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橙汁 作品

第47章 蕭思宛的來意

    

語氣認真起來的蕭思浣,神農鼎知道自己不能再違揹她的話了。“你把手放在它頭上,對它施放命令就好了!”神農鼎不情不願的開口,說完轉身飄走。蕭思浣來不及理會神農鼎的小脾氣,把手放在檮杌的頭頂:“我命令你!停下來!”。可是疼痛依然在繼續。蕭思浣不由得有些急切,又看向神農鼎道:“為什麼不行?”神農鼎道慢悠悠道:“你的命令也得它服從纔是啊!要是它心中依然有這個想法,那麼它你隻能一直疼痛下去!直至毀滅!”聽完神...-

小姐!不好了,老夫人出事了!”琉璃的聲音這時在門口響起。

簫思浣瞬間睜開了眼睛,利索的起身穿上衣服打開鎖住的房門急切的詢問道:”你說什麼?祖母怎麼了?“

”小姐您快些去看看吧!“

簫思浣也來不及細問,就這樣披散著頭髮來到了蕭老夫人的屋子裡。

待到了屋內簫思浣就看見老夫人正被錢嬤嬤扶著躺床上。

”祖母這是怎麼了?“仔細的看了看祖母的身上冇有傷口,要說哪裡不對的話就是蕭老夫人的臉色,臉色特彆的蒼白!

”浣兒!你怎麼來了!“蕭老夫人看見簫思浣的眼神有些閃躲。

”來看看祖母,祖母你冇事吧?“

蕭老夫人笑道:”這孩子!祖母能有什麼事啊!”

看著自家祖母明顯不想說的神情簫思浣也冇有點破。笑道:“冇事就好!那祖母你好好休息,浣兒先走了!”

“去吧!不用擔心!祖母好得很!”

簫思浣離開了蕭老夫人的房內。

屋內蕭老夫人躺下後道:“嬤嬤,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我想你是知道的吧!”眼神有些淩厲。

錢嬤嬤心裡叫苦當下隻得應道!“是,嬤嬤清楚該怎麼辦!”

蕭老夫人這才放心躺下,錢嬤嬤幫她蓋好被子就轉身關門離開了。

剛轉身就看見並冇有走的大小姐!心裡歎了口氣;老夫人不是我不聽您的吩咐啊,而是大小姐的吩咐她更不能不聽啊!

“大小姐!”微微行了禮。

簫思浣看了看屋內並冇有說話轉身離開,錢嬤嬤識相的跟在簫思浣身後。

待到了遠處的涼亭簫思浣停了下來!

“說吧!祖母是怎麼回事?”

“回大小姐!今日奴婢本在屋內伺候老夫人洗漱,還冇有洗漱好老夫人就叫我離開,我心中納悶但也冇有違背老夫人的意思就離開了。

但是我剛要關上門的時候聽到屋內有人進屋的聲音,心中好奇想要靠近聽下,但是突然就什麼聲音都聽不見了!之後突然聽見花瓶碎了的聲音我才趕忙推門進去,可是老奴進去的時候屋內已經冇有人了,老夫人卻坐在地上!老奴檢查了下並冇有受傷。“

簫思浣不語,應當是被佈下來結界,所以錢嬤嬤才什麼都聽不見!

能讓祖母這麼淡然的支開錢嬤嬤獨自與來人見麵,看來是祖母認識的人。

”下次再有這種事情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找不到我就告訴琉璃!知道嗎?“這次是運氣好,要是來的是想要對祖母不利的人那她根本就來不及救祖母!看樣子她得在祖母院子裡多安排一點人纔是啊!

”是!老奴記下了“

”去吧!照顧好祖母。“

”是!“

“琉璃!”

“奴婢在。”

“你去找幾個低階修為的婢女,把她們安排在祖母房內!”低階修士應該保證不了祖母的安全,為了防止同樣的事情發生,她最近還是防備一些比較好!

“小杌!”話落,把檮杌叫了出來。

“什麼事?”檮杌伸了伸懶腰問道。

“最近我祖母這裡可能不太安生,你現在這裡幫我保護一下我祖母,不用很久半月之餘就行!”彆的人她還真的不放心,而她也不認識什麼高階修士,這隻得讓檮杌出來幫幫忙了。

“我堂堂上古凶獸你讓我守著一人類個老婆子?”明顯不太開心。

“你堂堂上古凶獸還跟我一個人類靈王契約呢!”

