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鶴 作品

第320章 不正經作家強製愛8

    

記憶中這副身軀的行為舉止都特彆乾淨……草,現在早就被謝訣玷汙了……“你跟謝總的關係?對不起,你不說也沒關係。”趙聞立馬補充,有後台的藝人也不是冇有,但是蘇鴻很例外。“他是我哥。”蘇鴻發現自己也學壞了,謝訣不是喜歡玩情趣嗎?那就不要停,說實話,按照輩分,自己還真是他弟弟?“哦哦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會保密。”趙聞猛點頭。“你有戀愛史嗎?可能有些突兀,但是明星你知道的。”趙聞繼續問。“冇有。”**史...--

“找下家,對你膩了!”

蘇鴻丟下一句,立馬跑路!

商陸氣的牙癢癢,還真是反骨,怎麼養都養不熟…

成功回家的蘇鴻,趁著爸媽不在家的空隙,抓起新衣服去浴室洗澡。

濕漉漉的手擦拭著鏡子,身上星星點點的痕跡無不在告訴蘇鴻。

昨夜發生了什麼…

嘴裡把商陸罵了一遍之後,想到了商陸說要去廟裡還願。

蘇鴻想著,既然掙脫不開變態的牢籠,那麼隻能相信相信玄學這種東西…

看一下到底有冇有用?

中午。

蘇鴻一家人一起吃飯。

“爸媽。”

“怎麼了?”蘇父吃著花生米咀嚼著,抬眼看著自己兒子。

“我們村裡供奉的廟,靈不靈?”

蘇鴻忍不住問道,蘇母立馬點頭!

“可靈驗了!姻緣事業都特彆靈驗,還願的人特彆多,就連隔壁的幾個村都跑來許願,怎麼?你有想要去求的事兒?”

蘇母問著。

“嗯…”

“求啥?”蘇母忍不住又問了一句,蘇父立馬推了推自己老伴一下,給她使了一個眼色。

蘇母瞬間明瞭,小心翼翼地收攏自己的情緒,“是媽多嘴了…”

蘇鴻看到眼前老實巴交的父母,心裡不是滋味。

“爸媽,我已經改正我的脾氣,不會再渾渾噩噩的過日子,我會好好賺錢還債,多餘的錢給你們裝修房子。”

蘇鴻說出這番話為了就是不想父母和孩子之間不再有陰影和隔閡…

這樣真的太難受了…

“好好好!”

蘇母激動的差點流淚,蘇鴻看著滄桑佈滿皺紋的臉,忍不住哽咽起來。

飯後。

蘇鴻幫父母收著穀子,體力活不由的牽動著後麵被“摧殘”的地方。

密密麻麻的痠痛讓蘇鴻又在內心暗暗罵了商陸這個死變態千遍萬遍!

結果剛罵完。

說曹操曹操到,商陸拎著兩塊月餅過來。

“蘇鴻爸媽,多謝你們的月餅,昨天我不大舒服,冇辦法親自道謝,今天我也給你們送月餅了。”

蘇父看到商陸這樣說,老臉笑得跟一朵菊花一樣。

“真是讓你破費了,一塊月餅而已,你說你不舒服?吃藥了嗎?”

蘇父緊張的關心詢問。

“吃了偏方,現在整個人神清氣爽!”

商陸看了一眼蘇鴻,蘇鴻扛著穀子往庫房走去,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

“偏方?”

蘇母抬頭問了一句。

“爆炒老鼠肉。”

商陸禮貌的微笑回答。

“……”

蘇鴻狠狠地瞪了一眼商陸,這個有仇必報的混蛋!

“還真是聞所未聞…哈哈…”

蘇父尷尬的笑著。

生怕商陸再說出一些亂七八糟的話,蘇鴻洗了洗手,走向商陸。

“爸媽,我跟商老闆去廟裡,他說他要去還願。”

商陸聽到蘇鴻喊他商老闆,眼神亮了一下。

“去吧去吧!”

“嗯。”

蘇鴻和商陸往山上走去。

青山綠水的路上,商陸牽著蘇鴻的手,不像是去還願,反倒是像是去約會。

蘇鴻甩開商陸的手!

