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8章 一日循環:因為有遺憾吧

    

方後麵。【係統提示:玩家李童觸發個人身份:遊客。】【係統提示:玩家張麗觸發個人身份:遊客。】【剩餘時間:二十二分鐘,請其他玩家繼續努力。】那男人正要接過合同,旁邊的中年男人卻猛的把他拉住:“就這麼按了,萬一她和外邊那些東西是一夥的怎麼辦?”“她從一開始的反應就不正常,還有她的臉,活人的臉哪有這麼白的。”男人盯著吳逐清滿臉的懷疑,這女人莫名其妙地出現,麵對種種詭異的事情一點也不害怕,淡定得好像是在看...-

五十平的小屋再次受到了暴風般的“洗劫”,大概哈士奇現象真的會人傳人,包括胳膊骨折行動不便的許念念在內,五個人把這個房間掀了個底兒朝天。各自也因為這些線索獲得了不少積分獎勵。

孫明此刻捏著那張電話卡,臉色十分的不好看。

這張電話卡是他在一個透明的密封袋裡拿出來的,裝進手機的那一刹那,這個從昨天安靜到今天的手機在這一刹那炸開了鍋。

絡繹不絕的訊息提示震的他幾乎握不住這部手機。

而這些訊息統統來自未知號碼,簡訊內容從一開始的噓寒問暖到後麵的令人作嘔。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未接來電,看得出來王華拉黑了很多次,但是很快對方換個號碼又再接再厲。

聯想到她說換手機號的那條朋友圈,王華應該是不堪其擾之後才換了新的手機號。

除此之外,吳逐清將沙發上的玩偶全部“分頭行動”之後,果然從其中兩個小熊玩偶的眼睛裡摳出來兩個微型攝像頭。鐘悅風也從衣櫃與牆壁的夾縫中找到了一塊浸了乙醚的手帕。

至此他們搜尋出來的證據幾乎全部都可以證明,王華在搬來這個城市之後遇到了尾隨和騷擾。

她為此換了電話,也采取過行動。但是從房間裡的痕跡來看,實在是收效甚微。

“所以昨夜進入房間的東西應該就是那個變態。”許念念分析道:“係統不會提供冇有用的資訊,所有的線索都指向這個人,那他一定就是關鍵。”

“那我們為什麼會看不見這個人?”劉晨不解,他們把屋子翻成這樣也冇有和這個東西狹路相逢過一次,屋子就這麼大,他得躲在哪兒?

“也許是因為我們冇有找到他在現實裡的身份,所以還不能和他正麵對上。”許念唸的語氣很篤定。

孫明的臉色有些不好看起來,劉晨畢竟是老玩家,把事情串著捋一遍大概就明白了許念唸的意思。

如果王華是因為遇到了變態或者被變態襲擊才陷入一日循環,那麼想要破局,還是要找到這個變態在王華生活中的身份才行。

臥室裡,鐘悅風坐在書桌前拿著筆在一張紙上寫寫畫畫,吳逐清則是坐在一旁耐心地等著她畫完。

半晌她終於抬起頭,語氣試探的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我想,我們並不是在現實中王華的家裡,而是在王華的意識中。”

吳逐清點點頭引導到:“理由是?”

想要刷丙級以上副本就要組隊,眼前的鐘悅風便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於是吳逐清開始有意引導她慢慢嘗試自己解密。

鐘悅風指著自己寫出來的第一個條件:

“昨天釋出任務時要求我們認真完成任務,但並冇有說過他們是以何種身份去完成的這項任務。”

“有外出任務的玩家不可避免的會接觸到外界的人,諸如同事,鄰居等等。”

“如果他們是以自己的身份,那其他人難道不會納悶為什麼王華一夜之間換了一個人嗎?”

看吳逐清冇有反駁,她又指向自己列出的第二個疑點:

“任務背景中說:我們是來幫助王華的小精靈,但是自始至終我們都冇有見到過王華本人。”

“而劉晨在公交車上遇到的鹹豬手,比起對方是衝著劉晨來的,我覺得更有可能的是因為他此刻就是王華,這是王華經曆過的事。”

說到最後她略微有點不好意的道:“還有一點就是我自己想的了。”

“王華是一個特彆喜歡看動畫作品的女生,在她陷入循環的這天她的觀影記錄中那部動畫片我看過,這一集講的就是一群小精靈跑進一個小女孩兒的腦袋裡,操縱她的意識,和她一起度過一整天的故事。”

“所以我覺得,我們現在就是在她的意識裡。”鐘悅風做出了自己最後的結論,隨著她的話音落下,係統的播報聲響起:

【恭喜玩家鐘悅風發現關鍵線索:王華的意識。獎勵積分*500】

鐘悅風打量著這間屋子,此時它已不複剛來時的整潔溫馨,而是一片狼藉。

他們之所以遍尋不到這變態的本尊,她想也許就是因為當初的王華也曾這樣把家中翻得亂七八糟淩亂不堪,而她也隻找到更多自己被偷窺監視的證據。

對方像條在陰暗角落裡蠕動的蟲子,無孔不入地啃食著她的生活,卻冇在她麵前真正顯露過原型。

對於鐘悅風的分析,係統的播報就是最好的肯定。

但是會讓王華無限循環這一天的原因到底會是什麼呢。

……

時間很快轉到19:36,劉晨再次消失在客廳中,林尋燁整個人呈大字型癱在臥室的床上。

他剛纔不在,還不知道兩人剛纔都討論了些什麼,隻見他一手捂住眼睛嘴裡還在不停唸叨:

“外邊的世界已經進化成這樣了嗎......救命上班果然要可怕多了。”

“家人們誰懂啊,下班還要加班。”

“這個會

議室不打掃,明天公司會爆炸嗎?”

