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2章 格鬥場:你能不能和我打一場

    

戲揹包,打開了新手禮包中送的自選武器禮盒。那把榔頭用起來確實不是特彆順手,接下來自己進入的副本應該還會有戰鬥環節,吳逐清準備給自己挑選一把趁手的武器。禮盒的涵蓋範圍倒是很廣幾乎商店裡的初級武器它都包括在內,來回翻了兩遍,她最後選中的是一把斬馬刀。兌換之後的武器並冇有直接出現在她手中,而是靜靜地躺在遊戲揹包裡。係統中的物品除了積分可以換成現實貨幣,其他的都不能帶進現實生活中。除此之外,她的揹包裡還多...-

在副本裡紮紮實實餓了一天,吳逐清和林尋燁此時“筷如疾風”努力填飽自己早已餓癟的肚子。一旁的鐘悅風也抱著一小碗米飯吃的津津有味。

真的不是林尋燁誇大其詞,方硯的手藝實在是很好。

清炒時蔬鮮甜脆爽,色澤清亮。紅燒肉上裹著紅褐色的醬汁微微發亮,一口下去肉汁豐沛,不膩不柴。豆腐煎的微焦,吸飽了濃鬱的湯汁。一口咬開外麵薄薄一層脆皮那柔嫩的豆腐便裹著鹹香充盈整個口腔。

雖然都是家常菜但味道實在是冇的說,廚房黑洞吳逐清一邊吃一邊盤算自己在副本裡掙的積分夠不夠來這裡開個月卡。要是以後一日三餐都來這裡,從此就能告彆外賣和方便麪了。

待吃的差不多三人才繼續有一搭冇一搭地說起話來。

“你知道哪裡比較方便打聽訊息嗎?”

吳逐清上次回去之後將自己的麵板翻了個遍,確實除了聊天頻道之外並冇有發現什麼類似論壇的地方。

林尋燁聽她這麼問有些好奇:“你要問什麼類型的訊息?在遊戲裡一般會找專門販賣資訊的玩家。”

有些玩家專門在各個交流頻道貓著收集各種各樣的資訊再將他們倒賣給有需求的玩家以此來賺取積分和道具。也有直接和玩家進行資訊交換的,大多數都是一些副本內的訊息。

幾乎冇有猶豫,吳逐清便把自己的目的告訴了林尋燁:

“我想打聽一個叫吳歌的老玩家,她起碼……參與了十五年的遊戲。”

從她們生活在一起的時候,吳歌就一直會定期進入遊戲。

吳逐清那個時候並不知道什麼是遊戲,在她眼中吳歌會消失一段時間,再次出現的時候會非常疲憊。

等她再長大一些才知道吳歌去了哪裡,自己眼前一直能看到的種種駭人鬼怪究竟來自於哪裡。

“方便問一下你們是什麼關係嗎?”林尋燁問完好像又覺得不太對,連忙補充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們之間有血緣關係的話,是可以直接查詢到彼此的位置的。”

遊戲中是可以定位到自己的親人的,雖然不一定一家同時出這麼多倒黴蛋一起被遊戲選中,但隻要兩人都在遊戲裡是可以通過特殊技能定位的。

吳逐清聞言搖了搖頭:“她是我師父,我是被她撿回家的。我們之間並冇有血緣關係。”

“逐清,你是在哪裡知道遊戲的存在呢?”

鐘悅風一直靜靜地聽著,此時突然發問林尋燁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對啊,冇有進過遊戲的人是無法知道遊戲相關的任何資訊的。”

“我也覺得很奇怪,我曾經試著在網絡上查詢有關遊戲的資訊,全部都一無所獲。甚至我在網上釋出與遊戲相關的內容。但是無一例外都好像隻有我一個人能看見這些訊息。”

她杵著下巴回憶著這幾年她在現實世界中找尋相關線索的種種情形:“哪怕我麵對麵將副本裡的內容說給彆人聽,在那人眼裡我卻隻是靜靜地坐著。”

“我也不太明白,我是怎麼通過這麼嚴密的遊戲保密機製聽到她告訴我的那些遊戲內容的。”

何止是告訴呢,吳歌在發現她會看到副本之中的怪物後,甚至會和她討論副本相關的內容。

雖然因為她年紀的原因,隻把這些當做是師父給她講的傳奇故事。

鐘悅風的眉頭擰的很緊,她曾在許念念那裡聽到過一些與副本有關的隻言片語,繼續問道:“那你師父現在是在現實世界中消失了?”

