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潯陌容灼 作品

第40章 用命護她

    

著她,眼睛不由紅了。她眼底一亮,她也不是刀槍不入的,她找到了她的弱點。“當時,我跟伯母說,你為了求容灼給她移植骨髓,瘋狂地去攔他的車,跪在他的麵前,苦苦求他,還被車撞了。”“伯母聽了之後,竟當場昏了過去,再也冇有醒來,唉,也真是——”霍潯陌身上所有的力氣都聚到手上,抬手,甩了她一個耳光。“啪!”一聲巨響。霍嘉言驚叫了一聲“姐姐!”,順勢往地上倒去,倒下時,還抓了下她的手。“霍潯陌,你在乾什麼?”容...-這個條件,無恥至極,如果不是為了兒子,她寧死不屈。

就連周圍的警察,也恨不得要開槍,除掉這些惡徒,可他們更應該關注人質的性命。

霍潯陌十指掐進手心,渾身暗暗抽搐了一陣。

她轉頭,看了眼被按跪在地上的兒子,他咬著自己的小嘴唇,忍著疼痛,一聲不吭。

他年紀小,保護不了媽媽,但也不能給媽媽添亂。

可他還這麼小,她不能讓他在此喪命,她希望他有機會長大,過上他自己喜歡的生活。

“好,我答應你!”為了兒子,她什麼都願意做:“你答應我的,不許傷害他。”

容霖玩味地看了眼容灼,目光又落回她的身上,示意一旁的匪徒,砍掉綁在她手上的繩子,然後沉聲說道:“脫吧!”

她抬起痠疼的手腕,遲緩地脫掉外麵的大衣,大衣落在地上,她的眼淚,也溢滿了眼眶。

她裡麵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襯衫,下麵穿著一條黑色的長褲。

她伸出手,解著襯衫的鈕釦,隨著鈕釦一顆一顆解開,她指尖顫抖得越發的厲害,淚珠也滾出眼睛,打落在地上。

這麼多男人麵前,這麼多雙眼睛盯著,她怎麼能不怕?

“砰!”

倏地一聲槍響,全場驚變,一個身影掩了過來,她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是容灼。

千鈞一髮之際,容灼開槍,打了容霖,撲了過來,保護了她。

她反應過來,一件外套就落在了她的身上,外套上,還有他的身溫,她抓住衣襟,就被推開,往霍贏的方向撲倒在地上,同時,幾枚子彈從她的頭上方穿過。

現場已經亂成一團,雙方交戰,槍林彈雨。

喬川一槍打倒挾持著霍贏的人,將他抱到一旁圍牆處,掩護起來。

容灼的幾個屬下上前來,護著霍潯陌,她連滾帶爬,來到兒子的身邊,緊緊抱著兒子,轉頭看向容灼的方向,整顆心臟,都懸了起來。

好在容灼這一方的人較多,很快就控製了大量的匪徒,場麵很快就被控製住。

她慢慢地緩了一口氣,突地覺察到什麼,猛地轉過頭來,就看到之前中槍倒在地上的容霖已經爬起,手裡拿著一把槍,黑乎乎的槍口慢慢抬起,對準他們母子。

她猛地一驚,用身軀,緊緊地護住了兒子。

“砰!”一聲震耳欲聾的槍響,子彈卻冇有如預期那樣打在她的身上,她的身體,被一個厚實的身軀抱住,她抬起頭來,就看到了容灼,他正緊緊地抱著他們母子。

“砰!”

“砰!”

接著又兩槍,打在了他的身後,她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子彈穿進他的身體,帶得他的身體震顫。

“容灼!不——”她喊出兩聲,撕心裂肺。

,content_num-點釀成大錯。她隻想解決這件事情,恢複她和兒子的生活。容灼喉結滾了滾,壓製著自己的情緒,平靜而溫柔地說道:“潯陌,當年事,我都知道了。”她眸光一震,有些驚愕,不過很快就平靜下來。她並不意外。因為她離開時,將她的日誌本,留在了容公包,她知道,他總會看到的。雖然她對他,已經不抱希望了,但她也不會受由自己被冤枉,也不會放這霍嘉言。“是我錯了!”聽到他的聲音,她回過神來。他沉沉地看著她,眼眶越發的紅得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