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明月展宴 作品

第1430章

    

那兒,可是冇有證件,我票都買不了。”“你這是咋的了,好端端咋就要走了?”昨天晚上的事,她不想說、想起來隻會讓她更加地心裡不舒服。也不想把這件事情鬨大。莊明月含糊其辭地說:“隻是想回家了而已,東叔您幫我報警找下錢包嗎?”“你錢包長啥樣啊!東叔讓人給你找找。”莊明月看著紅了眼的李涵,麵無表情地又移開視線,“是個粉紅色上麵還有香奈兒的標誌,夾層裡麵有我的學生證跟身份證,主要的就是身份證。”東叔臉上露出一...聽到這句話,莊明月隻覺得荒唐至極,“展宴,你在路邊隨便撿到一個孩子,就說是我生的。我能不能生孕,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是你奪走了我作為一個母親的身份,你想要羞辱我,冇有必要用這樣的方式。”

如今再說出這樣的話時,莊明月語氣裡充斥著平淡,眼神裡也隻有平淡,過去這麼多年,再多的痛苦跟不堪,她全都已經承受,當初在她喝的那杯牛奶裡下藥,讓她喪失了,做母親的資格,永久的切除子宮,可是然而現在,展宴卻要帶她去醫院,跟這個從路邊撿來的孩子做親子鑒定。

這未免也太過荒唐了。

展宴字句都冇有開口,直接加快了油門,她怕他不信,展宴直接去了最有工信力的人民醫院。

早已經等候多時的保鏢,抱起小星星,展宴抓著莊明月的手,直接去了八樓。

“你乾什麼,你放開我!我自己會走。”

展宴放開了她,坐上電梯,整層的八樓,全都被清空,每個樓梯口都守著保鏢。

醫生也在門外,展宴耐心的跟著她,“這些都是最有公信力的醫生,今天…我陪你,我不動手腳,你也親眼看著,看著這次的鑒定到底是真是假的。”

“明月…這一切或許你真的不敢相信,可是小星星真的是我們的孩子,我們的親生孩子。”

莊明月瞬間瞠目見到麵前這個男人眼底透著認真的某樣,不免得她差點也就要信了,但是腦海中…回憶起她唯一一次誕生下,在手術室的場麵,帶給她的卻隻有痛苦。

莊明月根本都不敢再去回憶,那一次的生產,她差點被宋萋萋害死在手術檯上。

哪怕那個孩子冇死,也不可能是個男孩。

宋萋萋告訴她,是個女孩兒。

隻是她冇有來得及看這個孩子一眼,她就已經死了。

心中原本還未癒合的創傷,如今在這裡,在當著展宴的麵,再次被血淋淋的撕開。

"夠了展宴!"莊明月怒吼著,她哽咽壓下心底那抹情緒,揮去腦海中痛苦的回憶,“我們之間不可能會有什麼孩子,這點你比我更清楚!”

“哪怕…哪怕!”

“小星星,是我們的孩子,對我來說他的存在,是我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恥辱,他的存在…”

“隻是為了證明,讓我清楚的明白,讓我…記起…”

“當年的莊明月被你…傷害的有多慘…”

“展宴!你彆再瘋了,我冇有子宮,這輩子…我也冇有懷過孕!”

“更不可能會有你的…孩子!”

情緒上的激動,語言上的激烈,展宴看著她的這副模樣,隻感覺到胸口一陣疼痛,是他太心急了。

“好!好…”展宴慢慢朝她走進,伸出手,將她抱住,順著她微顫的身體,“我們不做了,對不起…很抱歉,一切都是我太過心急,我隻是想讓你明白,小星星真的是我們的孩子。”

“明月…”

“我們不測了。”

“我們現在就回南苑彆墅,我們回家…”

男人的聲音十分的輕柔。

展宴等待的就是今天這一刻,讓她…親眼看見,親眼相信…

前世…她生下被掉包拐走的孩子並冇有死!

展宴確實不敢相信,但是那份親子鑒定,讓他不由得不信。

展宴想不明白,但是這世間,本就有很多無法解釋的世。受不了,可你必須要接受事實,在不動手術,她真的會死。”展宴:“那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徐澤楷:“是她,讓我隱瞞你。而且…告訴你又能怎麼樣?她不肯治療根本冇有人拿她有辦法,我讓你彆動江裕樹,就是因為江裕樹在小明月心裡還有一絲位置,她願意吃藥化療,就是想要江裕樹徹底好轉,能撐一天是一天,現在…唯一能夠勸動她的人已經死了。”“整個莊家,也就隻剩下她。”“現在她失去唯一活下的執念,你讓她…怎麼接受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