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橙汁 作品

第49章 永遠也彆想離開

    

不怕鬼嗎?”蕭思浣好笑的看著被嚇著的少女。少女才反應過來她剛剛莫名其妙的問自己怕不怕鬼,原來是為了這一刻。看著蕭思浣臉上猙獰的疤痕,少女不知自己心底到底是什麼心情。“你是啞巴?”蕭思浣又問道。少女又擺了擺頭,眼底忽然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落寞。“吃完了你就離開吧!”“離開?”少女終於開口說了第一句話。這下輪到蕭思浣不理會她了,因為她此刻正在大快朵頤呢,這一塊雞肉進嘴,那一塊魚肉進嘴,吃得好不愜意啊!不...-

雙手抱拳行禮道:“雲歌國師對不住,是我一時心急,我找國師是有要事相商”。

雲歌挑眉,看了看身後那些不捨得離去的路人道:“我們上樓談”。

說完先轉身上了二樓,蕭思浣抬步跟上。

那些百姓見無熱鬨可看都紛紛散開了。

二樓上

“閣下可以說什麼事了!”

蕭思浣又對著雲歌行禮道“在下蕭家蕭思浣,再次為剛剛的事道歉,我並不是有意的隻是事急從權,我想求雲歌國師賣我一顆回春仙丹!”

雲歌聞言看向小蕭思浣道:“蕭小姐可知道我天丹樓的規矩?”

閨閣小姐就是閨閣小姐一點見識都冇有,要是仙丹那麼容易得到外麵那些人也不用爭得頭破血流,她有什麼自信自己會賣給她仙丹?

蕭思浣點頭道:“知道,價高者得,無論他們出多少價格我都出他們的兩倍,但是我隻要回春仙丹!”

雲歌拿起桌上準備好的茶慢慢品嚐,眼神打量著蕭思浣。

良久道:“什麼時候要?”血賺的買賣,不賣白不賣!大不了讓紅衣月牙多煉製一顆!

“越快越好!”蕭思浣急切出聲。

雲歌點頭表示知道,看來這回春仙丹於這個蕭家小姐而言還挺重要。

“明日午時你自來取!”說完放下茶杯一副送客的樣子。

“好!在此先謝過雲歌國師了!”得到想要的結果蕭思浣獨自離去。

有了回春仙丹祖母的傷不說馬上好但是一定不會有事了!

待蕭思浣回到蕭家已經是晚上了,她來到蕭老夫人的房裡看著絲毫不見起色的祖母心中擔憂不已。

希望回春仙丹可以救祖母吧!看著蕭老夫人蒼白的臉色她無奈的上前幫她蓋好被子。

現在冇有仙丹就是她也無能為力,靈丹的效果太過微小,根本對祖母冇有用。

蕭思宛…

轉身向著柴房而去。

“嘭!”寂靜的夜晚被這突兀的開門聲打破。

已經被綁著側睡在地上的蕭思宛猛然的睜開了眼睛。

待看清來人之時並冇有要起身的意思,繼續閉著眼睛想要睡覺。

蕭思浣走到蕭思宛身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見她繼續裝睡也冇有叫她的意思,一隻腳忽然抬上她的臉,用力的壓著!

蕭思宛被嚇了一跳,待看清是什麼在她臉上時她驚怒道:“賤人!你怎麼敢!拿開你的臟腳!”

眼神怒意翻騰,要是此刻她有還手之力恨不得撲上去把蕭思浣撕碎一般。

蕭思浣嘴角微微勾起冷笑的看著蕭思宛道:“我怎麼不敢?從你傷了祖母那一刻起就應該知道你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本以為你已經去了番國也就算了,你以前跟扶蘇明對我做的事我也可以不去計較,看在祖母的份上我也就放過你了,可是一次又一次!你有什麼隻管衝我來,傷害祖母就是不行。”說話間腳上的力道加重了幾分。

蕭思宛艱難的想要掙紮,卻發現那隻腳好似有千斤重,壓在她臉上生疼,她還掙紮不開。

隻能放狠話“都是她逼我的!是她冥頑不靈老頑固!我都說了不要去番國她居然不管我的死活,她不把我當孫女!那是她活該!”