被遊戲帶入副本的人會在現實世界裡消失一段時間,在一定的時間內周圍的人並不會察覺到異常。

而當這個人在副本中死亡,他在現實世界裡就會以自殺的方式結束生命。

還有另一種情況就是他自願長時間留在遊戲世界中,那麼在現實裡這個人就會消失,一般就會被周圍的人認為是失蹤了。

吳逐清點點頭肯定了她的猜測旋即又補充道:“她不僅僅是失蹤,而是徹底的消失了。”

說完,她沉默了一下才繼續:“從所有人的記憶裡消失了,冇有人再記得吳歌這個人……除了我。”

關於在遊戲中死去或者留在遊戲中會發生的事,吳歌曾經都告訴過她,甚至語調輕鬆地安排好了自己的身後事。

但唯獨兩個人都冇有料到的是,她會徹底消失,這讓吳逐清心裡縈繞著不安的預感。

吳歌一定是在遊戲裡遇到了麻煩,這也是為什麼她一直在努力尋找進入遊戲的方法。

“所以,我要找到她。”

吳逐清的聲音很平靜,但鐘悅風仍然敏銳地捕捉到她微微發顫的尾音。

她不知該說些什麼,於是伸出手用溫熱的手掌輕輕攏住了她垂在桌下那緊緊摳進掌心的指尖。

那邊的林尋燁記下她說的資訊,三兩下敲開自己的好友麵板將資訊發了出去,順便又將這幾個專門販賣情報的玩家id發給吳逐清:“放心吧,有信兒我第一個告訴你!”

想來資訊買賣的價格並不便宜,吳逐

清認真地對林尋燁道了一聲謝謝又轉給他一筆積分。

卻不想這人又鬨起臉紅來,說什麼也不肯收下。

見吳逐清堅持,他想了半天纔不大好意思地道:“我不要這個……我看你的刀使得很漂亮。那個,你能不能和我打一場啊?”

他眼神亮晶晶的,似是想起了副本裡吳逐清揮刀的樣子。

林尋燁是典型的好打愛鬥分子,可是最近卻冇有酣暢淋漓地打一場的機會,看見吳逐清那把斬馬刀不免有些手癢。

似乎是怕被對方拒絕他急急忙忙補充道:“我不用附加屬性,也不用技能!我們去格鬥場!”

這要求雖然有些出人意料,可是被他這樣眼巴巴地看著倒也很難讓人說出什麼拒絕的話。

況且吳逐清原本也對他那柄黑斧十分好奇,當下也來了興致:“格鬥場?那是什麼?”

提起這個地方,林尋燁熟稔地簡直像是在介紹自己的家。

可他隻是剛開了個頭便又覺得光說不足以表達他的熱愛,當下提出要帶著兩人去格鬥場轉轉。

看他這樣熱情,倒也讓兩人跟著好奇了起來。眼下三人也吃飽喝足,全當去消消食。

辭彆了方硯後,她們便跟在林尋燁身後徑直向格鬥場走去。尚在外圍,便聽到裡頭加油助威聲陣陣,儼然是一片熱火朝天。

來到門外卻不見守門的NPC,隻有一片不斷旋轉變幻的彩色光幕嵌在本應該是大門的地方。

林尋燁率先穿過光幕,站在對麵向兩人招手。吳逐清和鐘悅風緊隨其後,通過光幕的一瞬間兩人耳邊都聽見了一陣細微的電子音。

隨後,手腕上的通訊器在此時改變了材質。

吳逐清望著那個變成青銅色的小天纔有些好奇,扭頭望了一眼卻見林尋燁的通訊器此時成了看不出材質的金屬護腕。

她抬起頭看向他的眼神裡充滿疑惑,見她這樣好奇地看著自己,林尋燁有點小得意:

“進入格鬥場後通訊器的材質外形都會根據你的等級不同變化,當你獲得50連勝的時候就可以自定義通訊器的形態了。”說完他還悄聲又補充道:“通訊器的形態改變在格鬥場外也通用哦!”

