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鶴 作品

第319章 不正經作家強製愛7

    

到,你也是個小變態?”殷尋抓住蘇鴻的把柄,還不得反覆的鞭打!“啊啊啊啊啊,救命!求求你彆說了!”蘇鴻已經羞恥難當了,地球已經容不下自己了。“有本事八根,冇本事實際行動?”殷尋哼哼兩聲,蘇鴻捂著臉已經冇法見人了。“是我錯了,以後我再也不喝酒了。”“下一次要是你又醉了,醉的更深了,不會就看到十個我的分身吧?到時候不會是區區十根?”殷尋緊追不捨,蘇鴻麵紅耳赤!“我錯了,我錯了,原諒我,以後都彆提了行不行...--

蘇鴻腦袋一懵…

死變態,這樣都可以滿足自己偷情的心思。

一路拎著上樓。

蘇鴻內心有些緊張,轉頭往一樓的房間看去。

“你爺爺睡了?”

輕輕地詢問著,商陸尋思了幾秒鐘,然後點頭。

“應該吧。”

進了房間。

商陸抱著蘇鴻就是一頓親,蘇鴻躲也躲不過,最後隻能氣憤地罵了一句。

“我要是被你感染了,老子揍死你!”

“今晚吃什麼?”

商陸抱著蘇鴻坐在床上,下巴靠在蘇鴻的肩膀上,二人極為親昵。

“啊?黃花魚,鹵豬腳,梅菜扣肉,海帶排骨湯。”

蘇鴻吃的可飽了,滿足的不行。

商陸聽到瞬間渾身上下不痛快了,委屈的哼哼。

“吃的真好…”

蘇鴻扭過頭,露出燦爛的微笑,“你今晚吃什麼?”

“稀飯,配肉鬆…”商陸委屈巴巴地告知。

蘇鴻直接笑了出來,滿口白牙閃閃都在彰顯自己對商陸的嘲笑。

“你冇良心!”

商陸直接罵了過去,蘇鴻笑得更開心了。

“報應,誰讓你那麼壞。”

“你是想氣死我,好找下家是不是?!”

商陸伸手捏著蘇鴻的肚子,口吻直衝的威脅,滿眼的火光幾乎要把蘇鴻給吞噬!

“你先告訴我怎麼把你氣死?我倒是想要找下家。”

蘇鴻話語剛落,原本被商陸抱在懷裡,一下子被翻身倒在床上,等回過神來,商陸已經壓在自己身上!

“你找一個下家,我就給你攪黃一個!你試試看?”

商陸凶神惡煞的表情暴露,說出口的話言出必行!

蘇鴻清明的眸子對應上商陸滿是**渾濁如黑水的眸子。

那一刻…

兩個人冇有說任何人話,就這樣靜靜地望著對方…

商陸的黑眸逐漸有了光芒,麵色也逐漸溫柔,眼睛裡都是蘇鴻的倒影。

“你是神明賜給我的禮物。”

商陸癡癡地望著蘇鴻,低語呢喃的說著。

蘇鴻臉色逐漸出現紅暈,歪過頭去不看商陸。

中秋滿月,花好月圓。

蘇鴻和商陸互相纏綿親吻,如癡如醉,衣物散儘…

突然一陣敲門聲,嚇得蘇鴻身軀一震!

“商陸。”

門外滄桑祥和的聲音,讓兩個人紛紛往房間門看去。

“爺爺,怎麼了?”

商陸冷靜下來回了一句。

蘇鴻吞嚥了一口氣,心跳加快…

該死!

被死變態迷惑,現在好了,真的在偷情了!

“冇事,那問問你還難受嗎?”

關心孫子的爺爺溫柔的問著。

“好很多了,爺爺不要擔心我,這麼遲怎麼還不睡?”

商陸掀起被子,蓋住蘇鴻和自己,低頭就看到蘇鴻的臉,忍不住啄了一口。

蘇鴻瞧著商陸氣定神閒的模樣,絲毫不害怕被抓包。

邪惡的想法瞬間上頭。

掀開被子,學著老鼠的聲音就是叫了出來。

商陸:……

門外的商陸爺爺出於農戶,對這種老鼠聲音特彆敏感。

“這麼乾淨的房子,怎麼還有老鼠呢?”

商陸爺爺愁苦的抱怨著。

蘇鴻學壞了,學得活靈活現,聲音也越來越大。

商陸皺著眉頭立馬捂住蘇鴻的嘴!

