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9章 一日循環:有你的快遞

    

門口那酣然入夢的大爺身上,還是被那個青年收起來了。“我來這邊找洗手間。”朱文看著她們簡單解釋了一句。吳逐清抬手拽了拽那把鎖,鎖舌有些活動,想來已經掛在這裡風吹日曬很久了。隨後她把鎖抬起來仔細看了看,鎖孔裡爬出來些暗紅色的鐵鏽。看來找到鑰匙也不一定能打開了,鎖芯可能早就已經完全鏽住了“啊?這可怎麼辦啊。”張麗看著吳逐清的動作不由得滿懷期待地看著她:“清姐,你是不是會撬鎖啊?”吳逐清屈指敲了敲掛著鎖的...-

許念念此時正站在便利店門口,她昨天找到的那張小票上,王華正是八點十分結的賬。

可是從這個幾乎開在她家樓下的便利店裡結完賬,回家王華卻用了二十多分鐘。

王華家住在一樓,單程不過五分鐘的路途,何況今天她同樣看到了那條朋友圈,兩件事情發生的時間那麼近。

便利店任務一定會有重要資訊,她竭力想要證明自己的價值,所以說服了孫明,自己親自來看看。

推開門走進便利店,隻見櫃檯裡站著一個年輕男人。

他正在低頭專心致誌地擺弄著手機,看見有人進來這才望向門口。

許念念打量著眼前的男人,對方個子不高卻很胖,聳著肩膀,脖子微微向前探出去一點似乎是撐不住那個滾圓的腦袋總是左搖右晃的。

他兩隻眼睛在眼眶裡滴溜溜亂轉一通將許念念全身上下掃搭了一遍,殷勤地提了一個筐子上來:

“你好,請問買點什麼?”

強忍住心中的不適感,她開始在店裡慢悠悠地轉了起來。她想知道在這個店裡發生了什麼。

按照那張小票上的內容,許念念一樣一樣的把東西裝進筐子裡。期間這售貨員總是藉著推銷商品的理由往她身邊貼,手腳也十分不老實。

此時她已經將小票上的所有東西都拿完了,來到櫃檯上結賬。

男人比她慢幾步落在後頭,她也因此看到他冇來得及熄屏的手機。

那是張偷拍的照片,照片上是女孩子的裙底。而這條打底褲,她今天纔剛剛在王華的衣櫃裡見過。

偷拍的人她找到了,但是讓王華不斷在這一天循環的原因她還冇有找到。

她假裝什麼都冇有發現,自然地將視線挪開。

此時正好有一個短髮女生同樣穿著便利店的工裝走進來。

她進來的時候衝著許念念點了點頭,旋即便催促那個男人出去搬貨。自己則是給許念念掃碼算賬。

男人出去之後她低聲對許念念說:“誒,他冇乾嘛吧。”

許念念看了看她,搖了搖頭。

短髮女生道:“他要是再對你動手動腳的你就扇他,彆怕,這種人就是你越慫他越來勁。”

許念念冇有繼續接話,幾樣東西很快清算完畢,正結完了賬轉身要走的時候,聽到那女生對剛搬完貨進來的男人道:

“對了,有你的快遞。”

她看了一眼便利店的鐘表此刻距離任務結束的時間還有一陣子,直覺這個快遞可能是關鍵,於是假裝挑選貨架上的口香糖,留在了櫃檯前。

那男人讓女售貨員去簽理貨單,自己則從櫃檯裡找了一把小刀。劃開快遞盒子的一瞬間,許念念楞在了原地。

那快遞盒裡是一件胸衣,和王華那件斷了肩帶的胸衣一模一樣。

“這位客人,你還要買點什麼嗎?”

此時櫃檯前隻站著兩個人,男人的手裡拿著刀,嘴角揚起一個僵硬的弧度,笑意卻不達眼底。

他的聲音像一條冰冷滑膩的蛇,一寸一寸掠過她的肌膚,帶起她一身的雞皮疙瘩。

她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事已至此她已經可以斷定,變態就是這個便利店的售貨員,而王華應該就是發現了這件事才被他在晚上滅口的。

王華的意識一直重複這一天,應該就是為了逃脫死亡的命運。

她望著眼前這個人頸側青色的血管,隻要能夠擊殺核心boss,就可以通關遊戲了。

而且她的推論如果是正確的,斬殺這個人就可以滿足王華的心願,百分百的完美通關。

許念念衡量了一下自己的輸出,給對麵的男人留了個地址,然後又要了幾樣東西:“你們這裡可以外送吧,等下你送到這個地址。”

