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死在一起

    

有殺了這個頭狼。葉凡步步的向前靠近著那頭頭狼。直到他共消耗了三滴萬年鐘乳液之後,才終於接近了那頭狼。而此時那頭全身白色毛髮的頭狼,眼神當中全部都是嗜血。不知道是因為幻覺還是什麼,葉凡似乎發現這頭白色的狼竟然向他露出了絲不屑的笑容。頭狼後腳蹬地,身形猛然的向前竄去,下子來到了葉凡的身前,它雙爪齊出。抓向了葉凡的胸口。葉凡嚇了大跳,他冇有想到這頭狼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他根本來不及作出反應,隻是利用體內...--

可是他也隻不過是一個武者而已縱然體內的力量再強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是修士的對手而且還是一個煉氣期大圓滿的修士他的速度簡直是太快了國師大人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快要追上劉長福了。

劉長福冇有想到國師大人竟然如此死心眼就必須要把自己給留下來嗎自己在國師大人的心中到底有多麼讓他痛恨呀。

看著國師速度越來越快離他越來越近劉長福心裡慌亂了起來如果真的離不開到時候他連國師大人的一招都接不了啊難道真的要死在這裡嗎劉長福十分的不甘可是現在他也是騎虎難下呀。身邊也帶著一個瑤琴姑娘。即使想要躲藏也是不可能的了他隻能奮力的向前快速的施展輕功飛奔雖然他吃了那顆丹藥體內的力量十分的澎湃但是。比起修仙者來說他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看著國師。漸漸的靠近了劉禪佛心中流露出了一絲絕望邀請跟在劉長福的身邊看到後麵那些。人都被甩開了心中剛剛想要鬆一口氣突然之間就發現國師大人竟然直接飛了過來這讓姚琴心一下子緊繃了起來。本來剛纔劉長福帶著他飛上天空的時候他還感覺十分的新奇好玩呢。可是冇有想到國師的速度竟然那麼快。邀請也有些害怕的看著國師漸漸的靠近。現在甚至能夠看到國師大人臉上那憤怒的表情。隻不過國師現在十分的淒慘他的一隻胳膊被打斷了渾身上下全部都是鮮血。那音質的眼神讓人看了之後彷彿。墜入冰窖一般。劉長福也隻能奮力一搏這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姚琴此時也陷入到了絕望當中按照他們現在的速度根本不可能躲開國師大人。國師大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邀請轉過頭來看著劉長福眼神當中流露出了一次絕絕。

“劉掌櫃,

他也隻是想要我而已,

你趕快把我放下獨自逃命去吧。”

姚琴也知道自己成為了劉長福的累贅要不然他的速度會更快的可是劉長福知道。修為境界上的差距根本是冇有辦法彌補的。即使他獨自一個人全力施展也不可能逃脫國師大人的追蹤的畢竟人家可是修飾啊而且還是練氣大圓滿的修飾。

誰知道劉長福搖了搖頭十分堅定的說道。

“瑤琴姑娘,我是不會放下你獨自去逃生的。”

“我既然打算來救你就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了現在的雖然我們可能逃脫不了了但是畢竟做過努力了大不了死在一起就可以了。”

姚琴十分的感動看著這個寧願為自己去死的這個男人他心中。想起了腦海當中的那個人。

瑤琴姑娘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本來當初和劉掌櫃的交往也隻是因為他有錢罷了想什麼時候能夠用得到的時候能夠幫助自己可是冇有想到劉掌櫃接二連三的幫助自己度過了很大的危機現在竟然又不顧生命危險過來救助自己這讓瑤琴十分的感動。

她竟然發現這個劉掌櫃如此奮不顧身的樣子竟然十分的好看邀請的心臟不由自主的快速的跳動了兩下。

姚晴的眼神當中霧濛濛的眼淚差一點就掉下來他冇有想到他出身青樓的一個女人竟然有這樣一個男人為了他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劉掌櫃可是家財萬貫呀根本就冇有必要為了他來到這麼凶險的地方即使是逃出京城也有可能會過得十分的瀟灑的可是現在他偏偏摻和進來了想要救自己的姓名姚琴的心中怎麼能夠不感動呢如果劉掌櫃孑然一身什麼都冇有那就無所謂了但是它本來就是處在十分安逸的環境當中而且身邊也不缺下人也不缺金錢也不缺美女可是偏偏致生死與不顧就來這裡救自己了邀請的心真的是五味雜陳再次轉頭看了看劉長福的側臉發現他額頭之上的汗已經滴了下來瑤琴心中十分的。柔軟了起來。

姚群此時心中反而寧靜了下來本來以為自己有可能會被這個國師殘害致死可是冇有想到竟然有人來陪他那他自己在這世界之上也不是孤零零的存在了剛纔劉掌櫃的說大不了死在一起這句話給了他很大的鼓舞姚琴姑孃的心中彷彿變得十分堅定了起來。

他冇有了剛纔的慌亂心中反而像是平靜的湖水一般看著劉長福額頭上的汗水他竟然掏出隨身攜帶的手絹輕輕的擦拭了起來劉長福也有些驚訝他此時儘在全力的向前奔跑著不到最後一刻他是不會放棄的可是發現姚琴姑娘竟然為他擦汗他轉過頭來兩個人四目相對。兩個人的眼神在空中教會彷彿閃現出了許多火花一樣。

在這樣的生死的時刻兩個人似乎產生了不一樣的情愫兩個人的眼神在空中像是劈裡啪啦的閃電教交彙了一樣。

劉長福愣了一下看著姚琴姑孃的那種眼神他覺得十分的熟悉猛然之間這纔想起來難道這女人對我有什麼好感了嗎劉長福心中不敢確定可是看著姚琴眼神當中除了感激之外竟然還有一些其他的傾訴劉長福的心臟不由自主的就快速的跳動了兩下姚琴姑娘畢竟是名動京城的花魁這模樣這身材簡直是萬裡挑一不對應該說十萬裡挑一都是有的。

可以說的上是風華絕代劉長福現在摟著。邀請的小蠻腰也能感受得出來他傲人的身材隻是他現在無暇顧及其他的事情隻是全力的向前飛奔而已可是現在看著近在咫尺的麗人劉長福的心中竟然有了一絲蠢蠢欲動的感覺。

這女人清澈的就像一朵白蓮花一樣。隻可遠觀不可褻玩焉可是看著近在咫尺的姚琴姑娘劉長甫的心中反而冇有了剛纔的慌亂他也快速的平靜了下來然後。對著姚琴點了點頭。

“大不了我們兩個人死在這裡就好了。反正到了陰間也有人作伴。”

瑤琴的眼神當中。帶著霧氣朦朧的感覺看著近在咫尺的劉長福。

她感覺自己的心中那份愛意似乎被呼喚出來了一樣。

劉長福回頭看了看國師近在咫尺。--的點了點頭。他可是好不容易纔把那些材料集齊的。聶風懷著忐忑的心情,重新進入到了煉丹房當中。他剛想開口說話,劉長福不耐煩的,一把抓過他手中的儲物袋。“煉製什麼丹藥?”“築基丹。”劉長福一揮手,儲物袋當中的那些築基丹的材料全部散落在空中。接著他就開始了煉製。聶風看著大師又是用了不到一盞茶的時間,把築基丹也煉製成功了,而且還是九顆還是極品。他簡直震驚了。“難道大師是二品煉丹師?”聶風簡直激動壞了,他們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