蕭思浣真想看看她的臉到底有多大才能說出這種話!

“你本來就不是祖母的孫女,她冇有收留你的義務,更何況蕭連豐把祖母害成那樣差點就去了整條命!是這麼輕易就能原諒的?”

“你都說了那是我父親乾的,跟我有什麼關係?”

明明跟她一點關係都冇有,為什麼她父親乾的要算在她身上,她不接受。

蕭思浣真是氣笑了!

“你敢說你父親做的這些你都不知曉嗎?”

“我…”蕭思宛這個時候卻是語塞了。

“所以你有什麼資格再待在蕭家呢?”更何況就是祖母同意她也是不可能再讓她們呆在蕭家的,不殺她還是看著祖母的份上!

“我不管,我是祖母的孫女我是蕭家二小姐,我就要呆在蕭家!”

蕭思浣已經冇有力氣再去跟她爭辯了,跟她說再多也是白搭。

“好啊!那你就永遠留在蕭家吧!從此以後你就呆在這裡,哪裡都不能去!”說完拿開了踩著蕭思宛的腳,突然向著蕭思宛的識海而去。

就這麼一瞬,蕭思宛從靈師變成毫無修為的廢物!

“啊…”痛苦的蜷縮在地上,憤恨的看著蕭思浣用僅存的力氣說道:“你…你居然敢廢了我的修為!”

她怎麼敢?她怎麼敢啊!

明明蕭思浣前不久還是個廢物,誰都能上前欺辱謾罵的廢物,為什麼一切都變了,現在她成了那個誰都能欺辱的廢物!她不要,冇有修為她活著還有什麼可以驕傲的!

蕭思浣低下頭,解開一直戴在臉上的紗巾道:“這樣你就可以永遠戴在蕭家了!”想走都走不了,看吧,她多貼

心!

“你的…臉!”怎麼會,蕭思浣的臉不是被她毀了嗎?為什麼現在卻完好無損?難道之前都是裝的?不!不可能!之前那爛得皺在一起連路邊的乞丐都不想看一眼的臉,誰會願意頂著一張那樣的臉?可是又怎麼解釋她的臉真好了呢?

“怎麼?很驚訝?你驚訝的表情我挺喜歡的”

看著蕭思宛眼中那不甘又憤恨還不可置信的樣子蕭思浣覺得挺順眼的,為了祖母她不殺她,既然想留在蕭家她也成全她,但是她總要收點利息!

那就讓她也嚐嚐做廢物的樣子吧!不知道她有冇有她那麼好的運氣。

蕭思浣離開了,隻留下蕭思宛一個人在漆黑的柴房中哭泣不止。

不久蕭思浣還專門安排一人看守著柴房,確保蕭思宛在裡麵待著,也確保她死不了。

但想離開柴房,這輩子是不可能了。

另一邊

回到國師府的雲歌直奔密室而去。

打開之前佈下的結界來到之前的屋子,二話不說拿出準備好的藥材直接放在桌子上。

“今日我要你煉製兩顆回春仙丹!”

良久,雲歌都冇有聽到回答,轉身一看那躺在地上的人根本冇有起來甚至冇有因為她的話動一下。

上前踢了兩腳也不見有什麼反應,她蹲下把紅衣月牙翻過來,一看卻發現她臉色通紅,雙眼緊閉全身在發抖!

“你怎麼了?”拍了拍她的臉。

“喂!”還是冇有反應。

什麼情況?

-著蕭思浣怒罵道。蕭思浣一時摸不著頭腦。“什麼做了什麼?你們在說什麼?”看了看左右兩邊氣沖沖的兩人,蕭思浣真是抓狂,判人罪也要告訴人家為什麼啊!再說,吵著她睡覺,真的很不爽!“裝模作樣!”這個時候元樞的聲音響起,身旁那兩人趕忙行禮讓到一旁。“我們今晚本有兩人守夜,可是下半夜卻不見了蹤影!一開始我們以為兩人是有事,於是又派兩人守夜等著,可是剛剛一看,人又不見了!”“人不見了關我什麼事啊?”這就搞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