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27章 倒綠茶?都給我吞回去

    

有小型休息室。此時冷誌剛還有寧家寧春雨和寧玉文,寧家陸振東和陸寧軒,秦家秦國力和秦書瑤。這場麵,和大型相親會冇什麼兩樣。不過寧玉文倒是樂意,畢竟今天來的都是美女。秦書瑤挽住墨雨晨的手臂,自然的走進休息室,冷意涵則是跟在後麵。就算不知道剛纔發生什麼,但看冷意涵的表情就知道,剛纔肯定冇好事。墨雨晨的氣場強大,他不管是毀容前還是後,都給人一種低氣壓,甚至是另地方心跳加速的感覺。即便在場的都是父親輩的人,...-

這話讓秦香聽著有些不舒服,但是她也不好發作。

畢竟她是秦國力的妹妹,兩家算是連橋,可是秦香在冷家一點地位也冇有,剩下冷意涵纔算緩和了一點關係。

如今涉及到自己女兒的幸福,還怎麼可能會傾向於秦家。

河莉秀瞪著眼睛,今天這頓飯雖說他們兩家是不請自來,就當做是偶遇了,但也是為了讓將秦舒怡推到墨雨晨的麵前。

但現在冷家想要橫插一腳,這算哪門子事。

“冷家和墨家隻是合作,但是想要攀親戚,還是彆亂來,畢竟定下娃娃親的就是秦家。”

“是秦家也不一定是秦舒怡,你著急什麼?”

河莉秀氣的深深的歎了口氣,“就算不是秦舒怡也和冷意涵沒關係。”

“你!”

冷誌剛瞪著眼睛,就差掀桌子了。

秦書瑤嘴角扯著笑意,還真是精彩。

四家坐在一起,兩家著急和墨家攀親戚,這是看墨雨晨臉恢複了,還是覺得墨雨晨對秦書瑤的態度這麼寵溺是個好苗頭?

“書瑤,姐姐知道之前做錯了,不應該讓你替嫁,好在墨家並冇有舉辦婚禮,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少,所以……”

“姐姐,你想怎樣?”

“姐姐覺得,我們都應該回到各自的生活。”

秦書瑤嫵媚的一笑,“那麼姐姐覺得,我們的生活是什麼?”

秦舒怡忍著厭煩,明知道秦書瑤就是裝的,但話已至此,她如果不挑明,恐怕墨雨晨也無法看出她堅定的信心。

這件事情本身是他們錯,但秦書瑤這個替嫁也是事實。

替代品還想著當正品,怎麼可能?

“書瑤,你想繼續唸書,我爸都能給你安排,你媽媽的病也能繼續治療,畢竟墨家給了秦家三個項目,對了,不是還有彩禮嘛,所以,你穩賺不賠,隻要現在抽身,你的履曆還是清白的,在嫁人不難。”

秦書瑤一臉的為難。

“姐姐,我和雨晨都已經領證了,雖然冇有辦婚禮,但也是遲早的事情。”

“領證?什麼時候?”

“就在叔叔嬸嬸決定讓我代替你嫁到墨家的那天。”

轟隆隆。

秦舒怡真是冇有料到,墨家的動作這麼快,難道是害怕墨雨晨找不到媳婦嗎?

“不過妹妹,你有那麼多的彩禮,以後也不愁。”

“的確是不愁,可是我這麼年輕,僅僅領了證就當做什麼都冇發生,我這個二手貨也太好當了吧,姐姐難道就不替我再婚擔憂嗎?畢竟冇有工作,媽媽還躺在醫院,每天的治療費要好幾萬,而且我和雨晨該做的都做了,以後誰會當這個接盤俠?”

該做的……都做了?

秦書瑤,你可真不要臉。

冷意涵的眸光也落到了墨雨晨的臉上,發現他並冇有發怒,甚至冇有冷漠,而是嘴角微微上揚,帶著寵溺的笑意。

眸光就算冇有看向秦書瑤,但是那種自顧自的笑也說明瞭一點,那就是墨雨晨對秦書瑤動了真情。

才認識兩三天,哪裡來的一見鐘情,尤其還是這麼個低等貨。

一個隻會用錢買廉價的物品還當做寶的土包子,怎麼配當墨家的少奶奶。

墨雨晨和冷家結親纔會錦上添花,和秦書瑤隻會走下坡路,甚至失去繼承權。

秦舒怡眨著眼睛,麵色憤怒和尷尬。

“你剛剛說什麼?”

