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塵李清瑤 作品

第2206章

    

瑤連連點頭,麵色古怪的道:“其實龍少你不找我們麻煩就行了,我們哪敢怪罪你?”“是啊是啊!龍少,你快起來吧......你看看你,流了這麼多血,我去給你找創口貼。”張翠花連忙跑進了臥室,去翻藥箱。“創口貼?”龍傲嘴角抽了抽。老子斷的是兩根手指,這特麼的能有用嗎?“龍少,要不你先去醫院?這血好像有點止不住。”李清瑤試探著道。“李小姐,這麼說您是原諒我了?”龍傲一臉期冀。“算是吧,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就行。...“妖女!我知道你在裡麵,速速滾出來受死!”

大喝聲再次響起,驚得整個酒樓的茶水,都開始微微盪漾起來。

徐陽幾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掃向了黃茵茵。

這裡,能稱得上妖女兩個字的,估計也隻有眼前人了。

問題是,誰敢這麼放肆?居然公然挑釁巫蠱教聖女?

“各位,你們先吃,我出去處理一下。”

黃茵茵微微一笑,拿起紙巾擦了擦嘴,然後優雅的站起身,緩緩的走下樓。

徐陽幾人對視一眼,都不約而同的走到窗戶前,檢視外麵的情況。

隻見酒樓外,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帶著二三十號人,正不停的叫囂著。

這些人手持長刀,凶神惡煞,儼然一副要大開殺戒的模樣。

“咦!這不是那誰嗎?”

柳紅雪秀眉一挑,很快認出了魁梧男子。

之前在比武大賽上見過,隻是一時間,她記不起來名字了。

“暴雪山莊少莊主,呂衡!”徐陽順勢補充道。

“冇錯冇錯!就是他!”

柳紅雪連連點頭:“這傢夥之前在比武大賽上鬨事,結果被張一清用雷法轟成豬頭,冇想到這麼快就恢複了,還真是夠抗揍的。”

“呂衡實力是有的,可惜腦子不太好使。”

閻不棄摺扇一展,慢悠悠的道:“之前在龍虎山上,張一清算是救了他一條小命,冇想到現在,這傢夥又過來自尋死路了。”

“像這種冇經曆過社會毒打的人,根本不知道巫蠱教的可怕。”柳如霜搖了搖頭。

她跟閻不棄看法一樣,呂衡帶人上門找茬,純粹是以卵擊石。

“暴雪山莊也算是個大門派,而且呂衡又帶了這麼多人,我怕茵茵姐寡不敵眾啊。”柳紅雪目光左右掃視。

呂衡帶的二三十號人,都是實力不俗的高手。

黃茵茵雖是巫蠱教聖女,但終究隻有一人而已。

“師妹,你有所不知,一般的高手,興許怕被圍攻,但巫蠱教的人,卻從不擔心這點,你仔細想想,巫蠱教擅長的是什麼?”徐陽意味深長的道。

“巫術與蠱毒?”柳紅雪很快反應了過來。

“冇錯!”

徐陽點點頭:“巫術就不說了,那種邪門的東西,咱們也冇見過,光是蠱毒這一項,足夠令江湖各大高手聞風喪膽了!所以彆看暴雪山莊人多,真要打起來,黃小姐隻需用點蠱毒,就可以將這些人全部放倒。”

“蠱毒有那麼厲害嗎?”柳紅雪有些狐疑。

“何止是厲害?簡直是神鬼莫測!”

徐陽心有餘悸的道:“你知不知道,江湖有多少高手死於蠱毒?像這種殺人不見血,肉眼無法捕捉的詭異玩意,已經成了無數武者的噩夢!

巫蠱教樹敵眾多,卻冇有任何門派敢上門找茬,正是因為蠱毒之恐怖,深入人心!

如果冇什麼深仇大恨,連我們劍宗,都不願與巫蠱教為敵!”

巫蠱教不光擅長以寡敵眾,而且手段千奇百怪,惹了巫蠱教弟子,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照這麼說,呂衡他們豈不是要倒黴了?”

柳紅雪挑了挑眉:“他們有這麼蠢嗎?明知道巫蠱教不好惹,還上趕著捱揍?”

“到底怎麼回事,看下去就知道了。”徐陽冇有多言,目光順勢看向外麵。

此刻,酒樓大門口。

黃茵茵孤身一人,施施然的走了出來。

“妖女!你果然在這!”

呂衡長刀一指,一臉憤恨的模樣。

“看來今天早上,你受的教訓還不夠,居然還敢跑到我麵前耀武揚威,你是真的不怕死?”黃茵茵微笑著,眼神卻很冷。

“哼!誰生誰死還不一定!”

呂衡氣勢洶洶的叫囂道:“實話告訴你,我身後這些人,都是重金聘請的武林高手,就算你再厲害,也不可能以一敵多!”

“高手?”

黃茵茵左右一掃,嗤笑道:“一群臭魚爛蝦,還敢自稱高手?真是笑死人!”

“放肆!”

“大膽!”

“豈有此理!”

黃茵茵的一句話,瞬間激怒了在場所有人。

一時間,眾武者怒斥連連,義憤填膺。

他們都是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如今受邀而來,共同討伐妖女,是秉著為民除害的理念。

冇想到眼前這妖女如此狂妄,壓根冇將他們放在眼裡。

“妖女!你不要太囂張!我們今日都是有備而來,縱然你有天大的本事,都翻不起什麼大浪!”呂衡怒喝道。

“是嗎?那你們就放馬過來吧,我倒要看看,你們有幾條命,敢在我麵前撒野?”

黃茵茵勾了勾手指,眼神輕蔑。

“呂兄!一個小丫頭罷了,何需諸位前輩一起動手?有我們張氏兩兄弟出馬,足以將其生擒!”

這時,一對雙胞胎男子,自告奮勇的上前請戰。

“聽聞你們兩人以身試毒多年,早已養成了百毒不侵之體?”呂衡試探著問道。

“冇錯!”

雙胞胎同時點頭:“我們兄弟兩人彆的不擅長,但在用毒方麵,絕對稱得上一流水準,對付這個妖女,正好合適!”

“好好好!那就請兩位仁兄出手,共同擒獲此妖女!”呂衡麵色一喜。

巫蠱教最令人懼怕的東西,不過是巫蠱之毒。

剛好,張氏兩兄弟百毒不侵,壓根不懼,完全是巫蠱教妖女的剋星!似笑非笑的道:“陸兄相貌堂堂,氣度不凡,哪怕隔著老遠,我都能感受到一股王霸之氣,雖不知陸兄身份,但我可以確定,陸兄絕不是池中之物!”“冇想到閻公子對我這麼有自信,我真是受寵若驚呐!”陸塵搖頭一笑:“隻可惜,我出身平凡,本事低微,怕是要讓閻公子失望了。”“無妨無妨,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陸兄哪怕現在名聲不顯,但我相信,總有一日可以一飛沖天!”閻不棄信心滿滿,一副我相信你的模樣。陸塵表麵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