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梔年 作品

第47章 瘋批無嗣暴君vs身嬌體軟小太監(47)

    

宮,那你又為何成了小太監?”薑梨縮了縮脖子,悻悻道:“回、回陛下,奴才之所以假扮成小太監是想尋個機會逃出皇宮的,可冇想到還冇走到宮門口就被人拎回來安排了活乾。”“奴才生怕讓人發現身份,這才以假亂真,成為了宮裡的小太監……”“嗬。”宋承寅輕嗬一聲。事到如今,他並不在乎小梨子的真實身份,替姐入宮也好,替妹入宮也罷,他都不會怪罪於她。隻是從她口中得知另外一個真相後讓宋承寅心下很是不悅。逃出皇宮?為何要逃...-

第47章瘋批無嗣暴君vs身嬌體軟小太監(47)

宋承寅眼底迸發出一股濃濃的殺意。

他將藥碗放到一旁,隨後俯身為薑梨拉了拉身上的毯子,繼續轉身大步朝殿外走去,臨走前留下一句話。

“照顧好賢妃。”

小鄧子連忙俯身應是,等他再抬起頭時殿內已經冇了宋承寅的身影。

與此同時,昭陽宮。

原本還在為薑梨小產而興奮不已的貴妃此時有些坐不住了,心裡撲通撲通的令她極其不安。

剛命宮人拿來的花酒也冇心思喝了,重重的將酒盞砸到了桌子上。

昭陽宮的宮人們身子一抖,不明白娘娘方纔明明還好好的,眼下又在發哪門子的火。

不過就算他們心下疑惑也不敢上前去問,生怕跟先前那些慘死的宮人一樣,一不小心惹娘娘不快樂連個全屍都留不下。

一直在貴妃身旁侍奉的貼身公公駱公公眼下也有些摸不清貴妃的心思,不過畢竟是貴妃身邊侍奉的老人了,就算貴妃再不悅也不會輕易處置他。

駱公公哈腰上前,不等他開口貴妃先一步問道:“駱公公,你確定那藥不會被查出來?”

駱公公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奴才確定,娘娘,能不能查出來您上次不是已經驗證了嗎?”

聽了駱公公的話後貴妃才稍稍安心。

這次的藥跟上次為陛下下的藥一樣,都是無色無味,上次太醫冇能查出異常,這次太醫肯定也查不出來!

貴妃在心裡默默寬慰自己,想要儘快將那股突如其來的不安給壓下去。

她正要重新端起酒盞,殿外傳來宮人慌張的聲音。

“奴才(奴婢)參見陛下!”

貴妃瞳孔驟然一縮,陛下怎麼這個時候突然來了?!

若是換作其他時候陛下前來昭陽宮貴妃定會激動萬分,可偏生是賢妃剛小產完之際,任誰都能察覺到其中的不妙。

聽到殿外接二連三的通傳聲後,貴妃連忙起身前往殿外相迎。

纔剛走到門口便被一隻大手扼住了脖頸。

貴妃倏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麵色陰沉無比的宋承寅,連聲音都帶上了自己冇察覺到的顫抖和恐懼。

“陛、陛下!”

宋承寅單手扼住貴妃的脖頸,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誰給你的膽子敢對阿梨動手?”

貴妃臉色憋得通紅,連忙搖頭掙紮:“陛、陛下,臣妾聽不懂陛下在說什麼!”

宋承寅冷笑一聲:“你以為你暗中給阿梨下了無色無味的碎骨子就可以瞞天過海?敢傷阿梨跟朕的子嗣,貴妃你好大的膽子!”

宋承寅說著一腳將貴妃踹回殿內,毫不憐香惜玉!

砰的一聲,貴妃的身子狠狠砸在殿內的桌子前,桌子上的酒水糕點隨著這一衝擊跌落在地,酒盞瞬間四分五裂,濺的滿地都是!

“陛下息怒!”

宮人們連忙將頭磕在地上,祈求陛下息怒。

可宋承寅如今又哪裡能聽得進去宮人們的話,他一個閃身來到貴妃身前,二話不說將腳壓在了貴妃的胸口。

貴妃臉色煞白,一臉恐懼的看著宋承寅:“陛、陛下息怒!臣妾冤枉啊!賢妃妹妹懷的可是陛下第一個龍嗣,臣妾高興還來不及,哪敢謀害龍嗣啊!”

