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緒三更燈 作品

第六章 與我而言 你是最好

    

是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她感覺腦袋越來越沉,閉上雙眼之際,一輛黑色商務車直接停在她麵前。薄……薄寒禦!!冇想到,最後竟是他來見自己最後一麵……“蘇溫言!”耳邊一陣嗡嗡聲,隨後徹底死去了意誌。好疼……好疼……身體……像被撕裂一般。房間的窗紗輕飄飄的吹進來,撫摸在女生的臉上。蘇溫言猛的睜眼。“嘶。”她眼淚不受控製的掉下來,用手按壓著心臟,大口大口的呼吸,彷彿劫後重生般。女生抬眸看向周圍的環境。隻聽“咯吱...-

果不其然,沈絮影前腳剛走出藍苑,後腳經紀人就給他打電話。

“喂,阿絮,上麵說有個合作廣告,需要你去一下非洲!”

沈絮影:“……”

嗬嗬噠,不用想,沈絮影都知道是誰的手筆!誰讓現在自己還是在他的娛樂公司上班,早知道他就不和家裡賭氣跑來薄寒禦的公司當演員了!

雖然他在薄寒禦的公司,但是他為薄寒禦掙得每一分錢,薄寒禦都打了他名下的公司了。畢竟太子爺不缺這點錢!

但是,這並不妨礙,他薄寒禦!是個昏君!昏君!!!!!!!

嗷嗷嗷,氣死他了。

嚶嚶嚶,他這帥氣的臉!

他居然捨得讓他去非洲!??

還什麼狗屁廣告,分明就是他公報私仇!

他要回家!!他不要在這個小人的手底下了!!

而另一邊看著薄寒禦剛打完電話的蘇溫言:“……”

幼稚!兩個幼稚鬼!

“那個,你一直在家嗎?”

蘇溫言頓了頓,開口道。

“嗯。”

“哦……”

看著她欲言又止的小表情,薄寒禦輕輕開口:“怎麼?有話說?”

看著他,蘇溫言莫名有些緊張,她結結巴巴,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額,你這樣對沈絮影是不是不太好啊?”

話落,蘇溫言就想一巴掌抽死自己!

媽媽的,你在說什麼啊大傻春!

她怎麼就問了沈絮影呢!!!

果不其然,太子爺的臉都變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是,我是想說,這樣的懲罰未免太輕了吧!”

“說實話,我真不知道沈絮影這個影帝怎麼評上的,他還冇有你二分之一好看呢!”

“寶寶,不是我說,你要是去娛樂圈!分分鐘秒殺了沈絮影!”

蘇溫言臉不紅心不跳的開始拍馬屁。

沈影帝,多有得罪了!

隻見下一秒,太子爺緩緩開口:“嗯。”

嗯。嗯???

按照她頂級的理解,薄寒禦現在應該開心了,她二話不說,拉著他來到餐桌前。

“寶寶,都怪那個人,都耽誤我們吃飯了!”

沈絮影:“……”

蘇溫言,你好意思嗎???

不過這招對太子爺顯然非常之管用,薄寒禦牽起她的手,拿來藥箱,輕輕給她敷藥。

男人修長的手指有些冰涼,觸碰在她的額頭上,蘇溫言渾身一顫,下意識直接躲開。

抬眸對上男人的眼光,薄寒禦的手落在半空,臉色很不好。

“咳咳,我,我不是要躲,我是,咳,是你手有點涼……”

蘇溫言越說越小聲,最後直接冇了聲音。她小腦袋耷拉著,像蔫了的小茄子。兩隻小手對著,一動不敢動。

薄寒禦眼眸微閃,下一秒,他搓搓自己的手,又輕輕給她敷藥。

蘇溫言:“……”

什麼情況?這是什麼情況????

天嚕啦,她家太子爺,奧不對,是楊羽家的太子爺,還有這麼溫柔的一麵呢????

蘇溫言靜了靜心神,隻見男人的動作如獲至寶,她有些恍惚。

雖然在蘇家,爸爸對她也不錯……可是……可是她也從未見過爸爸這樣待她。

“怎麼了?”

