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1章 銀礫之門:感到焦慮

    

鎖的字樣,看來這些隻是其中一部分商品。商場的右下角有一行小字“遊戲內積分可兌換成現實貨幣,現實貨幣無法兌換成遊戲積分,請謹慎兌換。”這時頁麵上一個不斷跳動的圖標吸引了吳逐清的注意,那是一個小喇叭的形狀。點開它的一瞬間鋪天蓋地的刷屏讓她回憶起了在現實的遊戲裡被午夜世界騷話黨刷屏的恐懼:“前排帶新人,有意者 ”“我真傻,真的,我單知道普池裡冇有好貨,會騙我的積分;我不知道金池裡也會有。”“封...-

【歡迎玩家進入副本:銀礫之門】

【副本難度:乙級試煉本】

【通關條件:探索副本內世界,找到通往副本之外的門或直接擊殺核心boss】

【祝您,遊戲愉快。】

係統的聲音落下,幾人剛剛恢複的視覺功能差點被眼前突然亮起的輝煌燈火徹底摧毀。

眯著眼睛緩了半天,吳逐清這纔看清幾人此時正站在一寬闊大廳之中。

大廳的中央掛著一盞造型與深海巨型水母頗為相似的華麗吊燈,頂端如同層層疊疊的花瓣般形成一個碗狀扣下,無數的水晶燈串散發著璀璨的光芒如同星河瀑布般自上垂落,熠熠光輝映照著它周圍錯落有致的黑色大門。

而這些黑色的門不知是什麼材質做的,吊燈的光照上去如同被吸收了一般。除此之外,每一扇門上都掛著一盞小小的燈,像一顆顆落在門上的星辰。

其他幾人此時也適應了這刺眼的光線,四處環顧打量一圈後鐘悅風悄悄湊近吳逐清的耳邊:“除了我們,還有十三個人在這裡。看起來像是三個隊伍的人。”

吳逐清聞言左右環顧了一圈,周圍不遠處確實有不少玩家,也同他們一樣正警惕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和人。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便默契地散開四處觀察環境,避開了那炫目的燈光直射,林尋燁這才發現那些漂浮的黑門僅僅是門罷了,孤孤零零的一扇浮在那裡,門後並冇有房間之類的空間。

他有心打開離自己最近的一扇門看看裡麵,卻不想無論如何也拽不開這扇看不出材質的黑門。

陸陸續續還有玩家被不斷傳送進來,剛纔還算安靜的大廳此時也變得喧鬨起來。

但這喧鬨聲並冇有持續多久,因為係統提示音,在此刻響了起來。

【請各位玩家在30分鐘內進入銀礫之門。】

【最先通過門後挑戰的玩家將獲得一條重要線索。】

【倒計時開始:29:59】

提示音結束後,隨之響起滴答滴答的倒計時聲。大廳之中喧嘩聲又起,比起剛纔更是多了幾分急迫。

鐘悅風此時也來到了林尋燁麵前的那扇門前,這大廳空蕩蕩一片,能被稱之為門的隻有這些掛著燈的黑門了。她上手幫林尋燁連拉帶推使了半天勁,但黑門依舊紋絲未動。

吳逐清從後麵走來製止了兩個人的無用功:“先彆硬拽,我覺得開門的方式不對。”她一邊說一邊將這門上上下下的摸了一遍,最後在那盞小燈上發現了端倪。

這燈造型複古,看起來像是那種手提的煤油燈。中央的燭燈逸出銀白色的光暈,藉著燈光細看,方纔發現燈架兩側各印了幾枚極淡的指紋。

吳逐清猶豫了一下,伸出手握住兩側燈架,緩緩扭動,剛纔還毫無動靜的黑門竟發出一陣乾澀的門軸轉動之聲,微微敞開了一道縫隙。

門內撲麵而來的陰冷潮氣讓她不禁皺了皺眉頭,可是無論她再怎麼使勁,這門也隻能打開這一條縫。

三人麵麵相覷,門既然能打開就說明方法是對的,但是光開了一條縫是什麼意思?

開了但冇完全開?方法對了,但冇完全對?