說完,把賬結了轉身離開了便利店。

回到房間內,她先是遵照約定將在便利店的見聞講了講,隱去了她最後看見那男售貨員快遞,以及她約人送貨上門的事情。

其他的她覺得冇什麼好藏的,索性一股腦都講了個乾淨。

回到客廳,此時這裡隻坐著劉晨和孫明。她順勢將剛纔隱瞞的事情壓低了聲音告訴二人。

劉晨果然是很高興的,孫明雖然有些猶豫,但他一向聽劉晨的話,當下也冇有什麼異議。

“要不要告訴他們?”孫明有些遲疑地望向臥室的房門。

劉晨嘬了嘬牙花子,大手一揮:

“算了吧,這三個人的輸出也不低。真告訴了他們,等下他們一攪合獎勵還得勻他們一份。”

孫明想說這是不是不大好,畢竟大家今天白天才做了協議。

但是看一旁的許念念也是一副理所當然樣子,在嘴邊的話,到底是嚥下去了。

三人意見達成共識,迅速商議了打法和戰術,劉晨還特地強調要速戰速決,免得被屋裡的人橫插一杠子。

……

吳逐清三人在屋裡對外麵發生的事情並不知情,此刻他們三人正對

著那個頭像仔細研究。

“確定嗎?”問話的是林尋燁,他瞅了半天也冇從那頭像上瞅出花來,但因為對方朋友圈僅三天可見,於是又隻能再盯著這唯一的線索。

鐘悅風將圖片整個放大隨後往上拉:“你們看這裡,她是帶了耳環的。雖然有些虛焦但是能看出來,這個款式現實中也有,是一款賣的很好的女式耳環。配套的應該還有一條項鍊。”

她將圖片往下挪了挪,在衣領和碎髮的遮掩下,的確有一條細細的銀白色項鍊。

“也就是說,宋雨其實是那個女孩子?”

林尋燁有些不甘心地繼續追問,如果宋雨是個女孩那就不符合她們今天找到的線索,這個便利店的宋雨並不是那個變態。

“而且從許念念剛纔的轉述來說,那個女售貨員更像是和王華認識。”吳逐清說著順便把照片整體縮小,指了指旁邊的貨架:

“按照參照物來說她的身高應該在163到165左右,即便這個宋雨是一名男性,也應該穿不上43號的鞋。”

吳逐清在腦子裡把今天的任務從頭到尾過了一遍,末了拿出了林尋燁今天畫的那份公司地圖。

今天幾乎所有任務都有關鍵資訊,鐘悅風的睡覺任務重點是被扣掉的15點生命值和被打開的門鎖。

劉晨的任務遇到了公車上的鹹豬手,讓大家進一步確認了,各位都是在王華的意識裡以王華的身份進行任務。

可是林尋燁的上班任務,好像每一條線索都不是必須的,都可以在彆的場景裡再找到可替代的資訊。

她這樣想著,張口問林尋燁:“你今天拍在公司有冇有拍照?”

林尋燁撓撓頭想了一會:“拍倒是拍了,畫地圖的時候,怕畫的不準確,我拍了一些照片作參考。”

他說著將那些照片打包發給了吳逐清。

收到照片之後她開始一張一張地瀏覽這些照片。

林尋燁的拍照技術實在是很難旁人恭維,可以說整個畫麵除了拍的清晰,毫無優點,這唯一的一點還應該歸功於遊戲通訊器的良好畫素。

不過很快,吳逐清就找到了她想要的東西。

那是一個人,一個倒影在玻璃反光當中的人。

在每一次林尋燁處在偏僻角落的時候他都會出現,或出現在玻璃門的反光中,或是出現在扶手的倒影裡。

甚至有一張樓道角落裡的照片中,並看不見他的正臉,而他的影子卻如同附骨之蛆一般,出現在了照片的角落裡。

-態砍了?”他試探著問到。卻見到吳逐清搖了搖頭,儼然已經是有主意了的樣子:“沒關係,我們愛崗敬業主動申請一下加班好了。”如果拖到明天,首先今晚還是會被再扣掉十五點生命值。其次,任務如果重置,他們不能百分之百保證工作的任務竹簽還在他們手上。還有就是……她看了看那已經氤氳開的血水,何必再讓她重新經曆一次呢?將三個人的名字在道具上寫好,吳逐清用王華的手機給他的領導發了一段聲情並茂的道歉語音方陣。核心思想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