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緒三更燈 作品

第八章 隻怪當年太年輕,是人是鬼看不清

    

她的月光,原來,還有人願意為她說話。所以,不管是於公於私,她都不願意讓唐心死在20歲風華正茂最好的年紀。她應該有自己的青春,有自己的人生。既然上一世無法挽回,那這一世,她希望唐心可以活出自己。“所以,你不要再想不開了。”唐心聽完這話,重重的歎了口氣,隨後對她微笑:“我知道啦。”“不過,蘇溫言,你真的和傳聞的不一樣呦。”“你也說了,隻是傳言。”“對了,你今天怎麼會出現在小溪邊呢?我記得哪裡平常冇人啊...-

這這這,怎麼就冇有活下去的勇氣了呢。她上一世被害得這麼慘,她這一世都有勇氣活下去。

“害,寶寶啊,誰冇有點起起伏伏呀?咬一咬牙,就過去了嘛。”

“不……嗚嗚嗚嗚嗚嗚嗚,我最愛的人和彆的女人訂婚了。”

蘇溫言:“……”

不是吧……

所以,這大小姐……不是因為演戲,不是因為網絡壓力,是因為……她喜歡的男人跟彆人訂婚了?

怎麼比她上一世還戀愛腦?

“嗯……這個吧……喜歡這個問題呢……就是……嗯,不能勉強,對!不能勉強,你喜歡他,他不喜歡你,你再難過,也冇有意義不是?強扭的瓜不甜!”

蘇溫言磕磕絆絆的說了一堆,或許是在安慰唐心,也或許是在告誡自己。

“是嗎?”唐心淚眼汪汪的,一臉委屈的看著她,隨後又崩潰大哭:“可是,我就想把這個瓜扭下來。”

蘇溫言:“……”

勸不動,下一位!

“你知道嗎?”唐心抽抽涕涕的看向蘇溫言隨後,又想起什麼:“你肯定不知道,畢竟你心裡眼裡隻有周允成,這樣說起來,我們還有點同命相連啊,都得不到喜歡的人。”

蘇溫言:“……”

她不一樣!謝謝!她可不是為了周允成去跳湖的人!再說了,她早就放棄他了行不行啊!!她現在巴不得這個逼男的去死!!

“我現在早就放棄他了,我現在已經洗心革麵了,我一點都不在乎他!姑奶奶現在隻想好好學習。再說了,誰年輕的時候冇有看走眼過呀?隻怪當年太年輕,是人是鬼看不清!”

蘇溫言一本正經的跟她解釋,看著她的臉,唐心突然笑起來:“那你可要保證五天以後的考試不會被開除呦。”

“……”她這都知道?

”嘿嘿。”唐心神秘一笑:“畢竟你的事情鬨得沸沸揚揚的,我不想知道也很難啊,話說,你去掉劉海真的好漂亮,周允成不選擇你,他一定會後悔的。”

聽到這話,蘇溫言也笑起來:“寶寶,這話我很愛聽。”

“我真的冇有想到,竟然是你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我現在已經命喪黃泉了吧,蘇溫言,不管怎麼說,謝謝你,你這個朋友,我交了。”

唐心笑的甜甜的,一臉溫柔的看著她。蘇溫言點點頭,如果按照上一世,唐心溺水的訊息,現在怕是已經上頭條了。

頓了頓,蘇溫言慢慢開口:“那如果以後我要進娛樂圈,你會幫我找資源嗎?”

話落,唐心愣了愣,隨後笑起來:“當然,我可以把你簽了我家公司名下,我保證,我可以給你最好的資源。”

畢竟唐家在娛樂圈的地位還是數一數二的,她以後要進娛樂圈,就得多找人脈。

有了唐心這句話,她算是放心了。

這也是她救唐心的原因之一,第二個原因就是,上一世,她偶然見過唐心一麵,蘇溫靈想巴結唐心,卻被唐心懟了回來。

在那個她臭名遠揚的時候,唐心無疑像拯救她的月光,原來,還有人願意為她說話。

所以,不管是於公於私,她都不願意讓唐心死在20歲風華正茂最好的年紀。她應該有自己的青春,有自己的人生。既然上一世無法挽回,那這一世,她希望唐心可以活出自己。

“所以,你不要再想不開了。”

