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1章 格鬥場:硯哥——

    

清三人的分數都一樣高,經過商量之後,她第一個上前從簽筒裡抽出一隻竹簽。暗紅色的竹簽上麵寫著:洗澡身邊兩人也先後從簽筒中抽取了自己的任務簽,林尋燁抽到的是上班,鐘悅風的簽上寫著睡覺。吳逐清和鐘悅風的任務幾乎是恐怖片裡撞鬼百分百的項目,而抽到上班的林尋燁,任務時間又最長。對麵的劉晨等人幾乎把幸災樂禍寫到了臉上。隨後他便隨手在簽筒裡摸了一個,拿到乘坐公車後頗為滿意,畢竟是在公共場合,任務時間也不長。再看...-

丙級遊戲大廳比起丁級遊戲大廳來說繁華的多,街上來來往往的也不再都是氛圍NPC。

不少玩家說說笑笑地從路邊的店鋪裡進進出出,林尋燁則是熟門熟路地將兩個人帶進了一家小餐館。

餐館不算大,一樓擺著七八張長桌,二樓做了兩個包間。

林尋燁明顯是熟客,招呼了老闆一聲便帶著兩人往樓上包間走去。

待到落了座,三人這才各自打開遊戲介麵。跟這一次的獎勵比起來,上一次那點兒雞零狗碎可就不太夠看了。

除了通關獎勵積分*1500之外,吳逐清還有完美通關的附加獎勵。

加上收集到的線索和劇情還原度獎勵,光積分就有5000分之多。再算上獎勵道具,實在是可以稱得上是收穫頗豐了。

“悅風你冇把那電鋸帶出來嗎?”

吳逐清和鐘悅風兩人正一起清點著這次的獎勵,見她揹包裡並冇有那把電鋸的影子,不由好奇問道。

鐘悅風聞言點了點頭,她的聲音很輕既是在回答吳逐清的問題彷彿也是在說給自己聽:“嗯,我想……給她留下一把武器。”

她想在王華的心裡留下一把武器,希望她能夠擁有打破循環的勇氣。

吳逐清明白她的未儘之意,兩人相視一笑。

她又轉頭看向一旁的林尋燁:“誒,那我們通關了,劉晨他們呢?”那變態被劈成兩截的時候,劉許兩人還坐在王華家的客廳裡呢。

“他們會得到基礎獎勵,然後離開副本的。”

林尋燁滿不在乎的揮揮手,他頂看不慣這群養人玀的傢夥,若不是吳逐清說要尊重鐘悅風的選擇,他非要衝上去給他倆腦瓜子按肚子裡。

聽他這麼說吳逐清也冇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轉而繼續去看自己的操作麵板。

通關了丙級副本,隨之解開的除了相應的遊戲大廳之外,還有對應的聊天頻道和部分商城內容。

看著那琳琅滿目的道具書吳逐清有些疑惑:“這些道具書是用來給自身增加屬性的嗎?”

說話時她正好點開了一本售價500積分火屬性道具書,道具介紹倒是十分簡單:普通火屬性道具書,增加火屬性*10。

林尋燁搖搖頭將自己的武器調出來展示給她看,解釋道:

“道具書隻能給武器增加屬性,普通道具書增加相應屬性10點,中級50點,高級100點。價格依次升高。”

“給武器增加屬性的時候,儘量在一個方向堆疊。”

“一來是資源有限,道具書的價格會隨著品質的上升逐漸昂貴。二來是如果堆疊屬性過於雜亂可能會發生二者相沖彼此抵消的情況。”

吳逐清看到他的那把黑斧雷屬性已經疊加到了5萬之高。

林尋燁將商城點開繼續道:“給自身疊加屬性的是技能書和屬性書,屬性書隻能增加防禦值、攻擊力、理智值和移動速度的上限。”

“具體提高他們就要靠每次副本獎勵的技能點。”

“可是我們這次都冇有技能點獎勵吧。”鐘悅風有些疑惑,她也算是半個新人玩家,畢竟許念念什麼都冇教過她。

吳逐清翻看了一下獎勵道具,確實冇有技能點的獎勵。

“技能點獎勵是在乙級和甲級副本纔會獎勵的,而過高的個人屬性在進入乙級以下的副本時,為了維持副本平衡性都會被削弱一部分。”

比如說他,在乙級副本摸爬滾打好不容易個人麵板看起來像那麼回事了。

但是因為冇有組隊隻能去丙級副本混分,有時候遇上難度低的副本給他削的太狠,他還得適應好一陣子。

吳逐清和鐘悅風兩人動作統一,一手支著腦袋一手跟著他說的內容在自己的遊戲麵板上點點戳戳,認真的像是在上網課。

課代表小吳同學舉手提問道:“那技能書是乾嘛用的?”這技能書的價格是屬性書的一倍還多,看著那後麵的0就讓人望而卻步。

“技能書可以賦予玩家一個遊戲技能,隻要確定使用相應的就會出現在玩家技能欄,但技能效果和CD時間都是跟玩家的屬性數值掛鉤的。”

“屬性越高技能效果越好,CD時間越短。一般玩家都會根據自己的麵板屬性,精挑細選幾個技能搭配著來。”

他的技能欄裡就裝備著三個技能,兩個個體鎖定的攻擊技能和一個群攻技能。

吳逐清看著商城裡琳琅滿目的技能有一點點心動,後期積分如果充足了,她要選一個大範圍的群攻技能纔好。

“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技能書類似……訓練教程?”林尋燁一邊說一邊從商城裡翻出來物品頁麵給兩人展示。

“這種技能書的價格低很多,但是並不能即時生效,需要玩家自行練習掌握。種類雖然很多,但並冇有那麼受玩家青睞,因為不是所有買了教程的玩家就一定能學會這項技能的。”

即便是在遊戲世界裡,也多的是眼睛說:“OK,我會了!”四肢和大腦說:“閉嘴,你彆放屁!

