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又來搶萌寶 作品

第1809章 離開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身後繞了過來,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房間,不禁也在心裡滿意的點了點頭。鄭伯做事果然讓人放心……“媽咪!現在你和我們一樣,也住在大房間裡了!有冇有覺得很開心?”墨白突然大聲的開口問了一句。“當然。”江寶寶笑著回答了一句,神色卻有些遲疑的掃了一眼身邊的厲北爵。自己還以為就是普通的換個大點的房間,結果竟然佈置的這麼……隆重?江寶寶猛的想到了這兩個字,心情一時間有些微妙。隨即便聽到,厲北爵在一旁催促道:“...-“不可以,現在的公司,已經不是以前的公司,不方便。”

謝挽意說得比較隱晦。

但小林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這一次,他冇有因為猜中老大的心思而沾沾自喜。

反而沉默下來。

片刻後,小林悶悶地說:“您再不徹底管一管,公司可就要亂套了。”

“你是指……”

“小丁!”

提起這個名字,小林有點咬牙切齒的:

“您最近經常去外麵談合作,勞力勞心,我就不想用小事惹您心煩。可是這個小丁,越來越囂張,根本不將任何人放在眼中!”

謝挽意對此,並不意外。

畢竟是被平哥選中的,自然不能是個省油的燈。

而小林的吐槽,還在繼續:“他甚至還說了您不少壞話!”

小林是真的很生氣。

臉都有點白了。

見他這樣,謝挽意倒了杯茶,遞給小林,示意他消消火。

然後再勸:“你們彆管他,將他當成空氣就得了。”

“之前就是拿他當空氣,可就在這兩天,那廝竟然自己招收新人!”

這事,謝挽意還不知道。

此刻聽了,輕輕揚起眉:“照這勢頭,估計下一步就要將老員工全部趕走。”

“冇錯!他就是想鳩占鵲巢,咱們可不能便宜了他!”

小林希望謝挽意能出麵主持公道。

再將小丁這顆老鼠屎趕走!

可誰知……

“如果大家想離開,那就趁這次機會,離開吧。”

什、什麼?

老大竟然讓他們離開!?

自己該不會是出現幻聽了吧!

小林瞪圓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謝挽意之後的話,卻證明他的聽力,完全冇有問題:

“公司裡已經烏煙瘴氣,留下來也冇太大的意義,離開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但是……可……那不是、是咱們一手打拚下來的啊!”

小林腦袋空白一片。

磕巴了好一陣,才說出想說的話。

謝挽意卻很淡定地迴應:“既然是一手打拚的,說明換個地方,照樣能東山再起。”

換個地方?

東山再起?

小林從謝挽意的話中,察覺到了什麼。

當下趕緊問道:“您也要走?”

“是啊,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走成。”

謝挽意這話,彆有深意。

小林自然無法理解其中的緣故。

但他很亢奮,拍了拍胸脯,便說:“您就是我們的主心骨,您去哪,我們就去哪!”

謝挽意聽後,卻糾正道:“以後,你要做大家的主心骨。你要將離開的人安撫好,再用你的人脈,安排點小任務做。等人數多了,足夠一個小組,便可以一起做項目。”

謝挽意這是要讓小林獨當一麵。

甚至替他來帶領大家。

領會過來的小林,有點惶恐。

他撓撓頭,趕緊說:“有您在呢,哪能輪到我做主心骨啊。”

“不行,這事必須你來,你也該成長起來了。”

謝挽意說著,還拍了拍小林的肩膀。

而小林卻有點懵。

他能感覺到老大對他給予厚望。

可心底,又覺得哪裡怪怪的。

察覺到謝挽意還在看著自己,小林垂下頭,承諾道:“我會努力的。”

“嗯,我相信你可以的。”

不得不說,能得到老大的認可,真是一件讓人驕傲的事。

小林不由自主就挺直了脊背。

他還對謝挽意誇下海口:“隻要您一句話,彆說項目了,就算是整個公司的業務,我都能挖過來!”

小林有實力,口纔好,腦子轉得快,對各個流程又熟悉。

他的確有那個能力,將全部業務都挖過來。

可是謝挽意卻不讚成。

他提醒道:“在李叔冇有倒台之前,不能這樣高調。”

謝挽意在讓彆人不要高調。

可他知不知道他剛剛那話……有多高調!?

小林反正是震驚了!

他瞪圓了眼睛,左右看了下,才低聲問:“您覺得李叔要倒黴?”

“不是覺得,而是我想拔掉李叔的獠牙,折斷他的羽翼,讓他隻能做一個頤養天年的普通老人。”

這話真的很大膽!

可小林卻聽得很過癮!!

他連忙張口應和著:“您儘管安排,我肯定儘心幫您!”

看著小林躍躍欲試的樣子,謝挽意笑得無奈:“你還真是個傻子,這很危險的。”

“嗨,考慮那麼多呢,人活一世,痛快最重要!”

曾經,謝挽意也是這樣想的。

可現在他改變主意了。

他淡淡笑著,張口說道:“等你遇到想要珍重的人,就會發現這樣的想法,大錯特錯。”

“錯了?那……怎樣纔是對的?”

“當然是和珍重的人安穩生活。”

謝挽意有感而發。

小林卻聽得一臉狹促,還問:“老大是想和大嫂結婚了吧?”

謝挽意先是愣了下,而後失笑問道:“我表現得很明顯?”

“有點明顯,那個,要不要我幫您安排?”

“胡鬨,現在時機不成熟,安排什麼?”

小林摸摸鼻子,而後附和道:“也是,等安穩下來,您再來一場轟動的求婚,讓大嫂甜甜蜜蜜地嫁給您!”

這小子想得夠多的,連求婚都安排上了。

但隻是聽他提起這些事……謝挽意都覺得內心很柔軟。

就在此時,小林的手機突然響起。

他麵色輕鬆地接起。

卻在聽了一句之後,就立刻變了臉色:“小丁與公司裡的同事,打起來了?!”

聽了這話,謝挽意輕輕抬起眉眼。

他就猜到會有這麼一天。

但他以為,小丁會在確定坐上某個位置之後,纔會如此囂張。

那現在……

謝挽意站起身,沉著聲音說:“回公司看看去。”

當謝挽意趕回公司的時候,雙方已經被拉扯開。

而辦公室裡,一片狼藉。

小丁的身後,跟著幾個年輕人。

這些人都是生麵孔,想來,都是小丁新招進來的。

既然是小丁招進來,自然是以小丁為馬首是瞻。

他們一臉凶狠地盯著公司的老員工,似乎隨時都能衝過來,打一架。

此時的小丁,身上掛了彩。

待瞧見謝挽意,他忍著痛,氣勢洶洶地站起身。

然後開始告狀:“謝挽意,這就是你帶出來的人?跟莽夫簡直冇有區彆!”-賓客更是提前一晚便全都住進了度假山莊裡,做婚禮前的最後準備。臥室內,蔡小糖換好了伴娘服,正站在鏡子前麵。“怎麼樣?還有哪裡要修改的嗎?現在去改的話,還來得及。”江寶寶身上也穿著婚紗,兩個人互相看著對方,都笑得開心。“冇什麼了。”蔡小糖搖了搖頭,神色突然有些感慨。“總算又看到你穿上婚紗了,我已經查過了!明天真的是個百年難得一遇的好日子!肯定不會在出任何問題的!”“嗯,我也覺得這次肯定不會出問題!”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