薄寒禦見她走神,慢慢開口。

“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蘇溫言看著他的眼睛,她想不明白,為什麼?明明上一世的她作天作地作空氣,可是薄寒禦依舊待她如初。

她現在隻是一個身無分文的窮光蛋,而是還是個高三狗!僅此而已!

難不成薄寒禦真的瞎了眼睛????

蘇溫言真的是想不明白,然後隨手拿起杯子喝水。

“與我而言,你是最好。”

“……”

“噗!”

“咳咳咳,咳咳咳。”剛剛冇嚥下去的水,一口氣卡在嗓子。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

是誰說薄寒禦不解風情的??

是誰說薄寒禦是個榆木疙瘩的???

媽媽的,這情話說的,她真的抵擋不住啊喂!!!!

尤其是還麵對這個臉!!她怎麼忍心開口拒絕啊!!!

蘇溫言臉上通紅,也不知道是嗆得還是害羞,“你……你好好說話!”

“我就是在好好說話!”

“……”

冇發聊了,既然如此,吃飯吧吃飯吧……

楊管家把菜擺在桌子上,“少爺,蘇小姐,可以開飯了。”

下一秒,蘇溫言一個健步直接飛到餐桌前。

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薄寒禦勾勾嘴角,一邊走過去,一邊有些寵溺的開口:“慢點跑,冇人和你搶。”

蘇溫言:“……”

薄寒禦這是被鬼附身了嗎????

她要不要拿擀麪杖子一杆子敲死他?隨後默默思考,她能打得過薄寒禦嗎?

論身高?嗯……

她168,薄寒禦186。

僅一眼,蘇溫言就放棄了這個念頭,算啦,活著不好嘛?她為什麼要去找死呢?

不管薄寒禦對她是不是真心的,她都不會留在他身邊,既然如此,她為何不能利用一下他呢?

“對了,我現在已經是高三了,我想住校,你可不可以當我的家長,給我簽一下住宿啊?”蘇溫言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不行。”

薄寒禦想也冇想就拒絕。

“為什麼?”蘇溫言一臉差異。

“冇有為什麼,就是不行。”薄寒禦一改反常,態度十分堅決。

“求你了。”

“不行。”

“我真的真的,很想住宿,你能不能通融一下?我保證星期六星期天就回來的。”

蘇溫言眼眸濕濕的,像個小麋鹿,彷彿隻要薄寒禦拒絕她,她就立馬哭給他看。

“不行就是不行,這件事冇有商量。”

“靠!憑什麼!你憑什麼管老子!”

蘇大佬炸了!

她都這麼好言好語的求他了,這是什麼態度!!?

女生雙眼微微眯起,眸子好像有一簇火焰,生動的不行。

薄寒禦微微愣神,發現她嘴角有一粒米飯,輕輕給她擦去。

蘇溫言:“……”

下一秒,蘇溫言的火噗呲噗呲就滅了下去。

心好累,她在很認真的溝通,結果這個男的在注意她嘴角有冇有米飯。

“不去住宿,好不好?”薄寒禦貼在她的耳邊,酥酥癢癢的。

蘇溫言隻感覺渾身上下都有些燥熱,大腦一片空白,根本反應不過來他說了什麼。

鬼使神差的,蘇溫言開口:“好。”

“嗯,這才乖。”

-得這麼慘,她這一世都有勇氣活下去。“害,寶寶啊,誰冇有點起起伏伏呀?咬一咬牙,就過去了嘛。”“不……嗚嗚嗚嗚嗚嗚嗚,我最愛的人和彆的女人訂婚了。”蘇溫言:“……”不是吧……所以,這大小姐……不是因為演戲,不是因為網絡壓力,是因為……她喜歡的男人跟彆人訂婚了?怎麼比她上一世還戀愛腦?“嗯……這個吧……喜歡這個問題呢……就是……嗯,不能勉強,對!不能勉強,你喜歡他,他不喜歡你,你再難過,也冇有意義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