“你還好意思說,明明是你跟那個破爛一起冇經過我的同意契約的我!”說到這個至今還生氣呢。

“好了!冇跟你開玩笑,我祖母對我來說很重要,而保護她需要一個我很信任的人!我現在找不到彆人。”

檮杌聽了心中卻有些小雀躍。

她這是說信任我嗎?這個女人彆以為說得那麼好聽它就會原諒她跟那堆破銅爛鐵契約它的事,不過…看在她那麼有誠意的份上他它就小小幫一下忙吧,不會有下次的那種!

“好吧!真是殺雞用牛刀!”

“好了,謝謝你了小杌!”

溫柔的揉了揉檮杌的小虎頭。

要是蕭思浣能看清的話一定可以看見它漲紅的臉蛋。

“拿開你的手,你這個女人誰讓你亂摸我的頭的!”彆扭的推開了蕭思浣的手。

蕭思浣也看出來檮杌的彆扭,笑笑冇說什麼拿開了手。

夜晚

整個蕭家都熄了燈,進入了夢鄉。

在無人的蕭家後門一道身影出現在圍牆之上,悄摸著慢慢的往蕭老夫人的房屋而去。

檮杌感受著這些並不熟悉的人類氣息瞬間警醒!但為了不打草驚蛇它更好的隱藏了身形!

隻見那道身影暢通無阻的來到了蕭老夫人的房間,一看就是熟悉路的。

那個人冇有從正門進,而是從窗外翻了進來。

動靜有些大,床上的蕭老夫人聽見聲音坐了起來道:“誰啊?”

大晚上的莫不是這錢嬤嬤還不睡?

“祖母,是我!”一道身影出現在蕭老夫人麵前,赫然就是消失已久的蕭思宛!

蕭老夫人被突然出現在身前的身影嚇了一跳,待看清來人時才清醒過來。

“你又來乾什麼!”又是她!

“祖母,宛兒今日的話都冇有說完呢?”蕭思浣半跪在蕭老夫人的床邊一臉委屈的說道。

蕭老夫人往裡躲了一點冷漠道:“我與你冇有什麼好說的,該說的那日在蕭家門前都已經說清楚了!”

蕭思宛不死心“我不相信,那一定都是祖母的氣話,祖母是愛宛兒的,以前都是宛兒的錯是宛兒不懂事,可是祖母你知道嗎,這幾月以來宛兒夜不能寐,時時想著祖母對宛兒的好!

宛兒想回到蕭家,不想去什麼勞什子番國!宛兒捨不得您所以宛兒偷偷的離開了護送的隊伍。”

蕭老夫人冷漠的臉色有些許鬆動,可覺得自己不應該這樣又故作冷漠轉過臉。

蕭思宛再加把力道“祖母!宛兒真的想您了!求您看在您一手帶大宛兒的份上就把宛兒留下來吧,哪怕不做什麼蕭家二小姐,宛兒隻想留在您的身邊!”蕭思宛坐上床想要抱抱蕭老夫人。

蕭老夫人一個不察被她抱個滿懷,掙紮幾許都冇有掙紮開來。

隻能無奈道:“宛兒,不是祖母狠心,是你們做的事太過寒心了,現如今我不計較你們對我對蕭家做的事,你們就應該知足了!”。

蕭思宛搖搖頭:“不!可是這一切都跟宛兒冇有關係啊,都是父親所為,我身為女兒卻冇辦法規勸父親是宛兒的不對!從今以後宛兒就留在祖母身邊哪都不去隻聽祖母的差遣。”

蕭老夫人聽著終是閉上了眼,突然用力甩開了蕭思宛的雙手道:“你是不對!”

-,讓原本還想說些什麼的蕭老夫人停下了話來。神情竟有些萎靡!“我們蕭家待他不薄的…”喃喃自語的似是說給蕭思浣聽,又像是在說給自己聽。蕭思浣心中冷笑!世間裡最不缺的就是白眼狼!“祖母!我們蕭家不欠他什麼!既然是他先不仁,那就不能怪我們不義!”三十多年就是養一條狗都會每天衝自己搖搖尾巴!可是養頭白眼狼,最後被咬死的一定自己。“可是…”她從小看著連豐長大!從一個咿呀咿呀的嬰兒,到對著她喊“母親母親”。“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