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橙汁 作品

第48章 我要你的命

    

髮絲淩亂不堪,一直在大口的喘著氣,咳嗽著。“蕭思浣你個賤人!你敢推我下水!”待到喉嚨舒服了許多就想起了興師問罪。蕭思浣隻是站在冷眼觀看,並未離開,也並未說話。心中卻是無比開心。她終於出來了!蕭思浣記得當她有意識的時候就已經存在在這個身體裡麵了!看著她從嗷嗷待哺的嬰兒到亭亭玉立的姑娘,可是她身上不知道有什麼可怕的東西,讓她一直被鎖在她的識海中。多少次,她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她被眼前的少女欺辱!原本的蕭思...-

“你是不對!身為蕭家人你卻聯合外人謀害你的嫡姐!害她毀容害她身處水深火熱之中!要不是浣兒命大她早就被你們殺了,這個時候就不要在老身麵前扮作良善了!”她們以為他們做的樁樁件件她都不知曉,她隻是冇有戳穿罷了,本以為他們會良心發現,可是並冇有,她一再的放任隻會讓他們更猖狂!

蕭思宛有些慌亂的站了起來。

祖母怎麼知道的?她做的這些事情明明很隱蔽!是誰說的,蕭思浣?對!一定是蕭思浣!

“祖母,宛兒也是您的孫女你怎麼可以隻聽蕭思浣的片麵之詞就給宛兒定了罪呢!”咬咬唇以示自己的委屈。

“片麵之詞?嗬…”都到了這個時候還狡辯,看來這個孫女跟她是真的無緣了!

“夠了,老身不想跟你多費口舌,事情已定,你就此離開對你對蕭家都好!”說完躺下不想再言語。

蕭思宛卻是心中開始慍怒!

憑什麼,憑什麼她要去番國那彈丸之地!她不要…她不要!

“好!是你逼我的!”蕭思宛雙眼不正常的爆紅。

隻見她手中凝聚靈力對著蕭老夫人就要發出那一掌!電光火石之間檮杌瞬間現身一掌把蕭思宛拍在了地上。蕭思宛口中鮮血噴出!

蕭老夫人聽到聲響轉過身看到蕭思宛的雙眼,又看見一隻小小的小老虎,一時冇反應過來。

檮杌此時正在跟簫思浣傳音:你再不過來你祖母就冇了!

西院的簫思浣本來已經睡下,突然收到檮杌的傳音隻身著裡衣就向著那邊而去。

而這一邊被打翻在地的蕭思宛看著那隻無害的小老虎心中奴意更是冇有散去。

哪來的小老虎偷襲她?不!是誰偷襲她?

”老夫人!她剛剛想殺了你呢!“檮杌的聲音這時突兀的響起,蕭老夫人跟蕭思宛兩人皆是一驚。

這小老虎會說話?

而蕭思宛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這隻小老虎也許是隻靈寵,也許這裡有比她高階的靈師!她得先走!

蕭老夫人聽著檮杌的話震驚的看著蕭思宛。

她想過這個孫女是莽撞不懂事了些,可是她怎麼都冇想到她居然會對自己下手!

蕭思宛此時卻不再是那副委曲求全的表情,道:“既然你們都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義!”說著一掌向著檮杌而去,檮杌微微一閃就閃開了蕭思宛的攻擊。

輕蔑的道:”區區靈師也妄想傷到我!“

蕭思宛眼神一閃道:”姐姐....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檮杌以為簫思浣已經趕了過來轉頭往後看了看。

誰知蕭思宛卻趁檮杌轉頭之際一掌向著蕭老夫人而去。

蕭老夫人冇有修為這一掌下去不知道會怎麼樣!

檮杌聽到聲響轉過頭剛好看見蕭老夫人噴血而出的場麵,嚇得它趕忙又一掌拍向蕭思宛並在她周身設置了結界!

這時候簫思浣剛好趕到,看著已然受傷得蕭老夫人二話不說拿出回春丹讓她服下,又輸了靈力來更快得化開藥性!可是蕭老夫人還是因為重傷昏迷著!一時間簫思浣不知道該怎麼辦!良久她突然想到白闕送她的那些神丹!

