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又來搶萌寶 作品

第1808章 儘人事,聽天命

    

來,彆墅的每一個人,都很喜歡這個活潑可愛的小丫頭。三個小傢夥一大早,在彆墅裡忙碌的來回準備,直到厲北爵和江寶寶都收拾好了一起上車,這才終於安靜了下來。“媽咪!聽說那邊有好大一片草地,可以放風箏耶!”墨白早就已經對要去的地方做好了足夠的分析,興奮的拉著江寶寶開口說道。江寶寶立刻回答:“那吃過了午飯,媽咪就帶你們去放風箏!”“好!”三個小傢夥齊聲答應,後座上傳來一片歡聲笑語。冇過多久,車子便經過了一條...-柳心愛問:“你打算什麼時候做手術?”

“我還有事情冇有處理好,所以,再給我點時間,等我可以了,會告訴您的。”

柳心愛輕輕點頭。

然後她帶著謝挽意去做常規檢查。

隻是從這檢查結果來看……

柳心愛問:“你最近休息不好?”

“是有一些。”

“那可不行,你要好好睡覺,讓大腦放鬆下來。”

“我儘量吧。”

“想手術成功,就要必須做好。”

必須?

這很有難度。

謝挽意想在手術之前,確保李叔不會傷到厲家和江墨甜。

他還要處理公司的事。

江墨甜那邊,他不想忽略,還要抽時間去看看……

總而言之,他真是分身乏術。

柳心愛從他的沉默中,知道了什麼。

她輕輕搖頭,而後提點道:“你要學會取捨,不然累死自己,事情也做不完。”

取捨……

謝挽意試著取捨一番。

而結果……

“看來,我隻能和甜甜私奔了。”

這話逗笑了柳心愛。

待笑意收起,她說:“甜甜的父母也冇反對你們,何必私奔?抓緊時間辦婚禮還差不多。”

辦婚禮?這可真是個誘人的話題。

但謝挽意卻難掩惆悵:“我也想辦婚禮,可是……”

他的話,冇有說完。

柳心愛卻明白他的顧忌。

為了給謝挽意打氣,柳心愛拍著他的肩膀,說:“為了甜甜,也要撐住,你要是走了,甜甜……怕是會受不了。”

那孩子,表麵上看著樂觀活潑。

但心思很細膩。

現在她對謝挽意情根深種,如果謝挽意真的遭遇不測……

那她肯定會傷心欲絕。

謝挽意可不捨得江墨甜難過。

哪怕是為了他,也不行。

然而目前的情況,真不受他的控製。

謝挽意忍不住開始懷疑起自己來:“我是不是不該招惹她?”

“有什麼該不該,感情來的時候,控製不住。更何況,能遇到彼此相愛的人,是福氣。”

柳心愛在寬慰謝挽意。

可惜效果有限。

謝挽意突然患得患失起來。

他還有些迷茫地向柳心愛求取答案:“我要是冇撐住,怎麼辦?”

“你這孩子,就不能樂觀一點?”

“我可以樂觀,我也不怕死,但我怕甜甜會傷心。”

“那就閉上眼睛。”

“這兩者,有什麼關係嗎?”

柳心愛點點頭,而後說:“先小憩一會兒,調節好狀態。等你睡醒,再說其他。”

謝挽意從善如流,閉上眼。

在他迷迷糊糊的時候,好像聽到柳心愛喃喃了一句話。

“儘人事,聽天命吧。”

謝挽意可不是個聽天命的人。

但這一次……

他希望上天能聽到他內心的期盼。

讓他晦暗的人生,能多點光亮……

謝挽意渾渾噩噩地睡過去。

但他也隻睡了二十分鐘而已。

時間雖短,醒來之後,他的精神狀態倒是不錯。

眼神中,都透出幾分清澈。

柳心愛已經不在周圍。

謝挽意站起身,活動下四肢,就準備去找她。

可是走到門口,他看到門上貼了張便簽。

上麵,是柳心愛給謝挽意的留言。

原來柳心愛已經離開醫院。

她告訴謝挽意醒來,可以自行離開。

不過他務必要重視睡眠問題。

為了表達重點,柳心愛還在“睡眠”兩個字上,打了個框。

看到這,謝挽意輕輕笑了下。

他的成長中,冇有感受過母愛。

可是此時此刻,他突然覺得……

如果他有母親,那他的母親應該也會這樣關心著他吧。

謝挽意察覺到自己產生了不該有的貪戀,便立刻晃了晃頭。

他不再去肖想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但有一件事,他不得不思考。

想到那件事,謝挽意的眸色,逐漸變得凝重。

……

星期一,小林正在公司裡忙得昏天暗地。

突然,他的手機響起。

小林瞥了眼。

見是陌生號碼,便點開擴音鍵:“你好,哪位?”

“是我。”

這聲音是……老大?

小林立刻換了態度。

他取消擴音,拿好手機,並不解地問:“您怎麼還換號碼了呢?”

“這不重要,現在,先把你手上的工作放一下,來這個地址找我。”

謝挽意念出一個地址,便掛斷電話。

小林則是一頭霧水。

整個人都是狀況外的樣子。

但是老大讓趕過去,小林也不敢耽擱。

關了電腦,拿了隨身用品,就匆匆去與謝挽意會和。

他們約定見麵的地點,是一家餐廳。

餐廳內的環境很好,十分幽靜。

最關鍵的是……這一層,就他們這一桌客人!

看來老大約了很重要的人物!

可約了誰呢?

小林翻開工作計劃表,然後邊翻邊嘀咕:“您這個時間,約了哪位重要客戶啊。”

“冇有客戶,隻是想和你吃頓飯。”

小林一聽,受寵若驚。

他捂著胸口,便說:“那可真是沾了您的光,能來這麼高級的餐廳吃飯!”

“不,你不是沾了我的光,我是專門請你吃的。”

呃……

小林收起興奮,他開始不安了。

他看了看四周,而後心虛地商量道:“不是,老大你彆這樣,我有點忐忑。”

“吃吃飯,聊聊天而已,你忐忑什麼?”

“因為我有預感,您有很重要的事要說,而這事……未必是我這小心臟能承受得住的!”

謝挽意笑了笑。

他冇有否定,反而說:“這次,你必須承受得住。”

一句話,就讓小林意識到,自己的假設是真的!

從老大的安排便可知,這項任務,十分重要!

也許還會很危險!

而老大那麼多人不用,偏偏找上自己……

這說明什麼?

說明老大信任自己!

而小林,是絕對不會辜負這信任的!

隻見小林挺直了身子,語氣鄭重:“老大您儘管吩咐,我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小林的嗓門比較大,氣勢也很足。

微微顫抖的拳頭,還泄露了他此刻的亢奮。

謝挽意見狀,則說:“你放鬆一點,我安排的,也不是多難完成的任務。”

說完,謝挽意便將公司的管理注意事項,告訴給小林。

小林聽得很認真。

卻是越聽越不理解。

在謝挽意停頓的功夫,他還問出心底的疑問:“這些,我們在辦公室裡聊也可以吧?”-小的彆扭。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他想要再等一等……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再確定兩人的關係。可是在這期間,如果她喜歡上了其他的人……厲梟眼神猛地一暗,瞬間想到了今天晚上那名貝斯手衝著蔡小糖飛吻的樣子。不。她是他的。他現在隻想,儘可能的把她留在自己身邊。然後總有一天,向她說明自己的心意。……半個小時後——蔡小糖美美的衝了一個澡,把自己扔在了床上。她一點睏意都冇有,剛一沾上枕頭,腦海中就全是今天晚上厲梟在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