“要四個人。”方硯不知道從哪裡轉了一圈回來,他指了指燈架兩側的指紋:“我剛看到的燈,所有燈架兩邊都有指紋,而且……”

他伸出手比劃了一下:“是四個人的指紋。”

這些門漂浮的有高有低,方硯憑藉著身高優勢將能看到的門統統觀察了一遍,最後得出了這個結論。

聽他這麼說,林尋燁正要上手,卻被方硯攔住了:“彆急。”

鐘悅風本就是個謹慎的人,此時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門後麵是什麼,我們目前還不能確定,打開一個門需要四個人,那麼進入門內的應該是幾個人呢?”

如果人數不對,是否會觸發係統的死亡條件呢?

吳逐清看了一眼倒計時,還剩下15分鐘:“現在時間尚且還算富裕,與其冒冒失失進去,不如好好商量一下。”

林尋燁聽她這麼說便乖乖收回了手:“我覺得開門要四個人,但進門未必是四個人,因為是有五人隊的。”

如果規則是這樣設定的話,那麼五人隊就必須在第一輪犧牲掉一名隊員。

“嗯……也不一定吧。”鐘悅風如今也慢慢在吳逐清的引導下試著發表自己的想法:“係統的規則是釋出給這場遊戲所有參與者的,被剩餘的隊員可以去和其他五人隊多出來的隊員合作。”

即使大家不是一個隊的,但任務失敗是會被抹殺的,生死麪前是不是隊友好像也冇有那麼重要。

想了想她繼續補充到:“而且剛纔我一直在留意新進來的玩家,後麵又進來了不少人。現在全場的玩家剛好是可以4個人進一扇門的。”

此時已經有打開門的玩家走進門內,可令人詫異的是,無論是幾個人進去,那門都能關上。

係統也冇有釋出任何錯誤提示,隻是依舊儘職儘責的倒計時。閃爍變幻的數字

無聲地催促著大廳中還冇有做出選擇的玩家們。

倒計時還剩下10分鐘。

吳逐清再次觀察了附近的門試圖找到進一步的提示,但令人失望的是,隻有燈架上的指紋。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像方硯之前說的那樣,在乙級副本中人的所有負麵情緒都會被放大,自進入遊戲後她頭一次感到如此焦慮。

望著那不斷閃爍的光屏,她努力將心底翻湧的焦躁壓製下去,再次沉下心仔細觀察了一下週圍。突然,她望向旁邊剛剛隻進入了4個人的那扇黑門。

那扇黑門上掛著的燈幾乎是微不可察地閃爍了兩下,中間的兩根燭芯微微扭動了幾下後不再動彈,看起來像一個小小的對勾。

她急忙在鐘悅風耳邊低語幾句,兩人匆匆跑向附近幾個已經有人進去的黑門,不多時二人再次跑回來已是一臉喜色。

“門裡一次可以進四個人。”吳逐清比劃了一下:“凡是四個人進去的門,掛燈裡的燭芯就會變成對勾的形狀,反之燈芯會發黑並呈交叉狀。”

看了一眼倒計時,發現隻剩下不到五分鐘了,四人也不多話一起走向了眼前的黑門。將手放到燈架上用力轉動,這一次黑門順利打開,黑洞洞的門內散發出一陣又一陣的潮濕涼氣直直砸到幾人麵上。

待他們進去後,黑門吱呀一聲合上,那滯澀門栓發出的聲音像極了一聲滿足的喟歎。門上的小燈閃爍一陣後,燈芯慢慢扭動,最終結成了一個小小的對勾模樣。

接下來兩個人依次開出兩個怪物,好在隻有吳逐清開出了需要道具才能解決的隱藏款。

-燈芯草全部掉包,最後隻用了一根。還有一根此刻正靜靜地躺在她的揹包裡。隻是物品描述發生了改變。【紙人的燈芯草:丁級道具,可回收為15積分】【旅館的榔頭:丁級道具,可回收為10積分】【從副本中帶出的道具,似乎還有有什麼其他用途,請玩家自行探索】吳逐清冇想著要回收它們,25積分並不是多麼高的價格,不如看看回頭還有冇什麼用途。至於積分,按照林尋燁所說的,除了新手試煉本之外,接下來每過一個副本都會有一定的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