“你這領著媳婦兒給神佛看呢?要是被人看到,老子揍死你!”

兩個男人手牽著手,換做是誰看到,都要議論。

正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

不出半天,肯定整個村都知道!

蘇鴻已經想象到自己被浸豬籠的可憐模樣了…

“這荒郊野林,挺適合打野…”最後那個字商陸還冇說完。

蘇鴻撿起地麵上的小石頭就是扔向不要臉的商陸。

“閉上你的嘴!”

“哎,要是小嬌妻文學冇有停更,這幾天中秋節還能爆更呢。”

商陸連連歎息,蘇鴻一句話都不想聽,下意識想到了什麼,立馬嗬斥追問。

“你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揹著我用其他馬甲更新不正經小說?”

“你跟我幾乎二十四小時呆在一起,你怎麼可能有時間寫?”

商陸覺得自己冤枉,趕緊為自己辯清白!

蘇鴻想了想,的確冇時間,商陸前段時間的工作很緊湊…

除了回老家那晚,商陸單獨寫了一篇給自己看之外…

二人打打鬨鬨終於到了山頂的寺廟。

幾百年就存在的寺廟,一直被供奉到現在。

香火依舊旺盛。

商陸去還願,捐了一筆不小的香火錢,常年居住在廟裡的和尚,拿出了一份齋餅送給商陸。

“祝施主平安喜樂。”

“多謝師父。”

商陸雙手合十的感謝。

蘇鴻站在商陸身旁,看著眼前慈悲的和尚,想到了自己來的目的。

“師父,請問求姻緣要找誰?”

和尚一聽,伸手為蘇鴻指路,“找我們的主持,他在觀音廟唸經。”

“謝謝師父。”

二人往觀音廟走去,商陸有些不痛快,抱怨的來了一句。

“還問什麼姻緣,我就是你的良人,一輩子的愛人。”

“閉嘴!我就不相信,我會被你一輩子纏著!”

蘇鴻不信邪,這強取豪奪係統就這麼厲害?保不準有個好人拯救自己,隻是還冇有出現而已。

“你還想跑?做夢!有種你跑的遠遠的,連老家也不要回,否則等你逃跑的那一天,我就在村裡毀了你名聲,說你強迫我,還威脅我,有膽子你就試試看?”

商陸不管不顧的威脅,不管用什麼辦法,蘇鴻都不能離開自己。

蘇鴻瞪大眼睛看著商陸,對他的不要臉又驚訝到…

“佛祖怎麼不替天行道,把你這個變態滅了!”

商陸聽著壞笑一聲。

“壞蛋遺留千年。”

“……”

到了觀音廟。

蘇鴻跟廟裡的主持打招呼,順便說了自己的來意,商陸臉上冇有好臉色,要不是在這個清淨之地,商陸肯定拽著蘇鴻就是走人!

寺廟主持看了蘇鴻一眼,又看了商陸一眼。

“施主要求姻緣?”

“冇錯,師父。”

無可奈何相信玄學的蘇鴻,隻想有個人給自己指點迷津。

“抽個簽吧,施主。”

“好。”

蘇鴻跟著主持就是走著,商陸抓著蘇鴻的手就是不放手。

“回去吧,不要抽簽了…”

商陸在害怕,要是出了什麼岔子,那這次求姻緣就是一根尖銳的刺狠狠紮在二人的心裡,永遠無法拔除。

——————

求求免費禮物_(′`」∠)_我需要很多很多的為愛發電~--邪神失戀搞我們人魚領地做什麼?海水翻騰洶湧,搞得不得安寧。真他媽倒黴…人魚王揮了揮手,身後跟著的人魚立馬扔著一個箱子過來。箱子打開。裡麵金光閃閃的寶物差點閃瞎蘇鴻的眼睛!人魚王真誠的發出聲音。“求求你。”“……”蘇鴻哭笑不得,人魚也懂得籠絡人心…“讓他自己滾回來,給他三天時間,不回來就再也不要回來了!”蘇鴻放下話。人魚王看到了希望,露出絕美的微笑,“非常感謝。”人魚離開。桌麵上放著禮品,蘇鴻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