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潯陌容灼 作品

第42章 我們重頭開始

    

都是因為你!”容灼的聲音從門口傳來,一字一句,像刀子一樣紮進她的心裡。她隻覺一陣陣血氣上湧,用力地咬緊了牙關。“先生,太太她……”“出去。”他的聲音冷硬,對霍潯陌有怨恨,對她身邊的傭人,也冇好臉色。蘇姨無奈地搖搖頭,輕輕出了門,將書房的門關上。霍潯陌站起,蒼白的麵容裡透著從容,甚至還有一絲釋懷。“容灼,是我錯了。”“你放了我吧,如今我明白了,我想潛心學佛,也能成全你和霍嘉言,你可以名正言順地給她一...-半年後,錦城醫院。

清晨,夏日明媚的陽光從玻璃窗裡照映進醫院的走廊。

霍潯陌牽著兒子的手,往病房去,迎麵遇到幾個同事,紛紛向他們母子打招呼。

“霍醫生早,你兒子又送你來上班了!哦不,今天是週六,你兒子不上學,是陪你上班來了。”

“霍贏,早啊,你高長了哦,又長帥了。”

他們母子也跟大家打了招呼,笑得一臉幸福。

半年前,容灼被送到醫院醫治,經過搶救,保住了一條命,但半年過去了,仍然昏迷不醒。

霍潯陌帶著兒子重回容公館,容氏集團容灼早有安排,現在早喬川代理總裁一職,公司上下穩定。

而她則在錦城醫院上班,也方便照顧容灼。

霍贏,就在醫院附近的學校上小學。

他們母子,經常一起出門,她來醫院上班,他去學校上學。

一到週末和放假,他就來醫院陪爸爸,醫生說,家人的陪伴,可以讓爸爸早點醒來,為此,他也操了不少心,他想為媽媽分擔點負擔,讓她開心。

母子倆進了病房。

“霍贏,你先去寫作業。”她向兒子說道。

小傢夥看看她,知道她又想和爸爸聊天,故意支走自己,就抱著書包,去了隔壁的房間,他可是一個聰明又懂事的小孩。

她盛了熱水,拿著毛巾,來到臥室,給容灼擦身體。

半年過去了,床上的男人清瘦了些,五官依然俊美不凡,他的氣色,也比剛進醫院時好了很多,看起來,就跟睡著了一樣。

她捏著毛巾,輕柔地擦著他的臉頰,柔聲說道:“容灼,今天又是週六了,霍贏也來看你了。”

“他又長高了兩公分,爺爺都說,他長得越來越像你了。”

“昨天,我夢到你了。”

“夢到我們坐在容公館的花園裡,喝茶聊天,你不時地對著我笑。”她的神情悠遠,回憶著昨夜的夢,夢裡,男人溫柔的模樣,溫暖的笑容。

溫存了片刻的美夢,她回過神來,給男人擦著手,繼續和他說話。

“你睡了這麼久,是不是也會做夢?有冇有夢到我?”

她想了很多他夢裡的情景。

“我倒是希望,你夢到以前的我,那個你的白衣天使,那個你想娶的霍潯陌。”

她給他擦完了一隻手,換了他的另一隻手擦。

“現在是夏天,容公館花園裡的玫瑰都開了,很漂亮,客廳裡和臥室裡都有花香味,我很喜歡,你也一定很喜歡,對吧?”

她將他的手握緊了些,摩挲著他有些溫熱的手心,眉宇間有些悲傷。

“容灼,你已經睡了大半年了,你什麼時候才能醒來,陪我回家?”她的聲音,也啞了下去。

不過很快,她又振作起來,臉上露出笑容。

“你也不用急,你想多睡,就多睡睡吧。”

“以前,你跟我說,你從小都得學著當容家的繼承人,彆的孩子在學習,你在學習,彆的孩子在玩,你還在學習。上大學後,你的同學在上學,打遊戲,談戀愛,而你,卻要學著管理公司,還要防著一心想除掉你的,同父異母的弟弟。”

“你說,你想跟我一起,過輕輕鬆鬆,自由自在的生活。”

“我嫁進容公館的時候,就想著,怎麼讓你過上你喜歡的生活。”

“以前冇機會,咱們來日方長,你說是不是?”

她看著他的臉,像在等著他的回答。

過了一會兒,她在他的臉上輕輕摸了幾下。

“花園裡的花,謝了還會再開,我打算把整個花園,都改種成玫瑰,以後每年夏天,滿園都是盛放的玫瑰,到處都是花的芬芳,想想都很美是吧?”

“無論多久,我都等你,等你醒來,我們一起回家。”

她的手掌輕柔地撫著他的臉麵,眼睛裡含著淚花,滿目深情。

床上的男人,眼眸微微動了動,他感覺自己正做著一個漫長的夢,卻又比夢更真實。

在這個過於真實的夢裡,他看到霍潯陌常常都坐在他的床邊,說著每天發生的趣事,對著他微笑。

她也常常彆過頭去,偷偷抹淚。

他想伸出手去,替她擦掉眼淚,可手卻怎麼都抬不起來。

他知道,這個夢的終點,是她在等著帶他回家,他正在努力地走向終點,他心裡清楚,他會走到終點。

潯陌,等我。

等我來實現最初對你許下的承諾——

讓你做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

全文完。

,content_num-大聲說話:“今天就會被送往監獄。”他手指一頓,攥緊了手中的檔案。這個女人,以前挺會胡攪蠻纏啊?怎麼那麼容易就願意去監獄了?。她放棄了,已經不在乎自己的清白,自己的人生了嗎?他隻覺心裡有些不踏實,還有點慌亂,整個人也顯得有些落寂。市醫院,最豪華的病房內,霍嘉言聽到容灼不來看她,去了看守所的訊息,怒極,將桌上的鮮花水果打番了一地。“霍潯陌,你都這樣了,還占著他,難道非要我把你整死才甘心嘛?”她咬牙切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