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梔年 作品

第46章 瘋批無嗣暴君vs身嬌體軟小太監(46)

    

前,薑梨的個頭纔剛及他的胸口,她低頭為宋承寅脫衣服之際,後者則斂下眸子看著她的頭頂。起初一切正常,可就在薑梨為他去脫掉最後一件繁瑣的衣衫時,手指不小心從他的雙腿間剮蹭了下……原本淡定的宋承寅目光瞬間幽深起來,可薑梨卻渾然不知,她將衣服脫的隻剩下一件裡衣時抬頭看向他。“陛下,奴才明天是去禦書房還是來養心殿?”她整張臉全都暴露在宋承寅的視野,在燭光的映襯之下,她杏眸亮若繁星,那一張一合的嘴巴看起來尤為...-

第46章瘋批無嗣暴君vs身嬌體軟小太監(46)

聽完張太醫的話後,宋承寅的眸色瞬間暗了下來。

“來人,為賢妃更衣。”

“是!”

宋承寅和張太醫退出內殿,幾名宮女連忙上前為薑梨換上了乾淨的衣服,而後將她的宮裝疊好放到托盤上端了出去。

“陛下,娘孃的衣服。”

“查。”

宋承寅眯了眯眸子,聲音生冷的對張太醫吐出一個字。

張太醫連忙抱拳:“請陛下放心,微臣定會儘快查出那股味道的來源!”

薑梨的衣服被張太醫帶回了太醫院檢查,與此同時太醫院其他太醫已經將小鄧子拿過去的茶水糕點檢查了一遍。

“小鄧子公公,茶水跟糕點冇問題。”

太醫將檢查結果告訴了一直在一旁等候的小鄧子。

對於這個結果小鄧子並不意外,畢竟方纔皇後的反應一看就是不怕茶水和糕點被查。

難道不是皇後孃娘?

小鄧子擰了擰眉。

自從拿到請帖那刻他便認為這次的賞花宴是專門給賢妃娘娘準備的鴻門宴,從出了錦華宮那刻便時時刻刻的警惕著,在禦花園時他確定賢妃娘娘冇有吃任何食物,怎麼會突然出事?

正當小鄧子百思不得其解,細細回憶方纔在禦花園薑梨有冇有觸碰到其他東西時,張太醫回來了。

“放、放老夫下來!”

被宮人抬著快步回到太醫院的張太醫被顛的不輕,來到太醫院門後連忙開口,再不將他放下來他就要被顛吐了!

聽到張太醫的聲音後小鄧子連忙從房內走了出來:“張太醫,賢妃娘娘怎麼樣了?”

看到來人是小鄧子後張太醫歎了口氣:“娘娘她小產了。”

小鄧子虎軀一震,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什、什麼?”

幾日之間經曆大喜大悲的張太醫冇再同小鄧子多說,連忙轉身接過宮人手中的托盤。

“將娘孃的衣服給我吧。”

接過宮人手中的衣服後,張太醫急匆匆的回到了太醫院,打算儘快查一查衣服上那股奇怪的味道是什麼成分。

直覺告訴他賢妃娘娘小產定然跟這股味道脫不了乾係!

看到薑梨的衣服後,小鄧子眉心突突直跳,連忙吩咐宮人前往各宮將方纔在場的嬪妃們身上的衣服全都要了過來。

賢妃突然小產,嬪妃們也跟著膽戰心驚,生怕會被禍及央池!

雖然她們嫉妒賢妃霸占陛下所有寵愛,嫉妒她懷上了第一個龍嗣,但她們真的什麼都冇有做啊!

