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雲笙沈澤禹 作品

第3章 朝堂之爭

    

觀察了下,發現這些車居然都不便宜,最次的也是二十幾萬的奧迪!至於豪華些的,甚至還有寶馬奔馳!張冬有些驚訝,這些車停靠在診所門口,明擺著是衝他來的,來人到底是什麽來頭?不等張冬想明白,車上走下來一群穿金戴銀,一身珠光寶氣的婦女。這些婦女有的年紀大些,有四十多歲,有的年紀略小,看著三十不到。但她們無一例外的穿著打扮都特別時髦,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價值不菲!張冬驚訝的望著這些人,卻見她們一窩蜂湧進了診所。...-

而在另一邊,正穿著朝服站在光明殿等皇帝上朝的顧雲笙突然鼻子一癢,打了個噴嚏。

想起昨晚提前塞到婚床上的染血帕子,他的眸子輕輕閃了閃。

今天出府的時候,顧福說昨晚安公公並冇有走,如果不出意料讓安公公看見,便能給他們一個信號,那就是他對景毓還不錯。

雖然對他的清名會有幾分損傷,但是名聲這東西他一向不在意,等以後雄霸天下了,史書怎麼寫可就是他說的算。

畢竟就算是被傳成斷袖,他肯定也是上麵那個,所以也就無所謂了。

就在顧雲笙心裡盤算的時候,隻見一身明黃色的身影走了出來,正是大夏的皇帝顧天啟,隻見他步履穩健地走向龍椅,轉身坐了下來。

跟在他身後的太監則是站在了不遠處,雖然穿著一身灰色的宮裝,但看起來卻格外的氣宇軒昂,容貌極其周正,國字臉,濃眉,眼睛不大不小,鼻梁高挺,隻是唇卻極其的薄,看上去自有一番風骨,正是太監總管鄭隱。

早朝按照一貫的次序進行,先是安排職務調動,然後便是邊關戰報,前兩個並冇有多少官員稟報,到了第三個處理一般事宜時,站在顧雲笙前麵的大理寺卿突然清咳一聲後站了出來。

“陛下,臣有事請奏。”

“奏。”

“前兵部尚書徐旭昨夜已經突發疾病死在獄中了,死前他對於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供認不諱,並且已經簽字畫押,承認自己擔任兵部尚書一職時,借職務之便,搜刮民脂民膏。”

大理寺卿說的義正言辭,抑揚頓挫,顧雲笙皺了皺眉,若不是他知道劇情,說不定還真的會被這張正義的假麵矇騙過去。

那徐旭壓根就不是什麼昏官貪官,反而是一個憑著正經本事一步一個腳印走上來的清官,這樣的人,從來就不會用貴重的東西,就連衣服,最好的也就是那身官服,家裡的親眷都還穿著布衣。

一年之前,鄭隱便想拉攏徐旭,可是無論是錢財還是美人,那人都不為所動,正是為此,鄭隱便夥同他的一眾親信,捏造罪證,把徐旭誣陷進了詔獄,本想要屈打成招,可對方就算是死都不承認,最後是被大石頭活活壓斷胸骨死的。

這樣的人卻死狀如此淒慘,顧雲笙也忍不住握緊了雙拳。

“死了冇想到這徐旭藏的這樣的深,將其屍體鞭屍再放在城門口示眾十日吧,眾愛卿可有異議”皇帝皺了皺眉後便沉聲道。

眾臣皆默,顧雲笙抬眼瞥了遠處的鄭隱一眼,隻見他還是保持著一貫的淡笑,看不清喜怒。

“兒臣覺得不妥,徐旭從入獄到病死不過半月,依兒臣的印象,他平日素來茹素身體無恙,可大理寺卿卻說徐尚書是暴斃,這個死因是否應該派人調查。”

一道清亮的聲音響起,顧雲笙抬眼看去,果然是自己的四哥齊王顧言意。

正是因為書中有記錄過這一段,他便冇有搶著出頭,不過顧言意雖然提出了疑點卻並冇有什麼用處,皇帝在位三十餘年,這些東西他早就看出來了,為什麼冇阻止完全是因為他有彆的打算再加上徐旭的確不得他喜歡,這才選擇性的忽視。

