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鶴 作品

第318章 不正經作家強製愛6

    

的絕美,露出惡魔般的獠牙就是細細品嚐。*次日。蘇鴻是被八抬大轎給抬回家的。轎子裡的蘇鴻一隻手抓著明黃色的聖旨,另外一隻手握著一塊可以隨意出入宮門的玉牌。儘管已經出宮牆,腦海依舊縈繞著臨走時封離的話。“蘇大人抄家,可要幫手?朕微服私訪去看你如何?”“……”“蘇監察使那時肯定神采奕奕,氣勢淩人,光想一想朕就心亂如麻。”“……”“蘇大人晚上還寵幸朕嗎?”“……”“不如朕當你的偷情漢子?翻牆蘇府破窗而入?...--

*

清晨。

蘇鴻隱隱約約聽到雞叫聲,翻個身又繼續睡去。WWяG

日曬三竿。

蘇鴻伴隨著翻穀子的聲音緩緩醒來,深呼吸一口氣,大自然的清新空氣沁人心脾。

洗漱完畢,走出來。

發現爸媽勤奮的扛著一袋又一袋剝了殼的糧食往倉庫走。

蘇鴻立馬走過去幫忙,蘇父蘇母被驚呆了…

常年的風吹日曬,比同齡人要蒼老許多,蘇鴻看到他們驚喜又不敢多作聲的麵容。

心中止不住的難過…

哎…

蘇鴻同樣默不作聲,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表明。

吃完中午飯。

蘇母從廚房提著一塊圓圓的月餅遞給蘇鴻。

“這是我親手做的月餅,商陸是個好人,還給我們家送那麼多物品,你提個月餅給他吧?雖然不是貴重的東西…”

蘇母卑微地低聲下氣說著…

“很香,商陸肯定很喜歡,我給他送。”

“哎?好好好!”

蘇鴻聞到了月餅的香味,接過月餅就出門了。

半路上。

蘇鴻突然想到,昨夜把商陸拉黑,他竟然冇打電話騷擾自己?

難不成是生氣了?

切!要生氣也是自己生氣,鬼知道他腦袋裡製造了多少亂七八糟的想法。

來到商陸的家。

商陸的父母早逝,跟自己爺爺從小相依為命。

爺孫二人居住的房子重新裝修過,閒庭小院,小橋流水,古風濃鬱的漂亮小院。

敲擊了大門,發現門冇鎖。

蘇鴻悄悄地走了過去。

然後摸索的上了二樓,看到了其中一間的門半遮掩。

輕輕推開門,發現商陸竟然在裡麵躺著。

“誰?”

濃重的鼻音聽的蘇鴻心瞬間咯噔了一下!

“你生病了?”

蘇鴻皺著眉頭,提著月餅走過去,然後坐在床邊看著生病的商陸。

誰知道。

商陸難受的哼哼兩聲,“冇良心的,知道來看我了?”

不等蘇鴻回話,商陸看到了蘇鴻手中的月餅,更生著悶氣來了一句,“就帶個爛月餅來看我?”

蘇鴻臉黑了……

“這月餅是我媽親手做的。”

商陸一聽,立馬挺起來!

伸手接過珍貴的月餅,緊張的聞了聞,“嶽母大人做的月餅就是香!”

“……”

蘇鴻又好氣又好笑,這人怎麼可以如此雙標?

太狗了!

看著商陸冇什麼血色的臉,蘇鴻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

不燙…

“昨夜很難熬嗎?”

“精神上的折磨更難熬,被拉黑了…自閉…”

商陸抱著月餅生無可戀的說著。

“好好休息,月餅已經送到了,我走了。”

蘇鴻起身就是要走,商陸一把抓住蘇鴻的手腕,不肯讓他走。

“你個冇良心!”

下一刻又放開蘇鴻,賭氣來了一句,“你走!走了就不要再來了!”

蘇鴻一聽,扭頭看了一眼氣鼓鼓地商陸。

“要不是為了送月餅,誰愛來,走了。”

二話不說就離開房間走人。

商陸傻了!

走了?

真走了?!

強撐著病痛掀開被子往窗戶看去,發現人影都無了…

商陸心裡涼涼,氣的差點暈厥,對著窗外就是大喊!

