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塵李清瑤 作品

第2208章

    

,眼神凶厲。“我跟你無冤無仇,為什麼要害你?再說了,我也冇這個實力,你還是找找自己的原因吧。”張炳元淡淡的道。對於司徒朗這種渾水摸魚的傢夥,他早就看不順眼了。如今被辭退,可謂是大快人心。“放屁!不是你還能有誰?肯定是你告黑狀!”司徒朗一臉凶狠。在職幾年,他確實吞了不少油水,說不定是被抓住了把柄。“你要這麼認為,我也冇辦法。”張炳元懶得解釋。反正對方已經不是公司的人,現在也冇什麼好顧忌的。“張炳元!...“妖女!休要猖狂!敢瞧不起我們青州四虎,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哼!我們青州四虎縱橫江湖多年,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你一個小小妖女,竟敢在我們麵前大言不慚,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識相的話立刻跪地俯首,否則——殺!”

“......”

黃茵茵輕蔑的話語,瞬間激怒了青州四虎。

一個個義憤填膺,叫囂連連。

巫蠱教聖女的名頭雖然可怕,但他們都是刀口舔血的狠角色,曆經生死,自然無所畏懼。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黃茵茵太過年輕了。

十八.九歲的年紀,就算打孃胎裡修煉,也不可能有多高深的修為。

況且,黃茵茵隻有一人,身邊並無護法。

而他們,卻有一群英雄好漢助陣。

縱然對方再厲害,也是雙拳難敵四手。

“真聒噪啊!”

黃茵茵微微擰眉,有些不耐煩:“看來今天不見點血,你們是不知道害怕了。”

“少廢話!今天就讓我們兄弟四人,來會會你這個妖女!”

青州四虎互看一眼,不再廢話,直接拔出武器衝了上去。

四人速度很快,發動進攻時還擺出了鶴形陣。

所謂鶴形陣,就是兩人在前,兩人在後,呈‘八’字張開,模擬鶴飛行時的模樣。

鶴形陣可攻可守,可進可退,變化莫測。

四人可以隨意改變攻防位置,從而達到出其不意,克敵製勝的效果。

尤其是在以多打少的情況下,鶴形陣更是能發揮出絞殺的威力。

“正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冇有,不愧是青州四虎,實力要比張氏兄弟強多了!”

“是啊!青州四虎乃是叱吒一方的強者,四人合力之下,對付一個妖女,應該綽綽有餘!”

“這妖女終究還是太年輕了,竟敢孤身應戰,身邊連個護法都冇有,今天就是她的死期!”

看著氣勢洶洶的青州四虎,呂衡身後的眾高手們,不禁議論紛紛。

很明顯,相較於黃茵茵這個新晉的巫蠱教聖女而言,他們還是更加相信青州四虎能取勝。

“餓虎撲食!”

“虎嘯山林!”

“虎虎生威!”

“龍爭虎鬥!”

將黃茵茵包圍後,青州四虎同時出招,從各個方向發動攻擊。

有人用劍,有人用刀,有人用暗器,有人用毒。

一時間花樣百出,目不暇接。

“不知死活!”

看著四人的攻擊,黃茵茵冷哼一聲,直接抬手一掌打出。

“轟!”

掌風如雷,呼嘯而出。

攜帶著萬鈞之力,猛然壓在青州四虎身上。

青州四虎隻覺得渾身一沉,動作瞬間遲緩下來。

下一秒,如山崩海嘯般的掌風迎麵砸來。

四人如遭雷擊,慘叫一聲,當場彈飛十幾米遠,然後重重摔在地上,吐血不止。

僅僅一招,青州四虎就已落敗。

看到這幕,眾人驚得目瞪口呆,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怎......怎麼會這樣?青州四虎居然敗了?”

“一招擊敗青州四虎,這妖女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眾人麵麵相覷,震驚不已。

之前黃茵茵輕鬆擊敗張氏兄弟,他們還可以理解,畢竟張氏兄弟的特點是百毒不侵,真正的戰力並不算強。

但青州四虎卻恰恰相反,四人實力都極其不俗,尤其是合力之後,更是所向披靡,難逢敵手。

然而這樣的高手,僅僅一個照麵就被打得重傷吐血,實在是可怕。

“妖女!你......你竟然廢了我們修為?!”

青州四虎躺在地上,又驚又懼,半天都爬不起來。

“廢你們修為怎麼了?冇宰了你們,已經是我法外開恩了。”黃茵茵麵無表情的道。

“你......”

青州四虎氣得再吐一口血。

原本他們是打算趁此機會,賺點賞錢,掙掙名氣,冇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

錢冇賺到不說,反而還把自己給玩廢了。

“現在,輪到你們了!”

黃茵茵目光一掃,又看向呂衡一行人。

其淩厲的眼神,驚得不少人眼皮直跳,心裡莫名慌亂起來。

他們都不傻,黃茵茵能一招秒了青州四虎,實力之強,自然不用多言。

讓他們欺負弱小,自然是個頂個的厲害,若真對上了頂尖強者,無疑是雞蛋碰石頭。

“妖女!冇想到你還有兩把刷子,之前是我低估你了,不過你要以一己之力,對付我身後這群英雄好漢,無疑是癡人說夢!”

“現在,我就要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人多勢眾!”

“各位好漢,隨我一起誅殺妖女!”

呂衡舉起長刀,大喝出聲,氣勢十足。

“誅殺妖女!誅殺妖女!”

其後眾人似乎被感染到了,紛紛舉起武器吆喝起來。

“殺!”

呂衡長刀往前一揮,率先帶著幾名暴雪山莊的高手衝了上去。

這個時候,他已經顧不上武德了,隻要能為父報仇,一雪前恥,他什麼事都乾得出來。

“殺!”

眾高手緊隨呂衡之後,叫囂著衝殺而上。

正所謂拿人錢財,與人消災,都已經收了錢,自然不能臨陣脫逃,哪怕隻是裝裝樣子,也得把戲演完。

否則以後還怎麼在道上混?鐘後。城中村,某二層小洋樓門口。黃茵茵雙手抓著球棒,一個人擋在最前麵。此刻的她,滿頭大汗,氣喘籲籲,臉色蒼白,明顯有些體力不支。而在她腳邊,已經倒下了十幾名混混。這些都是要強行拆除她家的人,不過全被她打翻在地。一個個斷手斷腳,躺在地上,哀嚎不已。剩餘的一些的混混,愣是嚇得不敢再上前。“媽的!這丫頭怎麼會這麼猛?太能打了吧?”“草!這哪像什麼高中生?分明就是個女霸王!”幾名混混低聲叫罵著,表情雖然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