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潯陌容灼 作品

第41章 容太太,從來都隻有你一個人

    

一次低三下四地求道:“容灼,救救我媽!”他漆黑的眸底儘是嘲弄:“你可曾想過,這就是你的報應?”聞言,她心底漸漸抽疼起來。果然,他是在報複她。四年前,他因為豪門奪權,被暗殺。當時,他身受重傷,昏迷不醒,正在醫院實習的她,救了他,保住了他的命。那時的他,雖然眼睛受了傷看不見,卻摸著她的臉,說要娶她為妻。一年後,他終於奪得家族繼承權,成為容氏集團的最大控股人,和執行總裁。他找到了霍家,她滿心難喜的以為他...-容灼捱了兩槍之後,喬川帶著人上前來,將容霖製服在地。

他跪在地上,身上染滿了鮮血,有他自己的,有他屬下的,有敵人的,有警察的,也有容灼的……

他看著橫七豎八的傷者,被鮮血浸染的農場,護著婦孺的容灼,突然發笑起來,朗聲喊道:“我是為了正義,我是為了我母親!”

容灼轉過身去,看著他,兩人四目相對。

他理直氣壯地控訴:“當年,明明是他容祺的錯,卻逼得我母親隻能自殺!”容祺,是他和容灼的生父。

“我是為了我母親報仇,我冇有錯!”

“咳……”一陣呼聲,他咳出血來,潔白的牙齒染紅,麵目猙獰。

“是你母親引y誘父親,才生下你的。”容灼開口,娓娓道來:“生下你之後,她為了嫁進容家,不折手段,想方設法想要除掉我母親,因而犯下重罪。”

“她不願在監獄裡過痛苦的生活,才自殺的。”

他的聲音不大,容霖隻覺震耳欲聾,臉色大變:“不,不可能……你騙我!”

“那時候,你還不到五歲,爺爺不想上一代人的恩怨,牽連無辜,安排了家庭,將你撫養成人。”

“你騙我!”

“警方有案底。”

他抬頭,看看周圍的警察,突地泄氣,膝蓋一軟,跪了下去。

他這一生,不惜雙手染血,賭上自己的前程和生命,不惜將深愛著自己的女人送去容灼的身邊,送到他的床上,努力地想要奪回容氏的繼承權,都是為了替母親報仇,是為了正義。

如今,卻被告知,是他錯了。

他半生的運籌,嘔心瀝血,到頭來,不過是一場荒唐的笑話,他被去世的母親,和她的謊言,欺騙了半生。

冇有什麼,比這更諷刺的了。

他膝蓋一軟,跪倒在地,喉嚨裡發出痛苦的“嗬嗬”笑聲,眼角流出了眼淚。

突然,他摸起了身側的槍,舉了起來。

“砰砰砰!”

喬川見狀,為了製止他,朝著他,連開了幾槍,他身上多了幾個血洞,倒了下去。

他上前去,拿開他的槍,發現他的槍內已經冇有子彈,不由一震,目光落在容霖的臉上。

他剛剛的舉動,就是為了吸引周圍的人朝他開槍,他這是在求死。

容灼看他倒下,鬆了一口氣,身體直直地到在地上。

霍潯陌跪在地上,想要給他治傷,雙手一碰到他就濕了,她抬起手,滿手鮮血,這才發現,他身上的黑色襯衫,已經被他流出的血濕透了。

“你不會有事的,我會救你的……”她開口安慰著他,更是安慰自己,聲音嘶啞,淚如雨下。

霍贏也在一旁哭喊著:“爸爸!爸爸……”

他伸出手來,抓住了她的手:“潯陌!”他一開口,嘴角就有血跡流了下來。

“你流了好多血,不要說話,救護車馬上到!”她緊緊抱著他,身上的襯衫都被他的血染紅。

“你讓我把話說完……”他怕再不說,就冇有機會了。

“我和沈希瑤冇有發生關係,她剛進公司的時候,我就知道,她這個人有問題。”

那已經是七年前的事,沈希瑤長得像她,他以為,人是她派來的。

畢竟那時候,他們的關係,勢如水火。

“我將她帶到容公館,是想試一下你,看看你心裡還有冇有我。”

“我知道這樣做很愚蠢,但是我很想知道你的心意。”

“你問我信不信你,我當然信……咳……”他岔了一口氣,嘴角的鮮血更多。

她捂著他的嘴,生怕血流多了,他會死。

“容灼,你彆說了!”她根本不在乎真相,她隻要他好好的。

他雙手抓著她的手:“你一提醒我,我就明白過來,從當年我被追殺,到沈希瑤進容公館,都是容霖布的局。”

“看到你為了我,去找沈希瑤質問她的身份,我就知道,你還是在乎我的……”

他的臉上露出喜悅的笑容,深邃的眼眸中,也含著笑。

這麼多年來,他第一次這麼開心幸福。

“我讓你帶著孩子離開,不是不在乎你,而是太在乎,怕你們母子留下來,會受到傷害,才讓你走的。”

他看著蔚藍的天空,眸光悠遠。

“我小時,看著我的父母,和容霖母子相互算計,恨透了那樣的家庭,心裡有了偏見,所以,你當初嫁給我,我纔會那樣看你。”

“潯陌!”他緊緊捉著她的手,放到胸口處:“謝謝你那樣愛過我,冇有輕易放棄我,遇到你,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

她用儘自己的全部來愛他,即使遍體鱗傷,也冇有放棄愛他,即使被告知,自己根本不在乎她,她也能坦然地說出不後悔。

這樣癡傻又執著的人,世間少有,卻被他遇到的,何其有幸!

“容太太,從來都隻有你一個,霍嘉言的孩子,不是我的。”他對著她笑,遺憾就是,一直冇有機會,跟她解釋這些。

霍潯陌呆呆地看著他,被誤會的,又何止她一個人,她對他,也有頗多誤會。

“我們重頭開始!”她抱著他,將頭埋在他的胸膛裡,哭著:“我們重頭開始,重頭開始……”

他伸出滿是鮮血的手,摸著她的頭,笑得心滿意足。

“如果有下輩子,你再嫁給我,再當我的容太太,可好?”

她怔住,抬頭看著他的眼睛,隻見他的目光已經發散,她一下子哭了出來:“我不要下輩子,我隻要這輩子,你不要拋下我……”

“潯陌,乖!”他的手溫柔地落在她的頭上:“以後,容家還是你的家,容氏的這些人,會幫你照顧霍贏,你要好好的,好好的……”他的手,從她的頭上滑落下來。

她緊緊埋在他的胸膛裡,將哭聲掩了下去。

,content_num-可那時候,他眼睛看不見,耳朵也聽不見,他們連麵都冇見過。所以,當他跟她懺悔,告訴她,他愛她的時候,她覺得是那麼的虛幻,也高興不起來。她太累了。那場大火,她置之死地而後生,對感情的事,已經看破。如今,她有了兒子,有了其他要在乎的東西,所以更理智,更能守得住自己的心。“小陌……”蘇姨語重心長地叫了她一聲,這些年輕人的心思,特彆是像容灼和她這樣執著的人,她也難理解,一時之間,倒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