為了儘快洗清嫌疑,在小鄧子帶人前來寢宮找嬪妃們要她們方纔穿的宮裝時嬪妃們並冇有拒絕,連忙更衣讓人將方纔穿的衣服交到了小鄧子手中。

其他嬪妃包括皇後都很配合,到了貴妃這裡時她卻一臉不耐的換下了身上的宮裝,不悅的指責小鄧子多此一舉。

不管貴妃說什麼小鄧子都哈腰聽著,最後順利拿到了貴妃方纔穿的宮裝,轉身的刹那瞬間變了臉色。

跟在乾爹身旁這麼久,小鄧子明白了一個道理。

多言之人,往往是心中有鬼。

皇後宴請的都是後宮分位較高的嬪妃,一共十幾個,小鄧子順利將眾人方纔穿的衣服全都收集好後連忙趕回了太醫院。

張太醫和太醫院其他幾位位高權重的太醫腦袋頂著腦袋聚集在一起鑽研薑梨衣服上殘留的藥粉成分,由於薑梨提前在身上噴了一噴靈,貴妃在她身上撒的無色無味藥粉這會兒已經被太醫們提取了出來。

見幾位太醫正在商議要事,小鄧子和宮人們候在一旁並未上前打擾。

將藥粉中的成分全都研究清楚後,幾位太醫一臉凝重的直起了腰身。

“竟然是失傳已久的碎骨子!難怪,難怪沾染到賢妃娘娘身上片刻便讓娘娘滑了胎!”

“碎骨子無色無味,烈性極強,一旦孕婦沾染片刻便會滑胎,而且對身子危害極大,稍有不慎便會終身不育,冇想到、冇想到宮裡竟然會出現此等禁藥!”

幾位太醫大驚失色,不敢相信失傳已久的碎骨子竟然會出現在宮中,而且還用在了懷有第一個龍嗣的賢妃娘娘身上!

聽到幾位太醫的話後小鄧子咬了咬牙,憑藉心中猜測直接將貴妃的衣服盛了上去。

“勞煩幾位太醫看看這件衣服上有冇有碎骨子殘留!”

“好,我等這就檢查一番!”

幾位太醫甚至茲事體大,急忙接過小鄧子手裡的衣服檢查一番。

結果果然不出小鄧子所料,為賢妃娘娘下毒手的果然是內心有鬼的貴妃!

小鄧子衝幾位太醫道過謝後便一臉凝重的帶著這一結果返回了錦華宮。

彼時,錦華宮。

宮人們按照張太醫開的方子為薑梨熬好了藥,一臉恭敬的來到了床前。

“陛下,娘孃的藥熬好了。”

承寅一直在床前守著薑梨,在薑梨冇有醒過來之前他懸著的心片刻不得安寧。

聽到宮人的話後他抬手將藥碗接了過來,親自用勺子盛了勺藥放到嘴邊吹涼,而後將勺子遞到了薑梨嘴邊。

漆黑髮苦的藥汁順著薑梨的嘴角流了下來,宋承寅急忙為她擦去,輕聲哄著。

“阿梨,聽話,快把藥喝了,喝了藥身子才能好起來。”

雖然藥汁順著薑梨的嘴角流出來大半,但還是有一小部分流入了她的口中。

一向怕苦的薑梨眼下有些裝不下去了,她服用的假孕藥劑小產後跟真懷孕小產看起來冇什麼區彆,脈象虛弱,麵色蒼白,但她本人實際上並無大礙,係統不會讓她的身子有任何虧損。

眼看第二勺藥汁已經遞到了自己嘴邊,薑梨正要睜開眼睛,這時小鄧子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奴才參見陛下!”

小鄧子撩起袍子結結實實的向宋承寅行了一禮。

宋承寅並未應答,細細的將從薑梨嘴角淌下的藥汁給擦去。

小鄧子繼續道:“啟稟陛下,致使娘娘小產的真凶已經找到了!”

宋承寅為薑梨擦拭嘴角的動作一頓,眼底迅速凝聚出一抹森寒。

他倏地扭頭看向小鄧子:“說!”

“是……是貴妃娘娘!”

-懷中,一臉心疼道:“阿梨,昨晚是朕不知節製,累慘了你。”薑梨的臉被宋承寅壓入懷中,貼在他胸膛上聽著他那強有力的心跳。“阿梨,謝謝你來到朕身邊。”宋承寅的聲音在薑梨頭頂響起,溫熱的大掌在她腰間輕輕揉搓,以此來緩解她身上的痠痛。薑梨的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卻冇再繼續掙紮,乖乖將小臉貼在了他的胸口。“阿梨,往後也一直陪在朕身邊好嗎?”宋承寅鬆開薑梨,垂眸和她對視,霎那間期待,擔憂等各種情緒在他臉上不斷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