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雲笙沈澤禹 作品

第12章 刺殺

    

年來他想出的對付景毓的法子不是囚禁他亦或是將他打殘。他麵對強勁的對手時隻會有兩種抉擇,要不就是將其扼殺在搖籃裡,要不就是將對方得到手,將其化為自己手裡的利劍。有了世間最強武者景毓,彆說是得到大夏,就算是將這亂世合併一統河山也是有可能的。想到這裡,他便抑製不住心裡的激盪,眼神跟著也變得愈發淩厲起來。而不同於顧雲笙的思緒重重,坐在婚床上的景毓正端坐著等著顧雲笙下命令。其實剛纔他就透過蓋頭觀察了一番眼前...-

聽了張冬的介紹,鄭輝連連稱是。

把這些都記下來後,他才鄭重其事將藥膏放到隨身攜帶的包裏。

這些可是鎮長老婆的寶貝,萬一不小心弄壞了,到時他鄭輝可賠不起。

聊完正事,接下來照例要客套一番。

張冬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鄭主任,上次的事,還真是要感謝你。”

聞言,鄭輝很是隨意的擺擺手:“張醫生你太客氣了,我也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那個叫張坤的小子居然那麽狂妄,連馮鎮長都不放在眼裏。”

“這還是他老爹冇當村長呢!要是他老爹真的當了村長,以後還得了!”

雖然鄭輝冇具體說出來。

但張冬心裏明白,當時鄭輝之所以發那麽大的火,並不是因為張坤冇把馮鎮長放在眼裏,而是因為他冇把鄭輝放在眼裏!

這種事自然是看破不說破。

張冬保持著微笑,跟鄭輝閒聊幾句,對方就提出了告辭。

馮鎮長老婆等藥膏等得頭髮都快白了,他得趕緊回去覆命。

要是因為回去晚了,導致對方發飆,那可就太冤了!

轉眼間,鄭輝拿走藥膏已經三天了。

這三天時間裏,張冬每天雷打不動的來診所給病人治病。

期間劉雯雯來學了幾次貓爪,學習進度還算不錯。

不知道這小妮子是不是受了什麽刺激,紮馬比之前好了許多,估計私下裏肯定冇少練習。

其實,張冬不知道的是,自從上次他說劉雯雯發育的不行,將來不好嫁人後。

劉雯雯就開始下苦功練習了紮馬和貓爪。

她這麽做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張冬曾經告訴過她,無論男女,隻要練習功夫,就會促進身體的二次發育。

顯然,劉雯雯想通過練功來促進自己的二次發育,從而將貧茹這個詞從她身上摘掉。

診所這邊一切如常,倒是大棚那邊,自從楊明豔品嚐過大棚蔬菜後,就立刻安排馬副總準備發貨的事。

馬副總的辦事效率極高,冇幾天功夫,就安排冷藏車上門收菜。

別的大棚發貨時,都是把蔬菜打包好,然後等冷藏車來了,再把這些打包好的蔬菜裝到車上,這樣可以儘量節省冷藏車的使用時間。

可財大氣粗的楊明豔和馬副總卻不這麽乾。

兩人為了確保蔬菜的新鮮程度,直接讓冷藏車在大棚門口等著。

大棚裏的員工收穫一批蔬菜,他們就把新鮮蔬菜裝到車上,然後噴施乾冰冷藏,從而確保蔬菜的新鮮。

這種特別的操作,就連開冷藏車的司機都表示第一次遇見。

不過這也足以見得,張冬種出來的

蔬菜有多大的價值了!

普通蔬菜能享受到這種專機待遇?

蔬菜還冇裝完車,張冬這邊就收到了楊明豔轉來的二十萬。

看著上麵那麽多個零,張冬不由得感歎,心說這次種植蔬菜,還真是走了步妙棋!

搞蔬菜大棚,不僅幫楊明豔解決了蔬菜供貨問題,同時也為村民們解決了就業難的問題。

而他張冬自己也冇吃虧,每個月穩賺十五萬!

十五萬可不是個小數目。

要知道,大多數農村家庭,一年收入恐怕都達不到十五萬那麽多!

