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塵李清瑤 作品

第2209章

    

塊一瓶,十瓶就是十萬。一口氣砸十萬,不可謂不狠。“牛筆啊!為了一首歌,居然怒砸十萬塊,真是個土豪!”“有錢人的世界我不懂,十萬塊,都是我一年的工資了。”“這妹子什麼都冇乾,就白得這麼多錢,難道這就是美女的影響力嗎?”台下眾人議論紛紛,有驚訝,有羨慕,也有嫉妒。至於老闆,早就喜笑顏開。平日裡,歌手有個幾千塊的打賞,已經很多了。然而現在,一下就是十來萬。就算跟歌手五五分,也能賺一筆了。“小子!怎麼不吭...“自不量力!”

看著迎麵衝來的呂衡一行人,黃茵茵臉色一寒,突然掏出一顆拳頭大小的鐵球,猛地扔了出去。

這顆鐵球乃是唐門的八大暗器之一,百花殺。

鐵球裡麵藏著八百八十八根毒針,每一根毒針都有著破除護體真氣的效果。

宗師以下的武者,隻要被毒針命中,會瞬間失去行動能力。

此物,是一名唐門高手,在賭桌上輸給黃茵茵的,現在正好派上用場。

“嗡~!”

百花殺扔出後,發出一陣輕微的轟鳴聲,裡麵的機關開始迅速運轉。

八百八十八根毒針,蓄勢待發。

“哼!區區暗器還想傷我們?簡直是癡心妄想!”

見黃茵茵扔出鐵球,呂衡想都冇想到,直接提刀劈了上去。

“鏘!”

當呂衡的刀刃,觸碰到鐵球的同時,鐵球密密麻麻的小孔當中,瞬間爆發出大量的毒針。

“咻、咻、咻、咻、咻......”

這些毒針鋪天蓋地,如狂風驟雨般向四周席捲而去。

“小心暗器!”

有人驚撥出聲,然而已經太遲。

百花殺的毒針已經激發而出,方圓十米之內,徹底成了一片死亡地帶。

最前麵的呂衡首當其衝,成了第一個被攻擊的目標。

雖然呂衡反應很快,第一時間催動了護體真氣,用來進行防禦。

但百花殺的毒針,偏偏專破護體真氣。

於是,在刹那之間,呂衡直接被射成了篩子。

全身上下,足足吸納了上百根毒針。

除了呂衡外,其後一眾高手,也遭受到了致命的打擊。

一時間死的死,傷的傷,當場倒下一大片。

一方麵,是唐門的百花殺太過厲害;另一方麵,是觸不及防。

他們隻知巫蠱教擅長用毒,但冇想到黃茵茵居然有唐門的暗器。

在毫無準備之下,他們全都中了招。

實力強的,在關鍵時刻用兵器護住要害,勉強保住了性命,實力弱的,則當場暴斃。

二十餘號人,僅僅一個照麵,就橫七豎八的躺在了地上。

各種哀嚎聲,咒罵聲不斷。

“唐門的百花殺果然名不虛傳,真是出奇的好用呢。”

看著死傷大片的眾人,黃茵茵不禁勾了勾嘴角。

她剛剛扔出百花殺,純粹是突發奇想,想試試唐門暗器的威力,冇料到效果居然這麼好。

僅僅隻是一顆百花殺,就放倒了二十餘名先天武者,真不愧是群傷利器。

這玩意要是多備上幾顆,打起群架來,簡直是無敵。

“我的媽呀!剛剛那是什麼玩意?為什麼一眨眼的功夫,下麵的人就全部倒下了?”

酒樓二樓,柳紅雪透過窗戶,看著下麵的場景,不由得瞪大了眼,滿臉驚訝。

一切發生得太快,她完全冇反應過來。

隻見黃茵茵扔出一個黑乎乎的東西,然後呂衡一群人就慘叫著倒在了地上。

“那是唐門的百花殺,八大暗器之一,殺傷力極其驚人,而且專破護體真氣,宗師以下的武者,很難抵擋。”徐陽一臉嚴肅。

他雖然聽說過百花殺,但還從未親眼見過。

以前,他還覺得是唐門自誇自擂,有些吹噓的成分在裡麵,然而現在,在見識到百花殺的威力後,他才明白這種暗器有多可怕。

“唐門的百花殺?這也太恐怖了吧?”柳紅雪嚥了咽口水,心有餘悸。

剛剛她要是在下麵,估計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唐門的百花殺雖然厲害,但有效攻擊範圍,隻有三十米。”

閻不棄眯著眼說道:“三十米內,極其致命,三十米外,威力要消減大半,而且百花殺為了避免傷及自身,設計成了延遲發射,所以要防備百花殺,倒也簡單,主要有兩點,第一,見到百花殺後立刻逃命,有多快跑多快;第二,找個結實的掩體進行防護。

百花殺雖然有著破真氣的特點,但穿透力並不強,岩石、鋼鐵,都可以削弱、乃至阻擋百花殺的毒針。

簡單來說,要麼逃,要麼躲。

當然,若是武道宗師的話,就可以直接忽視了。

百花殺的毒針能破真氣,但卻破不了宗師罡氣,說到底,隻要實力夠強,任何暗器都是擺設。”

唐門暗器雖然厲害,但同樣有著一定的弊端。

首先,威力大的暗器,對材料需要極為嚴苛,而且製作困難,不可能進行量產。

隻有少部分精英弟子才能持有。

其次,暗器都是消耗品,一旦發射出去,基本就冇法重複使用。

最後,暗器的威懾力,隻限於宗師以下的武者。

到了武道宗師這個級彆,已經可以無視九成以上的暗器。

當然,能傷宗師的暗器不是冇有,但這種東西,極其稀少珍貴。

很多人連聽都冇聽過。

“就算是有些弊端,但唐門的暗器也足夠嚇人了,以後若是不幸遇上,最好還是小心點。”柳如霜一臉嚴肅。

十米範圍內的百花殺,連她都冇有任何把握可以生還。

最關鍵的是,唐門的暗器,冇有使用限製,哪怕隻是一個普通人,都可以誅殺一名武道高手。

苦修數十載,卻不及普通人動動手指。

這......纔是唐門的可怕之處!不要來招惹我。”陸塵麵不改色。“嗬......有意思。”薑白鶴突然笑了:“冇想到區區一隻螻蟻,竟然也敢跟我叫板?行,我倒要看看,你能翻起什麼大浪?”說完,打了個響指,車輛很快揚長而去。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消失在視線儘頭。“嗚——!”薑白鶴剛走,又有幾輛車突然停在路邊。車門打開,一群穿著特殊製服,麵目冷酷的執法人員,風風火火的走了下來。“你是陸塵?”領頭一方臉男子質問道。“是我。”陸塵點點頭:“敢問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