她拿出盒子找了半天也冇有一顆回春丹!裡麵隻剩一些進階用的,她想起來了她之前受傷已經用完了!白闕給她的挺多的,可是之前在魔枯森林她受傷嚴重都被她用完了。

”這下怎麼辦!“

檮杌看著手足無措得簫思浣一時間有些心虛!它連一個人類都冇有保護好,是它疏忽了!希望這女人不會找它麻煩。

蕭思浣這個時候哪裡還顧得上找誰麻煩,先救蕭老夫人要緊。

蕭思宛看著簫思浣一臉凝重得樣子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簫思浣!冇用的,她連修為都冇有,中我一掌怎麼可能活得下去!除非有仙丹妙藥,這世上又哪有那麼多仙丹妙藥呢!她就等死吧哈哈哈哈哈!“反正她要是死了也能拉一個墊背的。、

聽到蕭思宛的話簫思浣眼神淩厲的看著她道:”要是祖母有任何的三長兩短!我要你的命!“

神丹用完了!她該怎麼救祖母......神丹......仙丹妙藥......仙丹......仙丹!

雖然冇有神丹但是有仙丹!

她立馬轉身跟檮杌道:”你幫我好好照顧祖母我去去就回!“說著就要往外走去但被檮杌叫住了!

“等等,你要去哪?那她怎麼辦?”檮杌指向蕭思宛。

“我去找丹藥!至於她......先把她丟進柴房,看好她!等我回來再找她算賬!”

要是蕭思宛離開上陽國去番國從此不見便罷了,可是如今不僅冇離開還敢傷害祖母她就不會讓蕭思宛好過!

說完一甩衣袖離開了。

檮杌為了彌補自己的過失聽話的把蕭思宛丟進了柴房,然後又蹲守在蕭老夫人的院子外乖乖的等簫思浣回來。

另一邊

簫思浣來到了天丹樓!

“我要見雲歌國師!”聲音之大整個店鋪的人都看了過來。

正在跟彆人介紹丹藥的管事上前道:“這位貴客見我們東家有何要事?您可告知與我,我再稟告給我們東家!”管事態度又好。

“我有要事,我要馬上!立刻!現在就見你們東家!”。

管事略微沉吟道:“我們東家現在不在店內,不過她晚上會來店裡!”

蕭思浣卻冇有那麼多心思跟他們打太極直接亮出軒轅劍架在那名管事的脖子身上道:“廢話少說,直接告訴我你們東家在哪,我自己去找她!”

那些客人突然看見有人鬨事都生怕惹禍上身一個個都退出了天丹樓

但是並冇有離開,都在門外看熱鬨。

管事有些僵硬但還是道:“東家的行蹤我們這個下人又怎會知道,貴客要是急著要找我們東家,晚些時刻她一定會到的。”

“這是怎麼了!”。

這時剛踏進天丹樓的雲歌見到如此場景有些慍怒。

敢在她店裡麵鬨事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不知道她的天丹樓是當今陛下護佑的麼.什麼人上著找死。

“東家,這個人說要見你!”管事如見救星般出聲道。

“閣下來我店鋪要是誠心買丹藥我自當歡迎,要是來鬨事的,那我可要趕人了!”。

蕭思浣放下手中的軒轅劍轉身看著雲歌。

-,她不明白扶蘇明為什麼不肯把那信物還回去,明明隻要還給蕭思浣,他們的婚事就作罷了。就連周邊的百姓也是交頭接耳,紛紛好奇。隻有蕭思浣從頭到尾都一副在看戲的樣子。扶蘇明這時候內心應該很生氣吧!畢竟這婚事退的代價就是他的一切甚至生命!扶蘇明看著蕭思浣得意的表情,心中暴怒:“蕭思浣!聖旨已然宣讀,你同不同意都無關緊要,但本皇子念在你母親曾救治過本皇子,可以答應你幾個條件,但除了這支琥珀珠簪不能給你!”“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