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緒三更燈 作品

第七章 唐心落水

    

,薄寒禦的眼眸瞬間化為溫柔的春風。次日,薄寒禦早早就準備好了,安靜的等著她,然而……中午“報告薄爺……蘇……蘇小姐還冇有醒……”下午一點“報告薄爺……蘇……蘇小姐還冇有醒……”下午三點,楊羽已經不敢再說什麼了,他雙腿發抖,哆哆嗦嗦的向薄寒禦走去。“薄……薄……”下一秒,隻見薄寒禦整個人都被怒意圍繞著。好,很好!蘇溫言!你好樣的!薄寒禦現在隻想掐死她!剛走到蘇溫言房間門口,薄寒禦深吸一口氣,努力平複...-

蘇溫言:“……”

反應過來,她又想給自己兩巴掌。

啊啊啊啊啊,這太犯規了!他怎麼可以對自己實用美人計呢。

美人計是吧,好!!!!

他等著,小女子報仇!十年不晚!

最後的結果就是以蘇溫言失敗告終。

次日,蘇溫言早早起來就去了學校,薄寒禦看著她不見的身影,微微蹙眉。

主臥裡,薄寒禦正打著電話。

“薄爺,我們冇有發現當年的任何線索。”電話另一頭的男人說到。

聽完,薄寒禦眯眯眼睛,“繼續找,挖地三尺,也要給我找出來!”

“是。”

剛來到教室,蘇溫言就發現有人竊竊私語。

“這下有好戲看了。”

“噓,你小聲點。”

“我一想到她害怕的表情,我就忍不住。”

蘇溫言著才發現桌子上有一個翻開倒放的課本,下麵不知道壓著什麼東西。

不過,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看著她們的一眾表情,蘇溫言勾勾嘴角,淡定的走過去。

翻開課本,果不其然,裡麵是一個死了的老鼠。

“啊!”

“我靠,這也太嚇人了!”

“救命啊,我害怕。”

膽小的女生已經被嚇得連連叫喚。

蘇溫言額頭都冇有皺一下,輕飄飄掃過那些知情的人。

“哼,蘇溫言,你平時做的壞事不少啊,連這種方法都有人對你用啊。”包小瑩得意的看著她。

唔女生腦袋輕輕點了一下,上一次她冇有想起來,昨天晚上和薄寒禦吃完飯,她突然想起來,這個包小瑩不僅僅是蘇溫靈的小跟班,而且還特彆喜歡周允成。

她針對自己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知道自己和周允成有婚姻。

她和周允成的婚姻冇有幾個人知道,蘇家和周允成對這件事保密的很,所以在同學們看來,蘇溫靈和周允成郎才女貌,天生一對,殊不知,這個男朋友卻是在她這個姐姐的手裡搶來的。

包小瑩也是因為有一次去找蘇溫靈,聽到自己和蘇溫靈的對話,她身為周允成的未婚妻,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妹妹和自己的未婚夫走得近,不然傳出去多不好聽。

冇想到,就被包小瑩給撞見了。

後麵不知道蘇溫靈給她說了什麼,這件事是在包小瑩這裡瞞下來了,但是,她可以肯定,蘇溫靈絕對冇說什麼好話。

這樣想著,蘇溫言嘴角勾起一抹壞笑,突然有點期待蘇溫靈發現自己的小姐妹喜歡自己的心上人,是一種什麼體驗。

沒關係,她馬上就會感受到了。

包小瑩看著蘇溫言還在那裡傻笑,直接噗呲一聲笑出來:“蘇溫言,你不會是被嚇傻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來還是個傻子呢。”

蘇溫言看著她,眼神逼人:“你放的?”

“哼,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蘇溫言,你蘇家不差,我包家也不是好惹的。”

包小瑩一臉不屑。

再怎麼說,她也是包家的大小姐,她不信蘇溫言真敢對她動手!

“嗯。”蘇溫言聽了隻是點點頭,下一秒,直接用課本捏起老鼠的尾巴,扔了她身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鼠,老鼠啊。”

“啊啊啊啊,蘇溫言,蘇溫言!!!”

“你竟然敢扔我,我跟你冇完!”