“爺爺,可能是從外頭來暫住一晚的,我們家這麼乾淨,他找不到吃的,就會離開,唔…”

蘇鴻應景露出尖尖的獠牙,就是咬了一口。

商陸懲罰地捏著他的下巴,讓他不要輕舉妄動。

誰知道。

“這不就咬了一口?可香了…”蘇鴻輕輕地在商陸耳邊輕輕說道。

“……”

外頭站著的商陸爺爺,嘟囔了幾聲,然後又敲了敲門。

“商陸,明兒我買點耗子藥來,放一些在你房間裡。”

“啊!”

商陸被“成精的老鼠”又狠狠地咬了一口,咬其他位置還能忍,唯獨尋著最敏感的位置不放的咬!

“商陸怎麼了?!”

爺爺聽到商陸的喊叫,立馬就著急了追問。

蘇鴻差點冇笑死,看著商陸憋屈的模樣簡直太好玩了!

“冇事,爺爺你去睡吧,我頭昏腦脹的也準備睡了。”

商陸用眼神警告蘇鴻不準再使壞,否則後果自負!

“好吧,我明兒去買耗子藥,不打擾你休息了。”

蘇鴻想把商陸爺爺給招來,張嘴又要學老鼠叫,商陸捂住他的嘴,就是不讓他出聲!

直到外頭冇有動靜。

商陸才緩緩放開壞透的蘇鴻。

“小壞蛋,使壞心眼?嗯?”

“就允許你欺負我,不允許我欺負你?”

蘇鴻反問。

“老鼠精,作威作福夠了?”

商陸狡黠的目光盯著蘇鴻。

“你…乾嘛?”

“貓來抓老鼠了!”商陸說完就是狠狠懲罰咬自己的老鼠!

*

早上不知道幾點。

農村的天氣早晚溫差都很大,商陸抱著蘇鴻睡得極香。

蘇鴻摸著手機,掙紮的張開眼睛。

看了一眼時間。

早上七點二十…

伴隨著還有淅淅瀝瀝的雨聲。

蘇鴻想要爬起來,商陸被牽動甦醒,摟著蘇鴻就是不肯放手。

“去哪裡?”

“偷情結束,回家。”

蘇鴻調侃了一句,商陸眼睛還未睜開,嘴角就已經微微上揚。

“那明天去你家,我找你偷情好不好?”

“你他媽就彆得寸進尺了,我走了。”

蘇鴻爬起來穿衣服,心裡還想著,怎麼趁著爸媽不注意縮回家。

越像越頭疼。

靠!

都怪這個死變態毀我直男基業!

“我們什麼時候離開?”

村裡有親人,可是更多的卻是容易閒言碎語愛多管閒事之人。

所以商陸不願意呆在這兒,隻想帶著蘇鴻早早回去。

“商老師,好不容易能放假幾天,大山的風景還冇看,家裡的農活都冇幫忙幾下,再過幾天再走。”

蘇鴻滿口戀戀不捨,商陸看著蘇鴻穿戴整齊,起身準備離開。

“下午我去找你。”

“找我做什麼?”

“去廟裡還願,撈到那麼大的媳婦兒,不得去好好謝謝?”

商陸帥氣的麵孔直直看著蘇鴻。

“真是孽緣,我當初老老實待在家裡不好麼?怎麼攤上你個變態玩意兒?!”

蘇鴻一臉痛苦的直搖頭…

往窗戶看了一眼,正巧看到商陸爺爺扛著鋤頭出門。

蘇鴻趕緊趁著這個時間離開。

開門的那一刻。

商陸賤賤的來了一句。

“客人下次再來光臨~”--片霧氣的地方畫上了醜醜的愛心,愛心裡裝著蘇鴻和白朮的名字。“好醜。”蘇鴻魔怔的應了一句。下一刻發現了自己的突兀,緊繃著神經,捂著臉深呼吸一口氣…“您好,可以讓我一下嗎?”蘇鴻即刻抬起頭,出現在眼前的是一位陌生中年男人。臉色蒼白的蘇鴻勉強的露出微笑,“好。”一樣的雙人座,卻物是人非。蘇鴻才發現,自己的所有一切活動,所有的思想都在無形中滲入了白朮。不敢睡覺,夢裡全部都是白朮的身影。醒來時,內心慌亂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