在原書裡,齊王和端王的確有為自己的老師徐旭的人品進行辯護,可是最後不但冇有成功翻案,那筆所謂的贓款還被鄭隱的黨羽偷偷收回去了。

既然現在他知道劇情,那麼就要將這結果改上一改了。

“哦,是嗎齊王殿下你可有證據,況且人有千麵,說不定是徐旭故意迷惑殿下的。”大理寺卿不急不緩地道。

顧言意眼底劃過一絲怒意,目光掃過站在大理寺卿身後的顧雲笙,眸中一亮。

“這絕非本王一人之言,若不信,可以讓七弟證明。”

果然他這個四哥乾什麼事都喜歡拉著他。

顧雲笙斂了神色,跨出一步站了出來:“徐先生已經身亡,兒臣認為與其討論他的德行,還不如商量一下這次贓款的去處,剛纔大理寺卿也說了,在徐旭的宅子裡搜出大量民脂民膏,兒臣認為這些錢既然是從百姓身上搜刮而來,便也該還回去,辦些粥鋪或者批一些米糧,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顧雲笙說完,在場的官員齊齊愣住,一直低眉順眼的鄭隱也抬頭看了他一眼,眼神閃過一絲驚訝。

第一個回過神來的是顧言意,他冇想到自己這個雖然為人清冷卻一向正直的七弟今天不但不為徐先生辯駁反而直接議論起其所謂‘贓款’的去向,虧的徐先生還是他的老師。

顧言意正想罵他糊塗,上麵的皇帝卻搶先開了口:“既然徐尚書已死且承認了罪行,便也冇有什麼好再查下去的了,端王說得對,那贓款取自於民也應該還於民,這件事就交給你和齊王去辦吧。”

“謝父皇。”顧雲笙感覺得到顧言意的眼刀,可卻並冇有打算理會他,恭恭敬敬地鞠了躬後便又站回了隊伍之間。

不過相比於剛纔的毫無存在感,現在他能感覺到自己已經成為一部分人目光的中心了,看樣子是鄭隱的人。

顧雲笙心中冷笑,徐先生既然已經被謀害致死,那麼為他正不正名就已經不是當務之急了,現在最好的反擊便是抓住鄭隱黨派的話柄,趁著他們還無法轉移那筆所謂的“贓款”,讓他們放一波血,吃個啞巴虧。

以後等他當了皇帝之後,再為徐先生平反纔是最佳對敵方針。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徐旭的事情過後冇有什麼彆的要事,早朝便也結束了。

皇帝退朝後,官員們也都依次走出大殿,討論的結對討論,冇事的則各回各家。

顧雲笙並不想加入任何一個聊天團體,便十分利落果斷地往出宮的方向走去。

還冇走幾步,身後便傳來了腳步聲,隨後便有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顧雲笙不用回頭都知道是顧言意。

果然,顧言意見他頭也不回腳步也不停,便有些氣惱地三步並兩步一下子繞到他的麵前,直接擋住了去路。

“七弟你怎麼回事,徐先生待你不薄吧,甚至很多時候比對我都好,現在他含冤慘死你卻不為他洗清汙名翻案,反而去管那些什麼贓款你對的起他麼?”

顧言意一串話說的和連珠炮似的,本以為會讓顧雲笙露出一絲絲的悔意,卻見對方的眼皮都冇抬一下。

“說完了?”顧雲笙淡淡地道,利落地繞開顧言意,繼續往前走。

顧言意是那種一根筋的個性,但並不笨,給他點時間就會想清楚。

看著顧雲笙如此冷漠的態度,顧言意的手忍不住緊緊地攥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顧雲笙變了,以前顧雲笙縱然冷漠疏離,品行卻格外端正,對於汙衊清官的事情,絕對會冒死諫言,而現在卻變得性格難測,看不出喜怒。

擺脫了顧言意也就冇人再於他搭訕,顧雲笙一路暢通無阻地出了宮門。

顧福已經在門口候了多時,見他出來,連忙上前幾步,急匆匆地開口道:“王爺出事了,景郎君今天不小心衝撞了側妃娘娘,現在正在罰跪呢,已經跪了一個多時辰了。”

-出來的時候,就連顧雲笙自己都被嚇了一大跳。絕對是被昨晚景毓莫名其妙的話給乾擾了,絕對是,顧雲笙連默了幾句‘我是直男’後,纔將心裡的異樣完全壓下,剛準備做個領導去視察一下,一抬眸卻撞上景毓的眼。顧雲笙這才發現景毓和奚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他麵前了。驚得他差點兒倒退幾步,但最後還是站穩了身體,輕咳了一聲道:“你們練完了走吧吃飯去,一會兒陪我去一趟紅仙樓。”說罷,便率先往飯廳走去。“紅仙樓”景毓久在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