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明月展宴 作品

第1431章

    

扳機,她才感覺到了這個男人的可怕。“不…你不能這麼做,張霖…你不能殺我!”在這裡豺狼虎豹走進來都不能活著出去的北境監獄。‘咚咚咚’有敲門聲響。“主人,不好了,蘇小姐出事了。”張霖冷眸邪笑拍了拍她的臉,“再有下次,我讓你嚐嚐萬人騎的滋味。”蘇暖暖痛苦著蜷縮在沙發裡,臉上打濕了抱枕,“醫生,我的寶寶是不是要死了?”“我好痛啊!”張霖從樓上走下來,軍靴踩在地麵上,發出急促腳步聲,張霖也看不清,眼裡的情緒...比如…他的明月,前世死後帶著記憶重生,回到了現在。

不過五十的展宴,在得知他心愛的妻子,死去的那一刻,痛徹心扉,飽受著內心痛苦的煎熬折磨。

算算日子,從失去他的妻子開始,再到如今失而複得,也隻不過短短數天。

前世,展宴得到了至高無上的地位,站在金字塔尖,受萬人臣服,萬眾矚目,可是真的到達了那樣的高度,他得到的,卻隻是無儘的空虛…

回望起種種的一切,該站在他身邊,享受這一切榮耀的人,好像冇有在他身邊。

她不在的時候,展宴滿眼全都是她…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展宴棄之以履的妻子,會等到失去她的時候,覺得黑暗,在等到她死去的訊息的時候,從一開始的無聲,再到慢慢的不敢相信…

再到後來蝕骨的相思,一點點,一點點的…回憶起她的次數開始變多,開始無孔不入,總覺得哪都是她。

但…卻,哪都冇有她。

直到展宴真正的去麵對,相信她死亡的訊息時,他纔去敢接受這個事實。

等到那天,早已經過去十年,展宴病入膏肓…

他死後,名下所有的資產,冇有留下‘那個孩子’而是全都捐給了一家孤兒慈善基金會…

這一切…

如夢如幻。

莊明月想過被展宴帶回來的那天,隻是冇想到,這一天回來的那麼快。

房間裡擺放著花瓶,鮮豔的玫瑰花,都是她喜歡的…

她想,想一些美好的回憶,來讓自己好受一些。

可是那些回憶,看到這件房間,掛在床頭上可笑的結婚照,讓她響起的隻有那些痛苦回憶。

汪梅:“艾瑪,大小姐啊!俺求求你啦,趕緊吃一口吧。”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扣五百…”

“你就看在我下有小的份上,吃兩口吧。”

莊明月回來之後,她已經把自己鎖在了房間裡三天,這三天,她冇有吃一口,也冇有踏出房間半步。

展宴在書房裡,陪著她一起…

她做什麼,他便做什麼!

莊明月坐在落地窗前,雙眼無神冇有半點焦距的看著落地窗外,對門外的聲音,彷彿所有的聲音,她都聽不見一般。

展宴見她還是如此,他便像似發了瘋,直接揮掉了桌上的一切,他走出書房,一腳甩開了房間的門,汪梅被嚇了一跳。

“…讓你留下來,你就這麼痛苦?”

“你要怎麼樣!你到底要我怎樣!”

展宴掐著她的下巴強迫的讓她抬起頭來,他眼神發狠,可是…一對上她那雙失去了希望冇有光的雙眼,展宴直接宣告他輸了。

他單膝慢慢跪下,在變成雙膝,男人雙眼微紅,這三天來,他們一直在互相折磨著彼此。

“你告訴我,你要我怎麼做?”

“明月…”

“哥哥…已經再也接受不了,再一次失去你的痛苦!嗯?我們吃飯好不好?哪怕隻是吃一小口,或者哥哥給你做!”非就是我能給他們帶來什麼樣的利益。”“我想要整個帝都市變天,不過就是我一句話的事情。”徐澤楷慕然的笑出聲來,妖孽的臉上全都是對宋萋萋的不屑,他側身去看她,“你真以為你自己無所不能?宋萋萋…不管是你還是展宴,誰都無法能夠一手遮天,權衡利弊,從來都會是有一桿秤在中間,不會去打破平衡。”宋萋萋根本冇有把他的話放在耳裡,隻是在撥弄一旁,垂落下的樹葉,“行了,你說的這些話,要是他,他都不會理會,我更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