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明月展宴 作品

第1433章

    

了點酒精消毒洗手液擦了下手,低頭笑著:“上次的情況,應該有人跟你說過了。明月妹妹,你的病有冇有告訴家裡人?要是開刀做手術,可有一定的風險,千萬彆瞞著家裡人啊!”徐澤楷知道自己的病,也不奇怪,莊明月邁著步子很快離開。如果做手術,隻能做的就是切除子宮,要麼就是花錢治療,但是治療過程,十分漫長,可能會癌變,有可能也會冇有任何效果。她這輩子還不能當媽媽,擁有自己的孩子。莊明月很清楚,莊海生思想封建,女人在...“現在你有什麼想說的話,可以對我說。”

莊明月閉了閉眼睛,呼吸沉重,緩了會,她才默然輕聲的開口問,“…小星星,真的是我的孩子嗎?”

徐澤楷抿著唇,如實告訴她,“是!他是你跟展宴親生的孩子。”他坐在她的床邊,怕她手冷,就從被窩裡拿出熱水袋,放在她的掌心下,“這一切,我知道你不敢相信,我…當初也得知這個訊息之後,我也覺得很震驚,很不思議。”

“可是…後來我查了,很多的相關資料發現了一件事情…”

“這個世界上,其實還有更多的事情,讓我們不明白的事,明月…在你身上其實也是有秘密的對嘛?”

“那個孩子的存在,說不定就是老天給你的希望,或許是見你上輩子過得太苦了,這輩子所以纔來彌補你,明月你纔不到二十五歲,你之後還有更多的未來,我強求你去原諒展宴什麼。如果是雁姨在,她不會希望看見你變成這副樣子,她…會希望你每天開心,幸福的活下去…”

“明月…你是雁姨唯一的女兒了。”

“我知道,我對不起,也不敢奢求你的原諒,如果哪一天,你想要我這條命,我會全都彌補給你。”

莊明月突然不明開始痛哭起來,她難受的捂著自己胸口,“我知道…我知道…我的孩子不會就這麼離開我的,是她…都是她騙了我。”

“可是…我不過,我真的好難受,我也想活著,但是…我真的忍受不了了。”

“我冇有辦法麵對他…”

徐澤楷上前抱著她,“彆壓抑自己,哭出來會好受一些。”

那個孩子…展宴從來都不在意,隻有她在乎…

冇有人比她更愛那個孩子…

為了她,莊明月願意付出自己全部生命。

沉悶痛哭的聲音,眼淚打濕了他胸口的衣服。

不知道哭了多久,莊明月才緩緩的抬起頭來,“你出去吧,我想要一個人想想。”

徐澤楷冇有強迫她,“好,想清楚了,告訴我,想逃,我在幫你…”

“哥哥,永遠都站在你這邊。”

徐澤楷離開時,關上門,見到的匆匆趕來的展宴。

“她如何了?”

“讓她自己安靜待一會,她需要自己想明白,現在她隻能靠自己走出來。

莊明月最後卻還是選擇了,讓徐澤楷給她注射,能夠讓她忘記一切的針劑。

這個決定,她不會改變。

“想好了嗎?一旦選擇了,就冇有回頭路。”

莊明月蒼白笑著看他,“我還在還有彆的選擇嗎?為了小星星,我隻能這麼做。”乾淨,“今晚先睡在這裡,明天我再送你回去。”裴歆蘭身下傳來的腫脹感還冇消失,她拉起身上的衣服,坐了起來,“不用了,我今天開了車。”裴歆蘭雙腿發軟。勉強才能站立。“你以為我們的事徐斯年不知道?”裴歆蘭整個人目瞪呆愣的站在原地,她轉頭,看他,“是…是你,告訴他了?”徐澤楷冷笑:“我冇有這麼無聊。”“我也是猜的。”徐澤楷想說什麼,話還是吞了回去。“你想這副鬼樣子回去,我不攔你。”裴歆蘭低頭感覺到雙腿間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