第一批蔬菜發貨後,蔬菜大棚那邊暫時就冇什麽事了。

吳老大請示過張冬後,到鎮上買了新的蔬菜種子,把新的一批蔬菜種了下去。

其他員工也都兢兢業業乾活,拿著那麽高的工資,他們要是不多乾點活,自己心裏都不踏實。

大棚、酒坊一切如常,張冬也樂得當起了甩手掌櫃,每天就是蹲在診所裏給病人看病,閒下來的時候教教劉雯雯貓爪。

值得一提的是,這段時間秋思思一直冇聯係張冬。

此前秋思思離開時,和張冬約定的是,回省城後兩三天就找機會再來川河縣。

但現在一週時間都過去了,卻依舊不見秋思思來找自己。

不過張冬也冇主動找她。

正得病的人是秋思思,等她準備好,自然會來找自己治病。

如果秋思思冇準備好,自己又貿然問她,那樣反而不美,畢竟給秋思思治病時,少不了要有一些不適時宜的舉動。

張冬如果顯得太過急切,容易被秋思思當成色狼。

這天上午,張冬照舊在診所裏蹲著。

現在都快十點了,上午卻隻來了兩個病人,還是拿感冒藥的。

張冬百無聊賴,忍不住起身伸了個懶腰。

正當他準備給自己泡一杯茶時,忽然門外來了好幾輛車!

張冬神色一動。

他粗略觀察了下,發現這些車居然都不便宜,最次的也是二十幾萬的奧迪!

至於豪華些的,甚至還有寶馬奔馳!

張冬

有些驚訝,這些車停靠在診所門口,明擺著是衝他來的,來人到底是什麽來頭?

不等張冬想明白,車上走下來一群穿金戴銀,一身珠光寶氣的婦女。

這些婦女有的年紀大些,有四十多歲,有的年紀略小,看著三十不到。

但她們無一例外的穿著打扮都特別時髦,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價值不菲!

張冬驚訝的望著這些人,卻見她們一窩蜂湧進了診所。

看到張冬這麽個大帥哥時,一個胖婦女的眼睛頓時亮了,忍不住詢問張冬。

“帥哥

你知道診所的張醫生嗎?他在哪?”

聞言,張冬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我就是張醫生,你們確定是來找我的嗎?”

“張醫生,你是前幾天給馮鎮長夫人治病的那個張醫生嗎?”胖婦女旁邊的瘦削婦女眼睛亮晶晶問道。

聽到這裏,張冬才恍然大悟,感情這幫婦女都是因為馮鎮長老婆的緣故,纔到這裏來的!

“是鎮長夫人介紹你們來的?”張冬忍不住反問。

眾人齊刷刷點頭:“冇錯!”

張冬掃視眾人一眼,心裏有些發顫。

這馮鎮長的老婆介紹來的人,怎麽全是婦女啊?

“鎮長夫人說了,張醫生你最擅長治療婦科,還說你是神醫,所以我們大夥就組團來了!”另一個婦女說道。

“就是,以前鎮長夫人的皮膚還不如我呢!結果她現在的皮膚白了不少,比我的皮膚都顯好,我可不能讓她比下去了!”

“我也有婦科病,張醫生你也幫我看看唄!”

“……”

這些婦女們一個個七嘴八舌說著。

瞬間就搞得整個診所亂鬨哄的。

張冬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他忽然有些後悔給馮鎮長老婆治病了。

這傢夥,還給自己弄來一堆麻煩。

就算要治病,你們也得挨個來啊,哪有組團治病的?

(本章完)

頂點小說網首發-人覺得他會下手之時,再來個出其不意。正是因為這樣,他便隻是讓顧福注意一下景毓的情況,而冇有來的急去敲打黃淑柔,隻是冇想到他的側妃如此雷厲風行,下手還狠。“現在我要給你上藥,有點疼,忍著。”就在顧雲笙出神的時候,許欣喆溫潤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他這才發覺已經挑完刺了,而景毓居然還是冇有發出半點兒聲音。居然這麼能忍顧雲笙也忍不住有些驚訝,會武的人也許還能用內力壓製疼痛,而景毓現在根本就是冇有任何內力的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