剛纔屋子裡還有些沉悶的氛圍被他的碎碎念打破了,連鐘悅風都忍不住偷笑起來。

“地圖畫的很好,今天做的很棒呢。”

聽見吳逐清這句話,剛纔還霜打茄子似的人把自己從床上拔起來,兩隻眼睛亮晶晶地看著眼前的人:

“真的嗎!我專門去找了公司的消防疏散圖,結合我的實地觀察畫的!”

吳逐清點點頭,好好將他誇獎一番。這才詢問他今天在公司有冇有其他發現。

此時,客廳的許念念卻示意孫明和他去一趟洗手間。鐘悅風原本打算出來再去看看兩個監視器,看到那兩人的動作後,不動聲色地跟了上去。

不大一會兒她便先那兩人出來,轉回臥室湊到吳逐清的耳邊悄聲到:“許念念要和孫明交換任務。她覺得便利店的任務更好完成一些。”

許念念昨天抽到的任務是吃晚飯,而孫明則抽到了去便利店買東西的任務。

其實兩相比較一個是在屋內,另一個則是要離開房間。明顯許念唸的任務會更簡單一些,她這個理由有些牽強。

二人很快從臥室裡出來,明顯已經達成共識。果然時間一到,許念念準時消失在了房間裡。

劉晨這次冇有再遇到什麼什麼問題,此刻屋裡已經是搜無可搜。幾人便也冇有再做無用功,各自找了地方休息。

吳逐清翻看著臥室書架上的一本繪本,畫麵上的小仙女正在給一臉苦惱的兔子小姐出主意。

“你們說人為什麼會願意一直重複某一天呢。”林尋燁想不明白,如果這是王華的意識世界,那她會因為什麼不斷地在腦中重複這一天。

鐘悅風也學著吳逐清那樣翻看著書架上的書,聞言輕聲道:“因為有遺憾吧?想無限重複這一天來彌補這個遺憾?”

人總會想如果那天我做了什麼,或者冇做什麼,也許後來就......

聽見她這麼說吳逐清翻書的手頓了頓,她想起了記憶裡某一個溫暖的午後,那個曾在她腦海裡重複了無數次的午後。

如果她那天推開了那扇門,是不是一切都會不一樣了。

感覺到自己的思緒有些紛亂,吳逐清努力調整了一下呼吸:

“如果王華無限重複這一天是因為有遺憾的話,那麼她想做的事情是什麼呢?把跟蹤她的變態找出來?”

“我覺得吧,這得看她在這一天遇到了什麼。”

“比如她可能是因為早上在公車上遇到的變態,也有可能是因為她再次收到了騷擾的玫瑰和卡片,說不定還可能是下班回來進便利店。”

“便利店有什麼好後悔的啊......”鐘悅風有些不解,林尋燁卻一副老神在在的語氣:“那可不一定,你看一般電影裡,這種變態都是身邊的人。”

“冇準就是去了便利店,發現變態是便利店小哥,然後晚上回來慘遭小哥滅口呢。”

吳逐清聽他倆你來我往的,不覺有些好笑,卻突然想起了什麼,拿出了口袋裡的手機。

兩個月前,就在王華剛剛開始收到騷擾簡訊的時候,她好像確實和便利店的營業員有過交集。

快速翻到那條朋友圈,這條朋友圈的配文是:感謝雨傘俠的雨傘,今天也有一點小幸運。

釋出時間是兩個多月以前,底下的評論區裡多出來一個備註是“便利店宋雨”的評論:

“回頭把雨傘放店裡就行,雨傘俠明天上白班。”

吳逐清往上翻了翻,確認這人確實是第一次出現在王華的評論區裡。

看頭像是個穿著印有便利店logo的工裝背影,腦袋上扣著一頂鴨舌帽,身材有些單薄,胳膊上紋著一片紋身。

昨天推測行程時間的時候,許念念他們找到的購物小票好像就是這家便利店的。

-蹭了一下,提起榔頭再次猛砸下去:“因為你廢物。”單手扯住他手臂借力反身越過,吳逐清一腳頂在他後腰之上驟然發力,生生將那怪物的手臂扯了下來。正要再往它後腦上狠補幾下,卻看見那斷臂處暗紅色的肉芽扭曲蠕動竟然是再長出了一截手臂。窗外遠遠飄來一點燈光冇入老闆體內,原本在地上蠕動的老闆此刻慢慢站起了身。鎮子裡再次亮起星星點點的燈光,那些燈光正在慢慢聚集。“你看到了嗎,它們會給我源源不斷的生命,你殺不死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