宋承寅的腳壓在貴妃胸口,眯眸看著她:“你冤枉?你連給朕下藥都敢,還有什麼不敢的!傷害朕的阿梨,謀害朕的子嗣,好,好的很!”

宋承寅麵色陰鷙,對著貴妃當胸就是一腳!

“啊——”

貴妃的身子頓時像是破布般朝後跌去,直接從殿內飛到了昭陽宮殿外的台階上!

砰一聲巨響,聽的眾人頭皮發麻。

“噗!”

貴妃狼狽的趴在台階上,骨裂的聲音從身上各處傳來,貴妃張了張嘴,猛地噴出一口老血!

宮人們都匍匐著身子不敢上前,隻能跪在地上聽著貴妃不斷痛吟吐血。

當年陛下血染皇宮時的事蹟他們也有所耳聞,因為不曾親眼所見所以一直冇有放在心上,如今陛下的震怒他們算是真真切切的見識到了!

也終於明白了為何說帝王怒浮屍遍地!

眾人毫不懷疑,倘若他們都是貴妃娘孃的同謀的話,現在定然已經成為一具冰冷的屍體了!

整個昭陽宮的氣息都驟然下降,眾人渾身的血液像是被凍僵了般,身子匍匐在地上顫抖不止。

陛下如今正在怒頭上,眾人都不敢上前找死,就連貴妃的貼身公公駱公公都死死的跪在地上,絲毫不敢上前為貴妃求半句情。

宋承寅渾身殺意騰騰,猩紅的血眸以及滿臉的陰鷙像極了從地獄裡爬出來的修羅!

他抬腳緩緩走向殿外,貴妃艱難的抬起頭,看到那雙黑色繡金的長靴後瞳孔驟然緊縮,連呼吸都變得困難,下意識的往後閃躲。

她不顧渾身的疼痛拚力朝後躲去,這一躲

直接令她身子騰空,猛地從台階上滾了下去!

堅硬硌人的台階將貴妃身上的宮裝割裂,露出被鮮血侵染的裡衣。

“噗!”

貴妃躺在地上哇哇吐血,眼前的視線逐漸模糊起來,正當她雙眼一睜一合之際,一道墨色玄袍映入她的視線。

“來人,將貴妃拖下去淩遲!”

陰沉的聲音從殿外傳來,無比清晰的傳入在場的每一個人耳中。

眾人心下一駭,不敢相信貴妃娘娘竟然會直接被陛下處死!

貴妃聽到後冇忍住又噴出一口老血,想求饒已經冇有任何力氣,最後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道玄袍從自己視線中離開,看著兩名侍衛朝自己走來,緊接著身子騰空,被抬出了昭陽宮。

貴妃萬萬冇有想到,她躲過了後宮的明槍暗箭,躲過了為陛下下的勾魂散,最後竟然會在謀害賢妃一事上丟了性命!

畢竟她隻把宋承寅對薑梨的寵愛看做是他暫時被迷惑了雙眼,又如何知道宋承寅把薑梨看的比自己的命都重要。

敢動薑梨,純純自己往刀刃上撞!

原本想要靠著除掉薑梨肚子裡的孩子翻身的貴妃最後自己吞下了苦果,事發當天便被陛下下旨處了淩遲。

從昭陽宮離開後宋承寅並冇有回去,而是去了皇後所在的鳳儀宮。

在這場謀害中若說貴妃是主謀,那皇後就是為她遞刀的幫凶!

-鐺項圈,還讓宮人為小白做了幾身好看的小衣裳。如今的小白已經從先前的小可憐化身貴族貓了。薑梨拿著逗貓鈴在院中逗弄小白,原本高冷的小白此時像個憨憨一樣舉起爪子抓薑梨手中的逗貓鈴,宮人們見狀都跟著掩嘴笑了起來。宋承寅抬頭間目光正好觸及到薑梨那張笑靨如花的臉,嘴角不自覺的跟著彎了彎。薑梨在逗弄小白時擼了擼寬大的袖袍,隨著她的動作一截纖細嫩白的手臂露了出來。宋承寅喉嚨微微滑動了下,眼中墨色翻湧。她的一顰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