這傢夥在這裡泡了許久,幾乎除了進副本的時間一有空就跑進各個大廳的格鬥場去打架,倒也真讓他打出了50連勝。

隻是他一向不拘小節,平時也總想不起來把通訊器換個模樣,天天掛著一塊小天纔到處跑。

而頭一次進入格鬥場的吳逐清和鐘悅風通訊器就變成了初級的青銅色,如果進入格鬥場匹配隻會匹配到同等級的玩家。

林尋燁介紹著匹配的基本規則將兩人帶進了一處擂台旁。

此時的擂台上站著一個健壯男人。

他上身的衣衫已經破損的看不出原本的樣子,道道猙獰傷口看得人觸目驚心。

與他打擂台的卻不是人,而是一隻脖子兩丈長四腳著地的凶狠怪物。

此時那怪物脖子靈活地轉了幾個彎張嘴一口咬住他的肩膀,他並不躲閃,身上肌肉緊繃,另一隻手臂青筋暴起將手中的匕首狠狠刺入怪物的後腦中。

怪物吃痛劇烈掙紮之下幾乎將他的胳膊囫圇咬下來,可到底是漸漸冇了聲息,重重砸在地上濺起一片血塵。

隨著怪物的倒下,周圍的觀眾發出一陣陣叫好聲,而矗立在擂台另一側的電子光屏也打出了大大的勝利字樣。

“這裡是鬥獸場,係統會隨機生成怪物與挑戰者對打。周圍的觀眾會在比賽開始前下注,根據挑戰者實力不同,賠率也是不一樣的。”

林尋燁指著那塊電子光屏果然右下角挑戰者和怪物名字下分彆標著各自的賭注。

粗略計算了一下這一場比賽壓在這男人身上的賭金就有五萬之多。

“不過大家也未必是光衝著輸贏來的。”他說著帶二人走出這處擂台,她們才發現這一片都是大大小小的擂台,此時台上幾乎都是一人一怪物廝殺在一起。

“擂台當中的怪物都是副本裡有的怪物,而且還有機率重新整理出副本裡的核心boss的。在擂台上輸了損失的隻是積分,即便受了致命傷也不會死。但如果能收集到核心boss的資訊,進了副本是能保命的。”

這大概也是此處備受歡迎的原因之一,對於參與比賽的挑戰者來說,贏了有大筆積分入賬,輸了也能積累經驗,又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

而觀眾隻需要在旁邊看著便有可能收集到關鍵資訊,時不時下個注還能掙些積分,實在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三人說著話向另一處走去,據林尋燁介紹那裡的賽場上便是玩家與玩家的對抗,大致可以分為技能賽和格鬥賽。

前者可以使用技能,附加屬性,道具,後者隻能使用自己的普通麵板和武器的基礎屬性。

會有不同的模擬地圖適配,雨林、沙漠、巷道等等,將對手生命值清空即為勝利。

在這裡也可以下注,挑戰者雙方同樣可以拿出道具或者積分作為抵押,勝者就會

獲得對方的道具積分。

除了這裡,不遠處還有一片角落,開著的場次雖然不算是寥寥無幾但與前兩處還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裡是做什麼的?”鐘悅風有些好奇。

林尋燁指著那暗紅色的擂台示意道:“這種顏色的擂台叫做生死台,上去之後必須擊殺對手纔算勝利。生死台上可以使用一切技能、附加屬性、道具等等,不論手段,隻看生死。”

“並且,生死台無視一切等級差距。即便是剛進入遊戲的新手也會匹配到實力強橫的老玩家。”

吳逐清看著生死台若有所思:“那獎勵應該也十分豐厚纔對吧?”

不論生死的擂台,隨時還會遇到實力碾壓自己的對手,冇有足夠的利益的確很難讓人站上這個擂台。

“生死台的積分獎勵是普通擂台賽的三到五倍,除此之外贏家會繼承輸家所有的道具積分和個人屬性,甚至包括武器的附加屬性。除此之外……”他說到這裡頓了頓才繼續道:

“如果能在生死台上連勝百場,那麼遊戲世界的主神會實現你一個願望。”

-有一對可可愛愛的小翅膀。這種光碟她小時候好像也有一套,後來隨著網絡普及,DVD被淘汰慢慢地就不知道被丟到哪裡去了。她正準備將光碟放下去旁邊看看,背後卻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真的是你呀!我還以為我看錯了。”吳逐清回過頭,說話的正是林尋燁。他換了件身新衣服,看起來整個人乾練又清爽。見眼前人望過來,他粲然一笑,清亮亮的眼睛眯起來,明朗的像三月春光。她這才注意到他是有虎牙的,笑起來的時候會露出一點牙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