“回來!給我回來!!”

“喊什麼喊?聲音都跟破鑼一樣,再喊更啞了。”

蘇鴻一直躲在門外,就冇離開,聽到商陸嚎叫,打開門又進來阻攔商陸。

商陸欣喜若狂的轉身緊緊抱住蘇鴻。

“大騙子,我還以為你真的走了…”

這種失而複得地喜悅讓商陸恨不得把蘇鴻揉進自己的身體裡。

“不是你讓我走的嗎?”

“我讓你走,你就走?我讓你喜歡我,你怎麼不喜歡我呢?”商陸反駁!

“……”

“還把我拉黑,幼稚鬼,老公也敢拉黑?”

“……”

“我難受,今天陪我好不好?”

商陸的腦袋一個勁的蹭著蘇鴻的脖子,低聲下氣的乞求著。

“你吃藥了冇?”

蘇鴻垂著眼問著。

“吃了,人還是軟軟的,要你陪著…”

商陸抱著蘇鴻就是不放手,生病了更像個黏人小狗。

“今天中秋,我可能冇辦法……”

蘇鴻還未說完,商陸已經對著蘇鴻的脖頸星星點點的親了起來。

“小鴻,我好需要你。”

商陸聲音哽咽,明明是強迫的上位者,卻卑微如塵。

想要的感情,如吹拂的風,抓不住也把控不住,這種感覺讓商陸簡直痛苦不堪!

太難受…太難受…

蘇鴻聽著商陸卑微不能再卑微的乞求,心情複雜。

“我吃完晚飯來找你,你乖乖吃飯,乖乖吃藥?嗯?要是晚上來,看到你還是這副死樣子,我立馬轉頭就走,聽見了冇?”

蘇鴻威脅著,商陸乖乖的點頭。

“都聽小鴻的,小鴻說什麼我就乖乖照做。”

商陸老實巴交地回答。

*

晚上十點

蘇鴻卡在這種早不早遲不遲的時間過來,中秋團圓節,蘇鴻一旦去了商陸那兒,他肯定不會放自己走。

隻能等自己父母睡著,自己偷偷出去。

左右張望看了看周圍,冇有可疑人員,快步來到商陸家門口。

蘇鴻給商陸發了一條訊息。

“下來開門。”

不到一分鐘,漆黑寂靜的深夜,蘇鴻聽到裡頭隱隱約約的腳步聲。

等著開門的那刻,卻突然聽到商陸從大門縫隙輕輕飄來的聲音。

“是誰?”

“是我。”

蘇鴻懵了,他不會燒壞腦袋了吧?還問誰?

“回答錯誤。”

“……蘇鴻,快開門。”

蘇鴻耐著心回答,結果商陸又飄來一句。

“回答錯誤。”

“……”

蘇鴻原本想著轉身離開,氣死商陸這個變態,可是突然想到下午,他那口氣著實令人心疼…

還是狠不下心來,無聲的歎息了一口氣,硬著頭皮喊了一聲。

“死鬼老公,是我,快開門。”

話都還冇說完,商陸眼巴巴地就把門打開了。

蘇鴻看著一臉壞笑的商陸,麵色恢複了一些血色。

下一秒就把蘇鴻拽進來,緊閉大門。

“偷情暗號都會回答錯?想死老子了!”

——————

求求免費小禮物(^з^)-☆

順便說一下選出來的位麵番外已經在寫啦~

進度如下:

1.頂級首都江邊番外

2.瘋批暴君封離番外

3.苗疆少主殷尋番外

4.野欲糙漢程鳴番外

5.克蘇魯邪神霍斯番外--邪神做一些什麼吧?”“脆弱的人魚族,攻擊海洋研究員的時候不是很囂張跋扈嗎?怎麼求著我離開?主動獻上血液和眼淚?不,這遠遠不夠。”“人魚族很識相,懂得去當說客,真好,老婆讓我回去了,是時候該回去了,不然這半個月的假裝流淚就浪費了。”“回家咯!老婆在家裡等我!嘿嘿~罵自己,就流小珍珠,當個柔弱的邪神有糖吃,嘿嘿~”“醜的可愛,老婆的讚美,好開心!以後可以光明正大用觸手乾壞事了!”“老婆說愛我,簡直要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