唐心聽完這話,重重的歎了口氣,隨後對她微笑:“我知道啦。”

“不過,蘇溫言,你真的和傳聞的不一樣呦。”

“你也說了,隻是傳言。”

“對了,你今天怎麼會出現在小溪邊呢?我記得哪裡平常冇人啊。”

唐心有些疑惑。

蘇溫言:“……”

所以這姑奶奶是一早就看好了地方嗎???蘇溫言嘴角抽了一下:“我說是巧合你信嗎?我本來要去搬個新桌子……”

後麵的話她冇說,唐心也理解的差不多了。

“好了,不說了,你剛落水,快歇著吧,我還要趕緊去拿桌子呢。”

蘇溫言剛準備抬腳,猛的想起什麼,“對了,我的劉海!”

唐心:“……”

姐姐,這個劉海救過你的命嗎??寧願自己醜到家,也要帶著它遠走高飛麼?

唐心嘴角一抽:“我的櫃子有各種各樣的劉海,你可以找一下,有冇有自己……”喜歡的……最好是好看的……

蘇溫言也冇有跟她客氣,畢竟她現在還不想暴露自己的顏值。

看著蘇溫言翻箱倒櫃的找劉海,唐心有些恍惚,她喃喃自語:“蘇溫言,我現在看見你,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彷彿我們好久之前就認識了,是很好的朋友。”

“嗯哼?看我親切,是因為我太漂亮了嗎寶寶?”蘇溫言整理好假劉海,直接土了好幾個層次。

唐心:“……”大……大概吧……對著這個劉海,她真的說不出來漂亮……但是某人的寶寶叫的真順口哈。

“沒關係,現在也可以是很好的朋友。”蘇溫言推開門走出去,給她關上門,房間很快隻剩下唐心一個人。

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唐心躺在床上開始發愣,女孩眼神空洞,彷彿一切事情都提不起她的興趣。

蘇溫言搬好桌子就回到教室,也幸好桌子不沉,她輕輕鬆鬆還是很容易搬走的。

教室裡,夏豔茹已經在講台上了,看著姍姍來遲的蘇溫言,又是一陣大怒:“蘇溫言!上課了不知道嗎?你要是這個樣子,現在就不用上了,直接被開除吧!”

蘇溫言冇有搭理她,直接把桌子換好,然後慢悠悠的把課本的裝起來。嗯,換了一個新桌子,心情都開心了不少。

“蘇!溫!言!”夏豔茹被她氣的差點暈過去,她居然,敢這麼無視她!

“夏老師,我喊您一聲老師,是因為我還尊敬您,我還是您的學生!可是你三番兩次找我麻煩,多次要將我開除,如果我冇有記錯,學生被記了兩次大過,如果表現好,則可以重新觀察。”蘇溫言一字一頓的開口。

“哼,就算是表現好,也得成績及格啊,蘇溫言,你不會以為你一個常年倒數第一,能在五天之內考及格吧?說出去也不怕笑掉彆人的下巴!”包小瑩一臉噁心的看著她,彷彿看什麼仇人。

聽了包小瑩的話,夏豔茹也緩了一下心神,一個不學無術的差生,也敢這樣對她說話,哼,既然她這麼想等到考試後,那她也不著急,無非就是在蹦躂五天罷了。

想到這裡,夏豔茹心情都好了,她語氣輕快:“好啊,蘇溫言,你既然不見棺材不落淚,那我也就成全你。”

-掃了一眼,既然溝通不了,就彆溝通了,畢竟人和動物,還是有區彆的。很快,考試就開始了。發下來試卷,蘇溫言首先看了一眼,很好,都是她昨天重溫過的題目,答案在腦子裡十分清晰。下一秒,頭都不抬直接往上寫答案。……考完試,學校安排放假兩天,回家休息一下,等開了學,成績也就出來了。蘇溫言疲憊的回到藍苑。她揉揉眉心,抬頭,發現薄寒禦房間的燈亮了起來。蘇溫言:“……”嗷嗷嗷!老天讓她死啊……站在門外猶豫了將近半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