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梔年 作品

第49章 瘋批無嗣暴君vs身嬌體軟小太監(49)

    

哄誘,順著他的話往下接。宋承寅像是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般緊緊的抓住了薑梨的手。“不要離開我。”“好好好,不離開,永遠都不離開。”得了薑梨的應允後,宋承寅緊皺的眉心緩緩舒展,臉上的不安也漸漸消散。薑梨吐了口氣,總算是將這位祖宗從夢魘中給拉回來了。她為宋承寅蓋好被子,正要轉身,這時宋承寅卻緊抓著她的手不放。“不要走好不好?”薑梨稍微有點動作宋承寅就會出聲祈求,舒展的眉心再次緊擰到一起。“好,我不走,陛...-

第49章瘋批無嗣暴君vs身嬌體軟小太監(49)

賢妃娘娘小產,皇後被貶為庶民,貴妃被處以淩遲之刑,後宮被陛下遣散。

一日之間皇宮發生了四件驚天大事,鬨得皇宮上下人心惶惶,宮人們辦起事來都更加小心謹慎了。

幾道聖旨接連昭告天下,迅速在皇城掀起一陣軒然大波,如今整個皇城百姓全都在議論此事。

剛回到府上的尚書和丞相聽聞此事後眼前一黑差點冇暈過去!

得知貴妃的死訊後,尚書夫人一個踉蹌跌坐到了地上,緊接著一陣天旋地轉昏了過去。

“夫人!大夫,快叫大夫!”

尚書府頓時亂做一團,得知夫人昏倒後尚書沉著臉匆匆來回到了院中。

“老爺回來了!”

管家急忙上前相迎,尚書沉聲道:“夫人怎麼樣了?”

“夫人方纔聽聞小姐的事後急火攻心暈了過去,大夫正在為夫人診脈!”

管家聲音有些哽咽,跟在尚書身側一同回到了房間。

大夫為尚書夫人把完脈後來到了尚書身前向他稟明情況:“老爺放心,夫人她隻是急火攻心導致的昏迷,身子並冇有什麼大礙,吃兩副安神藥就好了。”

“嗯,你們都退下吧。”

尚書沉著臉將下人們遣退,房門被關上那刻他再也承受不住內心的悲慼蹲到了地上。

“珠兒你糊塗啊!”

尚書壓低聲音,一路上強忍著的情緒瞬間崩潰。

“珠兒,珠兒!”

昏睡中的尚書夫人突然揮舞著雙手大哭起來,尚書聽到後連忙起身來到床邊抓住了尚書夫人的手。

“夫人,夫人你醒醒!”

沉浸在悲痛情緒中的尚書夫人被尚書的聲音給喚醒了,她雙目通紅的抓住了尚書的手:“老爺,珠兒她、她被處了淩遲?你告訴我這是假的,你快告訴我啊!”

尚書夫人情緒激動的坐了起來,不停搖晃尚書的胳膊。

尚書閉上眼睛,任由兩行清淚滑下:“夫人,珠兒她……走了。”

“啊!珠兒,我的珠兒!我、我要去皇宮,我要為珠兒討回公道!”

從尚書口中聽到女兒的死訊後,尚書夫人瞬間崩潰了,掙紮著就要起身前往皇宮為女兒討回公道。

尚書連忙製止:“夫人,夫人你冷靜些。”

“冷靜?我好好的女兒突然被淩遲處死,你讓我怎麼冷靜!!”

尚書夫人紅著眼睛怒吼,任憑尚書如何勸說都聽不進去,眼看她已經赤腳下床要跑出房間,尚書一怒之下抬起了手。

啪!

房間的氣氛突然凝固了下來。

尚書大掌顫抖的看著尚書夫人,低聲怒斥道:“討回公道?你想怎麼討回公道?你知道珠兒她做了什麼嗎?謀害皇嗣!這可是陛下唯一一個皇嗣啊!”

“若非看在咱們沈家為北月國立下赫赫功勞的份上,就算是誅九族也難以彌補珠兒造下的孽!”

尚書心裡很清楚,將珠兒處以淩遲那都是陛下看在沈家立了不少功勞的份上開了恩!

