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6章 格鬥場:臨時隊友鴿了

    

個紙人,它的麵部活動好像很豐富的樣子,每說一句話眼珠子都會骨碌骨碌地轉半天。與之形成對比的是它紋絲不動的身體。她挑了挑眉,接著剛纔的話茬問到:“那要怎麼樣才能參加供燈節?”“要有自己的燈,才能參加供燈節。”說到這裡,它的聲音驟然陰森起來,好像是許許多多的人同時開口向眾人發出自己的詢問:“你們,有自己的燈嗎?”問完這句話,店裡不知道從哪裡颳起一陣陰風來。一時間,所有的燈籠搖搖擺擺互相碰撞起來,牆上掛...-

最近一個月幾人基本都在格鬥場裡泡著,雖然偶爾也會和看好的玩家一起組隊在丙級本裡試試水,但總是有各種各樣的不如意。

一來二去的,合適的新隊友冇有找到,三個人的配合反倒愈發默契起來,相處的也很是融洽。

此時這三人仍坐在方硯餐館的小包間裡,與上次不同的是,如今方硯也坐在一旁和他們一起吃飯。

他們曾正好趕上方硯下本,大家都有需求便結伴而行,四個人倒是十分合拍。他們也不是冇動過拉方硯入夥的心思,可方硯餘生最大的心願恐怕就是守著小店看歲月靜好,他們倒也不好意思勉強他。

但是彼此來往的多了,脾氣性格又格外投契,彼此之間也稱得上一聲朋友。

今天方硯也有意為吳逐清慶祝,桌上的菜式便格外的豐盛。吳逐清和鐘悅風抱著小餅乾啃得開心,另一邊林尋燁正對著那碗濃油赤醬的紅燒排骨下手:“硯哥,你明天是不是要下一次乙級副本啊?臨時隊友招募上了嗎?”

縱使方硯再想做一隻不翻身的鹹魚,也不得不按照副本的規定每個月下一次丙級以上的副本,誰叫他已經是資曆超過5年的老玩家了呢。

大概係統也防著這群老玩家曆經歲月滄桑後手裡攢一堆積分道具,結果貓在一旮旯角裡直接開擺。因此五年經驗以上的老玩家除了每週一次的副本之外,每個月還要下一次丙級以上的副本。

方硯也有幾個混本搭子,大家一起鹹魚擺爛,到時間了就卡著邊界挑個乙級副本混混。

將紙巾往身上沾了餅乾渣的兩人那裡挪了挪,方硯不易察覺地歎了口氣:“跑了。”

今年雖是這屆比賽最後一年,但仍有不少隊伍抱著“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的想法參加比賽。所以有能力參加乙級副本以上的人,多多少少都會去組隊報名。

何況參加比賽的戰隊哪怕得不到冠軍,進入副本也會有額外獎勵。甚至有一部分副本隻有參加了比賽的戰隊才能進入。

因此臨時隊友鴿了並不是什麼稀奇事,大部分玩家還是會選擇組個戰隊參賽,哪怕是去混混獎勵也不算太虧。

“要不……硯哥和我們一起?”吳逐清擦了擦嘴試探性地提出建議:“我們這段時間的麵板也提升不少,原本也打算是要招募臨時隊友去乙級副本的。”

他們之前確實是商量過,等幾個人攢些資源將個人和武器的屬性都提升起來,就去招募臨時隊友。那會兒林尋燁其實就打過方硯的主意,但因為方硯當時有臨時隊友這才作罷。

眼下瞌睡送枕頭,三人都眼巴巴地望著方硯。

原本正在低頭吃菜的方硯被三人堪稱灼熱的目光盯著,有些莫名。他慢吞吞地將嘴裡的食物嚥下去:“可以。”

見他答應,三人都很高興,林尋燁還喜滋滋地要從係統商店裡兌幾瓶冰可樂來慶祝一下。

方硯聽了便說店裡有讓他不必再花積分,起身下樓將玻璃瓶裝的可樂提溜上來一人一瓶。

鐘悅風接過遞過來的瓶子,小聲道了謝才後知後覺耳的發現自己這瓶是常溫的,有些疑惑地望向方硯,卻見到對方一臉平淡的望回來:“嗓子啞了,少喝冰的。”

最近因為和吳逐清結伴偷吃冰激淩,導致聲音有些沙啞的鐘悅風默默地移開了視線,一邊的吳逐清抱著常溫可樂瓶子心虛地不敢抬頭。

和方硯熟悉了纔會發現,也許是因為略長三人幾歲的緣故,這位硯哥總像是把他們看做調皮的弟妹。

平日裡他雖沉默寡言,但細枝末節都十分上心,也很照顧幾人。因此偶爾被他逮到貪涼吃冰等行為,幾個人都多多少少會有點心虛。

試圖用牙咬開瓶蓋的林尋燁在方硯的注視下,默默將瓶子放下去,規規矩矩地接過對方的瓶起子。

吳逐清偷眼看著他整個人身上大寫的乖巧暗自憋笑:“硯哥,要不你給我們講講乙級副本的大致情況?”

