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彆做傻事

    

,到時候就有人跟他搶了。所以他想要把握住這些。天材地寶這些資源,如果這些資源真的能夠轉化成自已的實力的話,到時候豈不是突破元嬰期都有希望了嗎?現在需要的就是時間呀,黑袍男子在心裡不由的得意的想著。正想著呢,驟然間他的身前閃現出了個人影。黑袍男子嚇了大跳。剛看清楚那人影的樣子的時候,他瞳孔猛縮。“這人怎麼看起來這麼麵熟呢?”黑袍男子仔細的回想了起來。劉長福的突然出現讓他嚇了大跳,“你是誰?”他護犢子...--

“不……”

“瑤琴,你可千萬不要做傻事啊。”

“我們大不了死在一起就可以了,

誰知道這個國師把你拽回去要乾什麼呀,

如果你受儘折磨而死,

還不如現在我們兩個人就這樣一死了之呢。”

誰知道姚琴搖了搖頭眼神當中的淚水直接流了下來他。看著劉長福又看了看旁邊站著的剩下一隻胳膊的國師。

“你快走,隻要你能夠活下來瑤琴死而無憾。”

劉長福冇想到瑤琴竟然為了他,願意犧牲自己。

劉長福的心中感動到了極點他對這個女人的愛意也逐漸的在心中正視了起來原來他也隻把這裡當做一個夢境空間把自己當做一個局外人可是現在。他能夠真切的感受得到這女人對自己的情意。

也不枉自己今天費儘心思冒著生命危險來這裡救他這女人還真的是知恩圖報。

雖然女人並冇有對自己說出什麼愛意但是剛纔的表現已經能夠看得出來。

劉長福心裡十分的激盪但是現在他卻無可奈何,

如果瑤琴真的那麼決絕的抹了脖子,

到時候想救也是救不過來的。

“瑤琴你可千萬不要亂來呀凡事我們可以商量嘛。”

“國師大人我說的這個條件你答應不答應?”

姚琴根本就冇有搭理劉長福而是直接看向了國師國師的臉色也是十分的難看其實讓他放過這個螻蟻他心中也是十分的不願意的可是現在如果那個女人真的自殺了到時候對他的陣法影響可是相當的大的所以他現在不得不妥協。

沉吟了一會兒之後他竟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好啊既然兩位如此情深那我可以放過他。”

“你走吧。”

劉長福愣了一下他真的不願意獨自去偷生啊可是看著瑤琴姑娘那決絕的眼神。

“瑤琴小姐,我……”

劉長福還想再說些什麼?

瑤琴小姐手中用力的握著那把劍搖了搖頭眼中滿是淚水。

“你快走,你快走啊。”

劉長福十分的痛恨自己的無能,

可是現在又有什麼辦法呢,

他也受了重傷想要和這個國師拚個你死我活都是不可能的。

劉長福轉頭剛要走。

突然之間後麵一聲咣噹的好像是劍落地的聲音。

劉長福回頭這才發現剛纔邀請小姐隻顧著自己這邊了竟然忘了國師大人是一個很厲害的修士了國師趁著這個空檔直接利用自己的挪移身法閃現到了。瑤琴的身邊並且把他手中的劍給奪了下來。

劉長福眼眥欲裂。

“哈哈哈哈還想逃?你們兩個一起死在這裡吧。”

說著國師一伸手手中成爪狀往回一縮直接把劉長福直接吸了回來。

國師大人直接抓住了劉長福的脖子劉長福氣都有些喘不過來了國師十分高興的看著手中的兩個人。

此時的咬琴小姐已經被他治住了身體完全的不能動彈了而劉長福也被他抓住了這纔是他想要的結果剛纔他趁姚琴姑娘不注意直接奪了他手中的劍。

“瑤琴小姐你根本不知道修士的強大之處。”

“既然你們想死我當然會成全你們了你放心隻要你心甘情願的幫我完成陣法的運行。”

“到時候我會讓你們兩個人死在一起的哈哈哈哈哈。”

國師大人簡直興奮到了極點雖然剛纔有所波折但是終於被他挽回了國師再次騰空而起手中抓著兩個人一下子就飛向了剛纔的最中央的那個高台之上。

剛剛落地他的眉頭不由的就皺了起來看到死去的公主他的眼神更加的冰冷隨後一巴掌直接拍向了劉長福。

劉長福直接被拍的倒在了地上他的臉快速的腫脹了起來。

國師一臉氣憤的說道。

“你這個螻蟻。竟然把公主給殺了真的是可惡簡直是太可惡了。”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那麼容易的。”

此時劉長福身上的禁止已經完全的啟動了他身體不能動彈一下子姚琴姑娘此時也是同樣的狀態所以國師大人認為他是修士根本冇有人能夠解開他所佈下的這些禁止這和普通的點穴的功夫是不一樣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獨特的方式。

劉長福十分的無奈隻能倒在地上身體不能動彈眼睜睜的看著瑤琴姑娘又再次的被他綁在了旁邊的柱子之上。

邀請此時眼神當中全都是無儘的無奈剛纔劉掌櫃的明明能夠逃走可是為什麼如此的猶豫呢真的是枉費他一片好心了可是現在呢兩個人又重新被抓了回來他們真的冇有辦法再逃跑了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絕死之翼現在已經處於絕境當中了除了死亡也冇有其他的辦法了邀請小姐相信冇有任何其他的人來救他們兩個人了所以兩個人眼神當中除了一絲愛意之外就是十分決絕的一起赴死的那種心情。

不過兩個人死在一起也算是在黃泉路上有個伴兒吧。

兩個人也還不算孤單國師大人十分的氣憤左右張望了一下隨後就是眼神一亮接著他伸手成爪狀往回憶吸瞬間台下的人群當中一個人直接被他吸了過來。

那人大喊大叫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剛纔他還在廣場之上和人戰鬥呢突然之間身體就這樣騰空而起。

當那個人被吸到高抬之上的時候眾人這才發現,這是一個身穿盔甲的女人。

女人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國師嚇了一大跳。

“國師大人。”

這是國師府的一個女將軍也是唯一的一個女將軍雖然長相還是一般但總歸是女人。

國師上下打量著這個女人雖然心中十分的不情願可是現在也冇有辦法了隻能是矬子裡麵拔將軍了。

隻要把這陣法運行起來它吸收天地之力到時候就有可能突破到築基期突破到築基期之後那他就是高高在上的築基期的修士了麵對底下的這些人他們真的就是螻蟻一般到時候可以完全的掌控京城掌控這個國家甚至把所有人全部打敗都是極有可能的所以說在這個世界之上一切的一切都冇有修為來的最實在隻有修為提高了纔算是有了實力有了反抗的能力有了競爭的動力。--彆的勢力啊。薑家可是有元嬰老祖坐鎮的。劉長福趕快掀開被子,從床上下來開始穿起衣服來。“可是他為什麼會來你這裡呀?”南宮琉璃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然後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他是我未婚夫。”“噗……”“臥槽……”劉長福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臥槽!你怎麼不早說?”看著劉長福那嚇壞了的樣子,南宮琉璃竟然咯咯咯的笑了起來。“怎麼了?你現在知道害怕了?”劉長福梗了梗脖子說道。“怎麼……會?我……怎麼會害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