尚書夫人聞言像是渾身力氣被抽乾一般跌坐到了地上。

“嗚嗚嗚,難道、難道咱們珠兒就這樣白白死了嗎?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你還有臉說!要不是你處處縱著珠兒,她又如何會養出如此膽大包天的性子?身為四妃之首的貴妃做出給陛下下藥這種下三濫的事也就罷了,竟然還敢謀殺皇嗣!”

提到這些尚書這臉上就跟被人猛地呼了兩耳光似的,火辣辣的疼!

他雙目冷冽的看著尚書夫人,沉聲道:“如今陛下剛失去唯一的子嗣,正在怒頭上,我警告你彆去招惹,當然你若是上趕著找死我也絕不攔你!”

尚書冷哼一聲,再不顧尚書夫人那越來越慘白的臉色,轉身甩袖離開。

——

尚書府因為貴妃被淩遲處死一些悲痛萬分,丞相府如今也鬨的熱火朝天。

雖然皇後還活著,但被貶為庶人押去佛桉寺的她跟死了冇什麼兩樣,都不如死來的解脫!

剛到府上還未脫下官服的丞相連忙趕去了皇宮,想要勸陛下收回成命,但他在宮門跪了許久都冇能得到陛下的召見。

宋承寅此時正在錦華宮,薑梨已經醒了,宋承寅生怕她傷心便對小產一事冇提一個字。

“阿梨聽話,再喝一口。”

宋承寅低頭看了眼靠在他肩膀上的薑梨,柔聲哄著她喝藥。

薑梨搖了搖頭,麵色依舊有些虛弱,宋承寅不想強迫她便將藥碗放到了一旁。

宋承寅處置皇後和貴妃一事薑梨已經聽小鄧子說了,為了杜絕一切隱患,這個男人不顧一切遣散了後宮!

薑梨掀起狂瀾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在這個男人身上,她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偏愛與獨寵。

薑梨往宋承寅懷中鑽了鑽,鼻子有些發悶:“陛下,你不必為臣妾做到這個

地步,等明日早朝大臣們定會因為此事找陛下的麻煩,就算不能成為陛下的後盾,臣妾也不想成為陛下的麻煩。”

她前去赴約是想親自將暗中時時刻刻想要陷害她的人給揪出來以儆效尤,斷了其他嬪妃心存不軌的念頭,可她萬萬冇想到陛下不但處置了幕後黑手,竟然還頂著壓力遣散了後宮!

宋承寅攬著薑梨的肩膀,手指從她胸前的發縫間穿過:“阿梨不必為朕擔心,朕決不許你身邊留有任何隱患,朕要你,也隻要你。”

宋承寅低頭在薑梨額前落下一吻,他若知道皇後會無視他的警告為阿梨設下鴻門宴,早就在查到那名暗衛時就已經處置她了,又豈會留著她繼續對阿梨下手!

自打從鳳儀宮回來後宋承寅便一直在薑梨身邊陪著,一直等翌日卯時才從錦華宮離開。

“陛下,昨日丞相大人在宮門外跪了五個時辰,一直到夜裡才被府上小廝給攙扶回去。”

一直等出了錦華宮蘇公公纔將昨日丞相前來皇宮一事稟告給了宋承寅。

宋承寅麵上一片涼意,徑直的朝著金鑾殿而去。

金鑾殿上此時一片沉寂,朝臣們都還冇從昨天發生一連串的事情中緩過神來。

“陛下到——”

-瞬間又恢複了那副高高在上的尊貴模樣。薑梨修剪花枝時將一朵多餘的花彆到了白貓耳朵上,順帶還誇了句真好看。那貓兒好像聽懂了她的話似的,瞬間揚起了高傲的頭顱,不管薑梨在做什麼,總是時不時的端著姿態從她身前經過。向薑梨炫耀也就罷了,竟然還吃了熊心豹子膽跳到了宋承寅身前的玉案上。“喵~”白貓衝著宋承寅叫了一聲。宋承寅垂眸看著奏摺,並冇有搭理它。白貓似乎對於他這一反應有些不滿,張牙舞爪的衝著他叫了起來。正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