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又來搶萌寶 作品

第1810章 以後夾起尾巴做人

    

床上坐了起來。隨即便聽到房門被人打開。“醒了?”厲北爵的聲音從門口傳來。江寶寶點了點頭,急忙關心道:“小叔叔怎麼樣了?醒過來了嗎?”“已經醒了。”厲北爵點了點頭,說著,表情卻變得有些微妙。“他怎麼樣?情緒比在醫院的時候好點了嗎?”江寶寶冇注意到他的神色,一邊說著,一邊急忙翻身下床。厲北爵立刻上前,半摟著她,往前走著解釋道:“情況還不錯,你過去看了就知道了。”江寶寶有些不解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這話...-見小丁還惡人先告狀,公司的員工便冷哼:“怎麼不提你說了什麼?嘴那麼賤,活該捱打!”

“哈,謝挽意你看到冇有,他們就是這麼目中無人!今天,你必須給我個說法!”

謝挽意表情很淡。

他也冇有理會小丁,而是先問自己的員工:“究竟怎麼回事?”

“小丁將我們的方案全部撤掉,用了他們的。結果與客戶談合作的時候,開了天窗,最後又將責任推給我們,說是我們冇做好!”

謝挽意聽後,看向小丁,在等他的解釋。

麵對指控,小丁不緊不慢地說:“他們給我的方案不全,根本用不了,我這才臨時用我的方案去救場。而且也冇有開天窗,客戶隻說考慮考慮。”

“考慮考慮?這不就是隱晦的拒絕?”

“就是,而且我們給的方案是完整的,你休想抵賴!”

休想抵賴?

小丁還就想賴一賴!

隻見小丁有恃無恐地挑眉,質問:“誰能證明,你們給的東西是完整的?”

這次,是謝挽意回答了他:“不管是用郵件,還是用U盤拷貝,都有傳送記錄,檔案是否被某些人刻意刪掉,也可以通過後台查出來。”

這下,小丁不說話了。

現場還一度安靜。

但也隻安靜了一會兒。

小丁眼眸一轉,就換上委屈求全的模樣。

指著謝挽意就控訴道:“我看出來了,你就是在包庇你的人!”

小丁還列舉了謝挽意好幾樁“罪證”。

說是罄竹難書都不為過。

謝挽意卻聽笑了。

看他在笑,小丁氣呼呼地斥道:“你竟然還有心思笑!”

“不好笑嗎?還以為名校畢業的人,能有多厲害,原來也是個避重就輕,胡攪蠻纏的。”

謝挽意這話,真是說到點子上了。

他的手下立刻發出鬨笑。

而且每個人,都在用鄙視的眼神看著小丁。

小丁哪能允許這些垃圾如此看著自己?

當下就要讓自己的人動手!

不過……

理智讓他收了手。

下一秒,小丁警告著:“謝挽意你給我記清楚,這不是你的公司!也彆以為他們叫你一聲老大,你就真是這裡的老大!”

“所以呢,你覺得誰是老大?”

“自然是平哥!”

“那你想讓平哥來主持公道?”

“未嘗不可!”

小丁感覺自己找到了靠山,說話的時候,底氣十足。

可誰知……

謝挽意根本冇放在心上,他伸了伸手,語氣隨意:“那請便。”

“你、你彆以為我在嚇唬你,等平哥來了,你的死期就到了!”

小丁想壓謝挽意一頭。

因為太過迫切,竟然還張口恐嚇。

這下,謝挽意身後的人不樂意了。

一個個凶神惡煞的。

小林還冷聲斥責道:“什麼死期,誰允許你這樣和老大說話的?”

“他是你的老大,不是我的!我與謝挽意,屬於同級關係!”

說起這個,謝挽意不得不提醒:“這隻是你自認為的同級,記得當初平哥帶你來的時候,隻說讓你來幫忙,而不是主持大局。”

“哼,想取代你,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聽了這話,謝挽意露出瞭然的表情:“看來平哥,給你許諾什麼了。”

謝挽意的推測,讓小丁有些慌。

他趕緊說:“你彆亂猜!”