總聽林尋燁說副本到了乙級就大不一樣,至於哪兒不一樣這傢夥雖也知道一些,但方硯到底比他仔細,經驗也豐富,想來也能提供不少資訊。

方硯聽他這麼問倒是認真思考了一下才慢慢開口:“進入乙級副本之前,係統會設立一個獎池。”

“除了公佈出來的固定獎勵之外,所有死在這個副本的玩家係統中的積分、道具都會被納入獎池,最後被分配給獲勝的玩家。”

“因此在乙級副本中有些老玩家會主動引導冇經驗的玩家死亡,以此來擴大獎池。”

這也是當初林尋燁衝上去救那個孩子的原因,多死一個人這一次的副本獎勵都會在豐厚一些。哪怕有隊友,也不能保證他們不會在等著分一杯羹。

在說正經事的時候方硯的話會比較多,但語速總是慢悠悠的。好在大家都不是急性子,鐘悅風一邊聽還一邊認真記在她的係統備忘錄中。這是她最近養成的習慣,將生活裡的事情一點點記下來。

“到了乙級副本,除了生命值之外最重要的數值其實是理智值。丙丁級的副本中怪物大多數是采取物理攻

擊,而乙級以上的副本,進入副本範圍內就會對理智值產生影響,玩家的感知、判斷以及情緒都會被影響。”

他想了想指著正塞了一口米飯的林尋燁,舉了個例子:“比如他,在進入乙級副本之後會更加容易衝動,暴躁……”

“啊……不是……”他聽方硯這麼說急著將嘴裡的米飯嚥下去,想為自己申辯一二,卻被那口米飯噎的要翻白眼。

一旁的吳逐清憋著笑倒了杯茶給他:“就是說進入乙級以上副本之後,會放大我們自身的負麵情緒?是每一個副本都這樣嗎?”

“嗯……我進入的每一個副本都是這樣的。”

方硯大概是冇想到這人急成這樣,拍拍他的背替他順了順氣:“理智值歸零後玩家就很難脫離副本了,一來會產生一定程度上的變異,此時他會被係統判定為可以爆出獎勵的怪物,而且獎勵很豐厚,因此會被玩家圍剿。”

“二來產生變異的玩家會對副本有極大的依賴性,即使強行脫離副本也會對其造成不可逆的傷害。曾經有理智值歸零的玩家被隊友帶著強行脫離副本,但是最終在脫離過程中生命值清零死亡。”

鐘悅風一邊記一邊提出自己的問題:“那在乙級副本裡還能靠係統提供的藥品恢複生命值和理智值嗎?”

在丁級丙級副本中,玩家是可以靠係統藥品來恢複自身狀態的。

“可以,但效果會大打折扣,副本難度越高,藥品能夠提供的恢複效果就越差。最好的還是要靠玩家的遊戲技能。”比如說他的個人技能就可以穩定並恢複隊友一定的理智值。

他最後想了想又補充了一點:“乙級副本結束後,並不會立刻將玩家傳送出去。而是會給玩家5-10分鐘的時間,讓玩家自行傳送。”

聽方硯說完吳逐清倒是冇有急著開口,她隱隱覺得哪裡有些問題,但卻飄飄忽忽抓不住那一縷遊絲。

既然約定了明日進本,幾人便也早早散了好養足精神麵對明天的挑戰。因為要長時間泡在格鬥場裡,吳逐清如今也不常回現實世界中,隻偶爾回去給那盆梔子花澆澆水,更多的時間還是住在玩家公寓裡。

她的公寓房間裡保持著初始模樣,並冇過分裝飾。隻有窗前一盆紅山茶開的熱烈,它原本是長在一個植物園副本裡的,認真論大小也算個怪物。但因為殺傷力不夠大,正好被她拿來實驗在技能賽贏回來的卡牌道具。

卡牌道具是和一位巫師打扮的人交手時對方押注的,據說功效是能將副本中屬性低於自己的怪物強行收錄進卡牌中,怪物將以卡牌的形式存在,卡牌的持有者可以指定把它釋放在任何地點。

她將這株山茶“綁架”回來,才發現這個道具有個缺陷。

被“綁架”進卡牌中的怪物會失去所有技能回到它原本的狀態,就比如這株山茶,即使在副本中張牙舞爪,現在也隻不過是一株山茶罷了。也難怪會被拿來押注。

將幾朵落在地上的茶花撿起來,她腦子裡不斷回想著今天方硯說過的話。吳逐清總覺得在進入乙級副本之後,遊戲便開始有意引導玩家內部廝殺。

它需要的是玩家的死亡還是玩家之間互相廝殺的行為?

-魚記錄,其中一條吸引了她的注意,那是一條檢索記錄:女生走夜路覺得有人跟著自己怎麼辦?這條檢索記錄大概是兩個多月以前留下的。王華曾經好像買過一個警報器,吳逐清打開了王華的購物軟件,下單日期就在這條檢索記錄之後不久。兩個多月以前,王華就曾發現自己被人跟蹤過。鐘悅風猜測到:“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進入房間的人會不會就是當初跟蹤過她的人?”吳逐清回憶著早上聽的那段錄音覺得似乎有哪裡不太自然,想的出神手指就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