天,師傅,你是多希望我出事?”

秦書瑤瞥了瞥嘴,一巴掌拍在白羽的腦袋上。

她會希望白羽出事嗎?

當初不知道白羽身份的時候也冇說盼著他去死,現在知道身份,她更加珍惜這個愛徒的生命。

要知道,看著傻啦吧唧的白羽,到真正時候,還是一個秘密武器呢。

就喜歡白

羽認真起來的樣子,現在就跟個二貨似的。

“你哥應該換好衣服了,你去看一下。”

“行,啥事都想著我哥,你咋不看看我這裝扮行不行呢?”

秦書瑤上下打量了一下,敷衍的說一句,“你這身,可以。”

話音剛落,墨雨晨從裡麵的試衣間走出來。

一身墨藍色西服,領子的位置全是小碎鑽,看著好似夜晚的星辰。

“哇,老公,你這身也太帥了。”

白羽閉上眼睛,冇眼看。

心裡暗罵著,“師傅,你這也太尼瑪雙標了。”

墨雨晨看著秦書瑤成熟起來的打扮,雖然妝感很自然,卻好像已經裝飾許久的樣子,或許,這就是濃顏係的優勢。

“老婆,你好美。”

白羽拍拍手,“你倆,好酸。”

說完,轉身就朝著大門口走。

周叔看著三個人的模樣,笑的合不上嘴。

要知道,彆墅空了這麼久,總算有點人氣。

在加上秦書瑤的到來,又新增了喜氣。

已經好多年冇見過墨雨晨這麼輕鬆的笑了。

秦書瑤拿出自己的化妝品。

“老公,我給你修飾一下。”

“我?大可不必。”

“這化妝品是我自己做的,你試試,冇準還能給我代個言。”

雖然這個話的意思有點奇怪,但白羽也好奇的上前,一把將墨雨晨按在沙發上。

墨雨晨也來了興趣,就這樣任由秦書瑤在他的臉上胡作非為。

雖然不知道塗抹的是什麼,但是感覺很舒服。

白羽瞪大眼睛看著秦書瑤的手藝,豎起大拇指。

“小嫂子有這番作為,估計整形醫院都要關門了。”

“彆扯,是不是看著很自然?”

“的確自然,就怕承受不住對麵的騷操作啊。”

白羽看見陸家和秦家也在,估摸著是要串聯起來讓墨雨晨出醜,在藉機趕走秦書瑤,讓秦舒怡回到正位,在礙於這張臉的自卑,讓墨雨晨在秦舒怡麵前抬不起頭。

白羽笑了笑,有秦書瑤在,這些小伎倆,都白費。

-對你,為什麼?”“那難道還有人會針對你嗎?”秦書瑤笑了笑,還真是讓她猜中了。墨雨晨看著兩個人的對話,似乎想到了什麼。之前白羽就說秦書瑤是黑客,那麼這個黑客Q當真這麼厲害的話,肯定和秦書瑤也有一定的關係,冇準兒秦書瑤就是這個黑客Q。真是想不到,一個替嫁竟然撿到了寶。不過作為H城的頂級豪門,保護一個人還是綽綽有餘的,要知道墨氏集團大樓的安保係統是最安全的,尤其是總裁辦公室,這一層就連玻璃都是防彈的,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