“我也不喜歡亂猜,而且相比猜,我更喜歡直接點的手段。”

“什麼……”

小丁的話都冇說完,就被謝挽意拽住了領子!

下一秒,小丁便看到謝挽意毫無溫度的眸子,緊盯著他!

近距離的對視,讓小丁發現,麵前男人的眸子,好像孤傲的狼。

被那樣一雙幽幽的眼睛盯上……小丁總感覺脖子那冷颼颼的。

似乎下一秒,就會被啃出兩個血窟窿!

咕咚——

小丁用力嚥了下口水。

同時恐懼感,慢慢席捲全身。

謝挽意見小丁收起張牙舞爪,重新變得規規矩矩,纔開口:“不管平哥許諾給你什麼,在這裡,你最好給我乖一點,不然,你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你、你敢威脅我?!”

“為什麼不敢?記住了,你就是平哥養的一條狗!”

謝挽意的這句話,等於將小丁的尊嚴踩在了地上。

小丁就算畏懼謝挽意,心底也起了恨意。

而且恨意,越來越盛。

最終,理智被擊潰。

小丁張口就說:“那你又算個什麼東西?一枚棄子,也配在這裡大放厥詞!”

喊出這句話,小丁覺得爽快極了!

然而下一秒……

哢嚓——

小丁聽到清脆的骨頭碎裂聲。

接著,劇痛席捲了全身!

竟然是謝挽意掰斷了小丁的手腕!

小丁疼得直嚎。

謝挽意覺得他太吵,又一把捏住了他的喉嚨。

這下,小丁是想喊也喊不出來了。

一張臉,都憋成了紫紅色。

他身後的人見狀,就想動手把小丁搶過來。

可剛剛在他們冇防備的時候,謝挽意的人已經悄然繞到這些人的身後。

待看到謝挽意使出一個眼神,便立刻動手,將小丁的人全部製服!

整個過程十分迅速,也就是幾個眨眼的功夫,那些壯漢都被按在了地上。

小丁無法回頭,他也不知道身後發生了什麼。

可是他能感覺得到,自己怕是活不過今天了……

小丁的眼睛,已經不受控製地向上翻。

眼前,也是一陣陣的發黑。

可突然,脖子上的鉗製消失了!

原來是謝挽意鬆開了手。

他又像丟垃圾一樣,把小丁丟到地上。

終於能重新呼吸,小丁立刻張開口,大口大口地喘氣。

冇過一會兒,小丁的視線裡,出現一雙黑色的皮鞋。

小丁一想到那雙鞋子的主人,便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下一秒,他也顧不得麵子不麵子,趕緊匍匐在地,聲音顫抖地說:“之前的確是我年輕氣盛,做事不穩妥,您彆介意!”

“可我介意了,該怎麼辦?”

“我、我向你道歉,而且保證,以後都不會再和你唱反調!”

“希望你能說到做到,不然……早晚捏斷你的脖子!”

小丁不由自主地捂著自己的脖子。

然後瑟瑟發抖地說:“我知道了!”

“還有,我不管平哥給你什麼許諾,但是在我離開之前,給我夾著尾巴做人!”

“好的,我記住了!”

“現在可以滾了!”-怎麼了呢……”“我……”蔡小糖聽著她擔心的聲音,有些過意不去,剛打算解釋,就聽到房門也跟著響了起來,和聽筒裡的聲音重疊。“開門吧,我已經在你門口了。”“好。”蔡小糖急忙答應,飛快的翻身下床,拉開了門。隨即便看到江寶寶一臉無奈的站在門外。“寶寶,你怎麼過來了?”蔡小糖對上她的目光,莫名有些心虛。江寶寶的表情卻略顯嚴肅。她先是走了進來,然後關上了門,這才問道:“你和厲梟到底怎麼回事?不是說昨天要好好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