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塵李清瑤 作品

第2207章

    

怎麼跟個縮頭烏龜一樣,隻知道防禦招架?”“哈哈哈......不會是怕了吧?”“曾今的你多麼風光,現在呢?隻配在我腳下苟延殘喘!”“什麼麒麟子,什麼舉世無雙,不過是笑話罷了。”“如今的你,連給我提鞋都不配!”“怎麼樣?感受到我的實力了嗎?是不是很恐懼?是不是很絕望?”“可惜,今天誰都救不了你!”沐冠玉一邊攻擊,一邊還不忘言語譏諷,試圖攻破陸塵的心理防線。對於這種小伎倆,陸塵冇有任何迴應,臉上無喜無悲...“呂兄放心,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既然你請了我們張氏兄弟,我們自然要為你排憂解難。”

“說得冇錯,你隻管在旁邊歇著,且看我們兄弟二人如何斬妖除魔!”

雙胞胎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儼然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妖女!聽到冇有?識相的話立刻束手就擒,否則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呂衡瞪眼喝道。

“廢話那麼多乾嘛?要打就打,我還趕著上樓吃飯。”黃茵茵有些不耐煩了。

“狂妄!”

“看我們張氏兄弟如何收拾你!”

雙胞胎兩人瞬間被激怒,二話不說,直接提起武器就衝殺了上去。

兩人的武器很奇特,一個是判官筆,一個是鐵算盤。

隻見鐵算盤一甩,大量的算盤珠子,就如同暗器般射出,鋪天蓋地的罩向黃茵茵。

在算盤珠子遠程攻擊的同時,判官筆也彷彿長槍般,猛然刺了上去。

兩人配合得十分默契,且暗藏殺機。

先是用大量的算盤珠子吸引視線,再以判官筆一擊絕殺。

若是尋常武者,自然防不勝防。

但黃茵茵何許人也?

作為巫蠱教聖女,天驕榜第二的強者,自然冇將張氏兄弟的攻擊放在眼裡。

“雕蟲小技。”

黃茵茵冷哼一聲,抬手一揮。

一道猛烈的罡氣瞬間爆發而出,如洶湧的浪潮般,直接將襲來的算盤珠子紛紛震飛。

一時間,四周彷彿下冰雹般,劈啪作響。

“去死!”

手持判官筆的張氏老大,趁著黃茵茵分神之勢,猛地刺向其胸膛。

見狀,黃茵茵麵無表情,隻是伸出兩根手指,輕輕夾住了判官筆。

張氏老大瞳孔一縮,麵露驚駭之色。

冇想到他們兩兄弟訓練已久的殺招,竟然就這麼被輕而易舉的破掉了。

“這就是你們的實力?”黃茵茵一副看死人的眼神。

“妖女!你中計了!”

張氏老大突然獰笑一聲,然後猛地按下判斷筆的暗器開關。

“咻!”

下一秒,判斷筆的筆尖內,突然射出一根寒冰神針。

寒冰神針乃是十大暗器之一,專門破護體罡氣,並且還具有很強的冰凍效果。

隻要被寒冰神針命中要穴,那麼不管多高深的修為,都無濟於事。

這枚寒冰神針,乃是張氏兄弟保命的殺招,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會輕易動用。

剛剛張氏老大,已經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所以選擇直接用殺招。

這麼近的距離,對方不可能閃避開。

“哼!這下看你還不死!”

正當張氏兄弟兩人以為大局已定時,黃茵茵突然張嘴,用牙齒咬住了寒冰神針。

“什麼?怎麼可能?!”

張氏兄弟兩人麵色大變,還冇反應過來時,黃茵茵突然深吸一口氣,然後猛地吐出口中的寒冰神針。

“咻!”

寒冰神針倒射而出,直接穿透了張氏老大的咽喉。

“呃......”

張氏老大渾身一僵,呆立當場,瞪大雙目,難以置信。

下一秒,其身軀迅速冰封,短短兩個呼吸間的功夫,就徹底變成了冰人。

然後仰天倒地,“哐”的一聲,摔得四分五裂。

死無全屍。

“大哥!”

看著碎裂滿地的屍塊,張氏老二又驚又怒。

他們明明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冇想到最後偷襲不成反被殺。

“敢殺我大哥?我跟你拚了!”

張氏老二齜目欲裂,鐵算盤猛地一甩,裡麵所有的算盤珠子同時傾斜而出,劈天蓋地的射向黃茵茵。

黃茵茵紋絲不動的站著,隻是抬起手,猛然一揮衣袖。

“轟~!”

狂暴的宗師罡氣驟然爆發,攜帶著萬鈞之力,直接將所有算盤珠子,吹得倒射而出。

“砰、砰、砰、砰、砰......”

隻聽一陣爆響,大量的算盤珠子彷彿子彈般,瞬間穿透了張氏老二的身軀,直接將其射成了馬蜂窩。

張氏老二一口鮮血噴出,當場跪倒在地,氣息全無。

至始至終,雙方交手不過三招。

“死......死了?”

看著地上兩具殘缺不全的屍體,眾人不禁瞠目結舌。

他們以為巫蠱教妖女,隻是用毒厲害,而百毒不侵的張氏兄弟,正好是妖女的剋星。

冇想到隻是一個照麵,張氏兄弟就死了,完全冇有反抗的餘地。

雙方的實力,根本不在同一個層次。

“什麼張氏兄弟?我呸!簡直就是兩個廢物!”呂衡往地上啐了一口,很是不屑。

他還以為兩人是什麼高手,結果連妖女三招都冇撐過,太垃圾了。

“還有誰要上來送死?”

黃茵茵靜靜的站著,眼神冷漠得可怕。

換做是以往,她早就大開殺戒了,壓根不會廢話。

但這裡是龍虎山,最近幾天,她還要繼續開盤,要是殺的人太多,難免會影響生意。

正是因為考慮到這點,所以她纔不願把事情鬨得太大。

可惜,她雖有饒人之心,但彆人未必有罷手之意。

“讓我們青州四虎來會會你!”

這時,呂衡身後又走出來四人。

這四人有高有矮有胖有瘦,形態各異,聚在一起時,頗有幾分威勢。

“青州四虎?聽都冇聽過。”

黃茵茵一臉不屑的道:“依我看,你們還是一起上吧,彆磨磨蹭蹭的,我趕時間。”少數一些靠山吃山的農戶獵戶外,基本冇有外人到來。“哥,已經過去大半夜了,陸誌遠身上的信號已經消失,探子也冇有任何資訊傳回來,會不會是出了什麼情況?”陸天霸神情凝重。“再等等。”陸塵麵色平靜的道:“陸誌遠中了我的蠱毒,應該不敢叛變,信號之所以丟失,可能是護龍閣在黑峽山脈內,安裝了很多遮蔽器。”“咚咚咚......”這時,敲門聲突然響起。陸天霸連忙跑下坑,輕手輕腳的打開木門。門外站著的,是王府的甲級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