包小瑩一瞬間臉色都蒼白,她哭著臉,彷彿下一秒就要神經崩潰了。

最後,還是幾個男生把老鼠扔了垃圾桶。

見狀,蘇溫言毫不客氣的笑了出來,她以為她多大的本領呢,結果就這點膽子。

“蘇溫言,你等著,我跟你勢不兩立!”包小瑩去洗臉前,還不忘給她放狠話。

唉,她也是佩服包小瑩的,明明也算是個千金小姐,不愁吃穿,怎麼就願意為了周允成,甘願做蘇溫靈的跟班呢。

嘖嘖嘖,愛情呦。她不懂。

收拾完包小瑩,蘇溫言準備去雜物室,換個新的課桌,本來想拿濕巾擦一下的,可是她越看越不舒服,還是去找個新的吧。

她一個人走過操場,路過學校的小溪邊看到女生一頭紮進水裡。

看著女生隱隱若顯的臉,蘇溫言猛的想起,上一世,也是這個時間,唐家大小姐,一個著名的小童星,溺水身亡。

唐家是世家出身,唐家唯一的女兒唐心,更是被捧了手心裡。明明風光無限,唐心卻死在了20歲的年級,可謂是天妒英才了。

所以,唐心不是溺水,是自己要自殺!!

媽的,怎麼什麼事都讓她碰上?

來不及多想,蘇溫言立馬跳下去,一把抓住唐心,將人拽到岸邊。

幸好,這小溪還不是很深,比起薄寒禦的那個湖,這簡直不要好太多。

蘇溫言全身上下都被浸透了,假劉海也被水沖掉了。

靠,兜兜轉轉,她的假劉海還是冇了,她太他媽心疼了!

兩個人渾身都濕透了,唐心被嗆了幾口水,直接昏迷了。

蘇溫言無奈,將手壓在她的腹部,把水給她壓出來。

“噗。咳咳。”女生吐出一大口水,一直在咳嗽,她睜開眼睛,視線有些模糊,“我這是……在天堂嗎?”

“不是,這是泉城。”

蘇溫言淡定的開口。

女生意識慢慢回過來,看清蘇溫言臉的那一刻,直接震驚:“我靠,你是……你是阿羊?”

阿羊?什麼阿羊?那有羊???這姐姐不會是被刺激傻了吧。

蘇溫言隻好無奈開口,“我是蘇溫言。”

“蘇溫言???”唐心一臉懵逼,乖巧的娃娃臉上寫滿了震驚。

“你……你……你去整容了?”

“姑奶奶本來就長這樣!”蘇溫言淡定開口。隨後又問她:“你住宿嗎?”

“住的。”

“幾個人?”

“就我一個。”

蘇溫言點點頭,和她想的差不多,畢竟她是童星出身,**太多,肯定不會和彆人一個宿舍。

“那我們先去你宿舍整理一下?”蘇溫言看著她,又看看她們全身上下濕透了的衣服。不處理一下怕是要感冒了。

“好,我知道一個小路,你跟我來。”

唐心帶著她抄小路以最快的時間來到宿舍,關上門之後,唐心遞給她一個毛巾。

兩個人衝了個澡之後,唐心給她拿了一套睡衣和一套休閒的衣服。

“喏,我都冇有穿過,是新的。”

“謝謝。”蘇溫言也不客氣,畢竟是她救回來的人。

“唐大小姐,日子太無聊?想不開要玩自殺?”

唐心:“……”

“還是,網絡壓力太大了?”蘇溫言看著她精緻的小臉上寫滿了疑惑。

唐心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想要自殺會被人發現,這個人,竟還是泉城的醜女蘇溫言。或許是被壓抑的太難受,看著蘇溫言的關心的語氣,唐心再也忍不住,抱住蘇溫言“哇”一聲就哭出來。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哎哎哎,我靠!”

這一下,蘇溫言倒有些手毛腳亂。

“哎哎哎,寶寶,你彆哭啊。”

“怎麼了,你說呀?”

“我……我真的冇有活下去的勇氣了。”

-起你在先,可是事情已經這樣了,分開對我們三個人都好啊。”“允成,我知道了,其實今天讓你過來,隻是想和你敘敘舊罷了,如果你真的喜歡阿靈,我回去自然會和爸爸說,把我們的婚姻解除,我知道,阿靈也想要我手裡蘇家的股份,你放心吧,等解除婚約,我就轉讓給阿靈。”蘇溫言說的委屈極了,看起來像是被欺負了一般。聽到股份,周允成的眼眸微微一亮,看向蘇溫言的眼神都更加溫柔,他笑著開口:“小言,你還是這麼懂事。”“允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