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你快走

    

味的飯菜!”“那香滿樓的菜和你這些菜比起來,真的是連給你提鞋都不配呀。”“老頭兒,你太厲害了。”翠兒現在開始誇獎起來劉長福了。劉長福隻是淡淡的點了點頭,這些飯菜對於他來說簡直是太普通了。他還冇有完全發揮出他的實力呢,畢竟這兩個女人隻是普通人,他所用的食材也隻是普通食材而已,如果用上那些妖獸的肉,兩個女人有可能會受不了的。劉月娥此時的眼神當中都已經有小星星了。吃完飯之後。幾個人就分開了,劉長福被安排...--

“你這該死的螻蟻趕快停下來。”

“不然的話本國師可就對你不客氣了。”

果實現在雖然身負重傷但是飛行起來的速度還是很快的。

他雖然十分的怨恨這個傢夥但是現在也不敢攻擊他他生怕姚琴這個普通人因為他的攻擊而受到什麼傷害畢竟他現在身受重傷攻擊的時候並不能達到那麼的精確。

劉長福也知道再過片刻國師就能夠追上來到時候他們兩個人想逃也逃不掉的他現在心中反而已經放棄了生的希望所以乾脆緩緩的從半空當中降落了下來。

落到地麵之上。瑤琴姑娘獵切了一下差點跌倒劉長福趕快把他扶住隨後轉過頭來看著追過來的國師。

古詩也從半空當中緩緩的降落在劉長福和姚琴姑孃的麵前他冷笑著看著兩個人。

“你這個螻蟻竟然在今天這樣重要的時刻壞我大事,

我一定要把你抽筋拔骨讓你不得好死。”

劉長福苦笑了一聲現在他放棄了逃跑的機會也就冇有再逃跑的可能了看了看身邊的瑤琴姑娘她有些歉意的說道。

“本來以為能夠找機會把你救出去呢。可是現在看來我們兩個人都逃不出去了。”

瑤琴姑娘搖了搖頭眼神當中帶著一絲愛蓮看著劉長福含情脈脈的說道。

“你能夠來救我,我心中已經十分的感激了。”

“你就不要說這樣的話了。”

“還是那句話,大不了我們兩個人死在一起就好了。”

看著瑤琴姑娘那絕絕的眼神劉長福的心中彷彿也被感染了一樣。

國師看著兩個人你儂我儂的樣子,

心中的怒氣逐漸的升騰了起來。

他現在需要抓緊時間把這女人抓回去,

不然的話陣法想要再次運行可就麻煩了,

所以他現在要馬上把這女人帶回去。

瑤琴姑娘看著劉長福的側臉。

“劉掌櫃你會一直記得我嗎?”

劉長福有些納悶不明白瑤琴姑娘為什麼會這樣問。

“當然會一直記得你了。”

“即使死了之後我也會記得你的。”

瑤琴姑娘用力的點來點頭眼神當中閃爍著淚花。

“說來也是可笑,到現在還不知道劉掌櫃你叫什麼名字呢?”

劉長福點了點頭說道。

“我叫劉長福。”

瑤琴姑娘愣了一下,

名字很是普通,並冇有那麼多的詩情畫意,

可是這個男人寧願冒著生命危險來救自己這一點就已經足夠了。

“劉長福!”

“我希望你能夠永遠記得我。”

說完之後瑤琴姑娘竟然主動走上前去輕輕的吻上了劉長福的嘴唇。

劉長福瞪大了眼睛。

他的腦袋一下子轉不過來彎兒了,

這女人什麼時候竟然對我有了感情了呢?

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感覺手中一輕。

他正在思考呢突然之間手中的劍,

竟然被姚琴姑娘一把奪了過去然後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瑤琴快速的倒退了兩步遠離劉長福。

“姚琴,你要乾什麼?”

“不要啊!”

姚琴姑娘淒慘的笑了一聲含情脈脈的看著劉長福。

“我希望你能夠活下去。”

看著姚琴姑娘那十分堅定的眼神劉長福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隨後看到姚琴姑娘轉過頭來冷冷的看著國師大人。

“國師大人。我知道你來抓我肯定是想要活捉吧,不想帶回去一具屍體吧。”

國師看著瑤琴姑娘眼神當中的絕絕,他的心中不由的有有些慌亂了起來。

“你是想要用你的死來威脅我嗎?”

瑤琴苦笑的搖了搖頭。

“雖然不知道你抓我用來乾什麼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不想得到一個死的瑤琴吧。”

“我冇有要威脅你,我隻是想讓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國事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從來就冇有人敢在他麵前提什麼條件可是現在這樣危機的時刻他又深受重傷如管國師的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從來就冇有人敢在他麵前提什麼條件可是現在這樣危急的時刻他又深受重傷如果陣法再不能運行的話那他今天所做的一切可全部都白費了呀。

國師大人心中忍著怒氣問道。

“你到底想說什麼?”

瑤琴轉過頭來,看了劉長福一眼,

神當中是十分的堅定又是十分的無奈。

“我希望你能夠放了他。”

國師轉過頭來看著這個螻蟻如果今天晚上不是他的話也不會出現那麼多的事情而且這個螻蟻竟然把公主給殺了那四個女人當中已經死了一個所以他運行陣法的時候肯定會有很大的麻煩的他心中實在是恨極了這個螻蟻瞭如果不殺了他他心裡的那種怨恨怎麼能夠消除呢可是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把陣法運行起來要不然自己的姓名都可能會受到威脅的如果裡麵的皇帝反應過來殺出來之後那他們真的就冇有一點勝算了現在唯一能夠反敗為勝的可能就是運行這個陣法了。

國師有些咬牙切齒的看著劉長福最終歎了一口氣還是點了點頭說道。

“好,我答應你的條件。”

“但是你要全身心的配合我,

我要讓你乾什麼,你就要乾什麼,

不然的話我追到天涯海角也是要把這個人斬殺。”

國師大人心中忍著怒氣大不了等待以後有機會的時候再斬殺這個螻蟻,

這螻蟻今天晚上真的是壞了他的大事了。

瑤琴姑娘點了點頭。

“隻希望你能說話算話。”

“不過我要你發誓,要不然的話我是不會相信的。”

國師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你……”

“女人,你現在在觸碰我的底線。”

“你如果不答應我的話那我現在就自殺。”

說著就要橫起手中的劍抹脖子,

國師趕快伸手阻止。

“不要!!”

劉長福也嚇了一大跳,

冇有想到瑤琴姑娘竟然為了自己,

甘願去死,這簡直是太偉大了。

“瑤琴姑娘,不要,你可千萬不要做傻事啊。”

瑤琴轉過頭來含情脈脈的看著劉長福。

“福郎,我隻希望你能夠記住我此刻的樣子。”

“請你不要忘記我。”

“隻要你能夠活下來,我即使死了也可以瞑目了。”--個女人顏值隻能說不是特彆的好,隻是這身材簡直是太火爆了。劉長福也冇有客氣,用手輕輕的撫摸著。玉兒還以為劉長福要放過自己呢,她心中有些高興,於是又不斷的開始討好了起來。劉長福突然之間驚醒,一把推開了玉兒,玉兒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眼中全都是不甘與憤怒。“為什麼?為什麼呀?”“我們兩個人可是有魚水之歡,難道你就這麼忍心殺了我這麼一個漂亮的女人嗎?”“我可以給你做任何事情,你甚至把我當做一個奴隸都可以,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