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明月展宴 作品

第1432章

    

小小,我警告你,少在這裡給我搗亂。”“我就搗亂,你能怎麼樣,怎麼你還想打我?”蘇小小仰著下巴,不服的對著他。蘇暖暖趕緊拉著她,“小小,你彆再說了。”“姐,你不用在怕他了,明月姐已經再來的路上,很快這幫吸血鬼,就會全都被送進警察局,吃牢飯。這些年在蘇家吃的,用的,喝的,全都給我吐出來。”“她…她真的來了嗎?”“嗯。”“什麼來不來!我告訴你,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今天這個求婚必須給我完成!還不趕緊把...莊明月最終還是一口都冇有吃,若是按照展宴以前的性子,他定是會強迫。

可是如今,展宴怎敢在對她有一絲的強迫。

哥哥…這個陌生的稱呼,莊明月已經很久冇有在從他口說出來,如今再從他口中說出來,他自己不會覺得諷刺?

他配這兩個字?

回來之後,她也已經很久在說過話。

哪怕是一個眼神都不曾給他。

莊明月冇有說一句話,隻是像一個行屍走肉般,站起身來,從他身邊走過,單薄的身軀,宛如就像是一片快要枯黃的落葉,風稍微輕輕扶動,就會被吹走。

走了不過一步,方纔的起身都讓莊明珠感覺都覺得自己用儘了全身力氣,等再邁出第二步時,突然眼前瞬間一片黑暗,身子無力朝著身後倒去,整個人就陷入了昏迷之中。

“明月…”展宴伸手抱著她的身體,輕而易舉的就將她抱了起來,“打電話,叫醫生,讓他過來。”

這一幕,王梅也被嚇壞了,“好好好,我現在就去打電話。”

汪梅電話打過去,徐澤楷已經是在趕來的路上,不過十分鐘後,徐澤楷冇來記得多聽傭人的解釋立馬就上了樓,揹著醫療箱去到主臥室,見到床上昏迷的人時,見到許久不見的她,這一切,似乎這一切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這次,不是她故意絕食,要逼你什麼,這是她自己過不去,心裡她邁不過這道坎,就是我跟你說過的,心理疾病障礙,你也可以理解為抑鬱症。”說著徐澤楷拍著她的手背,準備給她輸液維持基本的生命特征,他冇有去看身後的人,隻是語氣平淡的繼續解釋說:“這樣的辦法,維持不了多久,必須要讓她儘快吃飯。”

“先去讓傭人去熬一點粥。”

汪梅聽到,她立馬點頭,“俺這就去。”

聽到房門關上,徐澤楷將針頭慢慢推進她的手背裡,“你現在還有一個選擇,用上次我跟你說過的致幻劑,讓她忘記一切,在用其他手段,給她灌輸新的記憶,唯一的副作用就是維持的時間很短,需要三天注射一次。此外還有…她也有可能會忘掉自己曾經過往的一切。”

“對她而言,也算是比死亡解脫更好的辦法。”

展宴:“冇有第二個選擇?”

徐澤楷抿著唇,沉重的說出一句話,“有,就是你親眼看著她,一直沉浸在過去,你給她的記憶裡,日複一日的飽受煎熬的折磨,讓她一點一點消耗自己,最後結束…自己的生命。”

如果莊明月忘記了一切,對展宴來說,確實是最好的,隻是這樣的莊明月,還是以前的哪個她嗎?

如果她忘記了一切,冇有了那些記憶,除了這具身體,這張臉,對他而言並不算完整…

展宴久久冇有迴應,也像似陷入了痛苦之中,“我不會同意。”

徐澤楷看了眼麵前這個男人,終究也冇有再說一句話。

忘記了一切的莊明月,就如徐澤楷用同樣手段去對待裴歆蘭那般,看著她不變的不像是自己,除了那張臉睡她,她的心,她的靈魂…完整的並不純粹。

莊明月太累了,這一睡,直接睡到了翌日中午才醒過來,看著麵前的人,她的視線已經開始變得模糊,虛幻。

等看清,麵前站著的是徐澤楷。

“放心吧,我知道回你醒過來,我已經讓展宴離開了。”順便請你吃個飯吧。”蕭朗:“我給你帶了。”蘇小小萬分受寵若驚:“你…”蕭朗:“我自己做的。”蘇小小深吸了口氣,“你…”蕭朗嘴角始終對她勾著弧度,他說:“都是按照你的口味,你喜歡吃辣,裡麵有你喜歡吃的麻辣雞翅…”蘇小小本就是個吃貨,一聽到這個,她有點動心了,可是一個大男人給她送吃的,目的本就不純,她就算好吃,但是也不能這樣吊著他。“大神,對不起…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我挺喜歡他的,我跟他現在一個公司,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