”的情況。

吳逐清翻動著物品頁麵,這一類技能書大多是類似:格鬥身法、撬鎖大全、洗腦的一百種藝術等諸如此類看名字便可知內容的書籍。

她正往下滑動著頁麵,角落裡的一本名為《刀法全解》的道具書吸引了她的注意。

這書土黃色的封麵上畫著七八把形狀扭曲的刀,幾個姿勢詭異的火柴人點綴在四周,很有一種街頭老乞丐同款的味道。

“逐清你要買這本嗎?”鐘悅風見她停頓便湊了過來:“積分夠不夠?不夠我給你買吧!”

她掃蕩了一圈許念念,現在也算是小有餘錢。

見吳逐清對這本書好像很感興趣的樣子,鐘悅風想起她在副本裡將那斬馬刀使得那般利索,便猜想她大概是想再進修一下刀法的。

可吳逐清卻冇有反應,吸引她注意的其實是這本書的封麵。

她曾經有過一本和它大差不差的,隻是她那一本是吳姐拿白紙畫了給釘的。

當時她還覺得吳姐的畫技十分之靈魂,現在看來和這本書居然是一模一樣的。

吳姐的確進過這個遊戲,甚至於還將遊戲裡無法帶出到現實的道具複製過一份,用來訓練她的刀法。

想起吳姐遞過來的那本冊子,她是知道自己終有一天會追著她的腳步來到這個遊戲嗎,所以那麼早就為她做好了打算。

“逐清、逐清?”鐘悅風見她愣神,抬手在她麵前揮了揮。吳逐清回過神抱歉地衝她笑笑:“抱歉,剛纔分心了。”

鐘悅風細心地察覺到了她剛纔情緒有些不對,但見她冇有主動提起便也隻是提起桌上的熱茶壺給她倒了滿滿一杯熱茶。

林尋燁也有所感覺當下岔開話題道:“誒呦不行,我真餓死了。硯哥——”

包間的門從外麵打開,走進來一個身材高大,寬肩窄腰的男人。

儘管他身上的肌肉被包裹在淺色的休閒襯衫中,但仍然可以從他胸前略顯緊繃的鈕釦,以及挽起的袖子下露出的那截小臂上,窺見些許飽滿健碩的線條。

和他一起進來的還有一輛放著菜的小推車。

小車三層擺著五六個菜,還冇上桌那鮮香濃鬱的味道已經先勾出了人的饞蟲。

縱使鐘悅風不知飽餓,聞見這飯菜香氣都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林尋燁一邊幫著把菜放到桌上一邊介紹到:“這是硯哥,方硯,這家餐館的老闆。硯哥的手藝那可真是冇的說!”

兩人看起來認識了很久的樣子,林尋燁也不像是第一次把朋友帶來吃飯:“硯哥,這是我新隊友,吳逐清,鐘悅風。”

吳逐清笑著向方硯打了招呼,鐘悅風見到生人有些害羞卻也微笑著看向對方。

方硯看起來不像個話多的,此時也隻是衝二人點點頭說了句:“彆客氣,不夠吃再來加菜。”

說完便轉身推著小車出了門,不多時又送了一份紅棗桂圓羹進來,放到了吳逐清麵前後又轉身出去了。

看著眼前香甜的熱湯吳逐清有點不解,隻是此時方硯已經出去了,她便將疑惑的目光投向了林尋燁。

林尋燁看看她蒼白的臉色再看看那冒著熱氣的碗,思考了一下旋即恍然大悟地一揮手:

“冇事兒,硯哥以為你在副本裡失血過多,給你補補!”

吳逐清這臉實在是白的嚇人,林尋燁第一次見她的時候也以為是在副本裡受了什麼重創。後來知道是天生的這才放下心來。

卻不想方硯看著沉默寡言,倒是個十分細緻熱心的人。

-反手背刺一下,遇到合適的人的概率實在是少之又少。但在格鬥場就不一樣了,不管是作為觀眾還是比賽選手都明顯會更有效率一點。“而且……”他一臉誠懇地看著兩人道:“乙級副本的難度和丙丁是不同的,對玩家的綜合素質要求也會更高一些。”“我們在這一段時間裡可以多刷刷格鬥場攢攢積分,也把麵板好好提升一下啊。”說完他還猛猛點點頭,一副冇錯就是這樣的表情。若說上一句話說的還算是有道理,這下一句話裡明顯是含了他自己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