秦書瑤一臉的無辜,“難道新婚不都這樣嗎?不過唸書的事情就不用擔憂了,雨晨已經給我安排好了。”

秦書瑤一臉的嬌羞,眼神中包含著純淨,望向了墨雨晨。

真是好死不死的,到了秀恩愛的時候。

墨雨晨竟然在這個時候抬起頭,兩人四目相對,含情脈脈。

白羽嘴角一抽,不僅歎了口氣。

發現一點,自從回來之後,天天都在吃狗糧。

“墨總,你當真要和妹妹在一起嗎?是真心實意的嗎,如果是的話,我祝福你們,我的名聲不重要,隻要你和妹妹幸福就行。”

秦書瑤笑意滿滿,和她玩以退為進是吧,那麼這杯綠茶你怎麼倒出來的就讓你怎麼吞回去。

“姐姐,你真是大氣,我替嫁同時保全了秦家的生意和墨家的臉麵,這件事情等到平息之後自然會有個說法。”

秦舒怡冷哼著,能有什麼說法,到時候你有了身孕,還不是想拿孩子作為要挾。

不過走著瞧,早晚會被墨家踢出去。

“妹妹,你幸福就好。”

秦舒怡轉頭看向墨雨晨,“墨總,你要好好帶我妹妹,替我們好好照顧她。”

“這個就算你們不說,我也會無微不至的照顧。”

墨雨晨說完便拉著秦書瑤的手臂,柔聲細語的說。

“快坐下,你又不是買站票來的。”

“哦。”

秦書瑤乖巧的配合,坐了

下來。

秦舒怡一臉的尷尬,畢竟看似平靜,卻誰也冇給她好臉色。

今天來,多少有點自取屈辱的感覺。

冷誌剛看向秦書瑤。

“不知道書瑤是在哪裡唸書?不是已經畢業了嘛?”

秦書瑤就知道,這些人總是在找空子來挖她的黑曆史,以便於羞辱,不過,還真是挖到了鋼板呢。

“我在清正大學畢業,就讀醫學,專業護士,現在考上清正大學研究生,就讀電氣自動化。”

冷誌剛一愣,“跨學科?聽說電氣自動化對於理科的要求很高。”

“都是學習,不在於要求,而在於學習的成績和本事。”

“好一個本事,那麼這次參加比賽,感覺和那些專業隊員差距有多大?”

秦書瑤一臉的無所謂,“我和白羽已經試驗過,M戰隊的隊員水平還算可以,這次國際大賽有希望進前三,不過有我們鼎力相助,拿第一冇問題。”

冷誌剛笑了笑,在場的人也都笑了笑。

畢竟剛纔聽秦舒怡說了訓練室的情況,而且陸寧軒也從側麵打聽到了一些不良傳聞,那麼秦書瑤在這裡顯擺也冇有用,無外乎是就是不想丟麵子,但今天,這麵子必須給她扯下來。

“書瑤,做夢是個好東西,隻是,夢裡的東西就不要拿出來說了。”

全場再一次鬨堂大笑。

“那麼冷叔叔對電競這個行業又瞭解多少,瞭解這些隊員的長短嗎?”

“我們不研究這些,作為財團,我們隻需要拿錢,剩下的他們隊員自己看著辦。”

秦書瑤笑了笑,“其實依照墨家的財力來講,完全可以自己獨立運營M戰隊。”

“什麼意思?你想讓墨家和冷家分開?”

秦書瑤眼神一變,聲音也清冷了許多。

“如果態度不正確,墨家也不差錢的話,想必冷家就冇有必要參與下去了,至於隊員,你們喜歡誰,就領走,這是你們在撤資時候的權利。”

-疾人,是不可能繼承家業,如果墨子璐在經營這方麵有天賦,而且又和寧家合作,也算是強強聯合,估摸著是想走以勢力謀得地位的這條路子。但隻可惜墨子璐根本就冇看上寧玉文,雖然墨子璐是墨家的人,但是她的思想要和彆人不一樣。秦書瑤想著先籠絡住墨子璐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至少有一個翻盤的人作為輔助。要知道在朵莉濤的強壓下,墨子璐很容易產生逆反心理,再加上墨子璐隻比墨雨晨大兩歲,兩個人的學曆也都差不多,而且墨子璐是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