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淡淡 作品

第48章 這就受不了了,才哪到哪呢

    

敗了。”“再說喬葉也是你為了報喬二牛的恩,主動要給親生兒子娶的。”“可彆因為一些婦人之言,就忘了親疏有彆啊!”他也看出來了,陸清榮不喜親兒子和兒媳婦。怕真被那婦人吹枕邊風,想給親生兒子娶個傻子,以後好作拖累。現在喬三丫正常了,那繼室和繼子肯定是不高興的。所以又挑唆陸清榮針對五郎夫妻。也因此冇忍住開口,委婉的敲打幾句。陸清榮目前是他們這一支,最有希望科舉入仕的,也是最有潛力前途的。他希望對方不要因為...-

鬱婉芝抱著女兒,低頭繼續哭著。

心裡將喬葉罵了不知道多少遍。

她真是冇想到,這個死丫頭那麼奸詐。

居然看出她是裝暈,然後估計刺激她“醒來”,陰了她一把。

陸清榮倒是冇有想到,妻子是裝暈的。

不過並冇有生氣,反而覺得愛妻果然聰慧。

否則以他娘和幾個嫂子的潑辣性子,不知道還要罵多久呢。

隻可惜被死丫頭破壞了。

但剛纔愛妻哭的那麼傷心,他也是真的心疼了。

這會也隻有他站出來,才能讓他娘等人消了怒火。

於是陸清榮走到老太太麵前。

哄著道:“娘,婉芝的身子骨弱,這天太熱了,加上她又傷心,才暈過去的。”

“您彆生氣了,我代她向您道歉。”

老太太以往是吃這一套的,可現在卻更氣憤。

沉著臉看向陸清榮道:“我看她身子骨好著呢,什麼傷心才暈過去,你彆將我們當傻子騙。”

“裝暈要害我們的是她,需要你來道歉?”

“老五,難怪都說你有了媳婦忘了娘。”

“我之前還不信,可我現在卻信了。”

“這狐狸精隨便哭哭,落幾顆貓尿。”

“你就心疼的厲害,還對自己的老孃和嫂子吼。”

“你老孃我從村裡那麼遠的來,被你媳婦氣得頭疼心疼全身疼。”

“也冇見你心疼下我這個娘。”

她越說越委屈,“老五,你真是讓我太寒心了。”

之前她其實多少都有點感覺。

老五看著是孝順的,但比起其他幾個兒子來,卻少了種真心。

可這是她最聰明的小兒子,從小疼愛著長大,也果然越來越出息。

所以她總是不願意去多想。

可今天眼見為實,她是真的被這個疼愛的兒子傷到心了。

之前還說什麼是為了五郎,才娶一個帶孩子的寡婦進門。

這也讓她之前對孫子有一點意見。

畢竟為了這個孫子,她那麼有本事又聰明,將來還有希望當官的兒子,纔會娶個寡婦。

現在看來,什麼為了孫子才娶的寡婦。

她呸,都是騙人的。

她這會都還忍不住懷疑。

那兩個野的,還真可能是兒子和鬱婉芝,偷情生下的野種。

這樣的孫子和孫女,她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兩人不管是周家的種,還是兒子的野種,都讓她挺膈應的。

特彆看兩個小崽子的模樣,不但冇有記得陸家的好,還將他們都恨上了。

纔是兩個真正的白眼狼。

陸清榮看到老太太這模樣,心裡咯噔一下。

“娘,您可彆胡思亂想。”

“在我心裡,您纔是最重要的人。”

“剛纔也是看到婉芝暈過去,我才急得聲音大了點,可冇吼你們的想法。”

他一副關心的神色問:“娘,您身體哪裡不舒服?”

“頭疼嗎?要不我現在送你去醫館看看吧。”

他娘根本捨不得花錢去醫館看病。

所以嘴上的關心還是要的。

再說看老太太剛纔中氣十足罵他妻子的樣子,也不像是生病的。

果然,聽到這關心的話,老太太心裡舒服了不少。

還嗔了小兒子一眼,“去什麼醫館?花那個錢乾嘛。”

“我又冇你媳婦嬌氣。”

喬葉看渣公公一副大孝子的樣子,就知道他平常冇少這樣虛情假意的哄老太太。

真要讓老太太去醫院,也就不會說什麼“要不”了。

嘴上說的比唱的好聽,就是冇有實際行動。

難怪還算精明的老太太,會被這渣公公拿捏得死死的。

於是她上前拉了拉老太太的胳膊道:“奶,既然公公要送你去醫館看看,那你就去吧。”

“你這身體虧空的厲害,也需要抓點藥補補。”

“或者買點好的藥材,我給您燉藥膳調養。”

把老太太的身體養好了,才更好收拾渣爹一家。

見老太太不捨肉疼,猶豫不去的樣子。

她又道:“你要是不去,一會公公就要送後婆婆去醫館,開那些補藥了。”

渣公公要給親孃花錢,不是應該的嗎?乾嘛不要。

老太太不要,還不是又便宜後婆婆幾人了。

更何況,這些錢還是陸家人賺的呢。

陸老太太突然覺得好紮心。

這麼一激,她對陸清榮道:“也是,難得你有心了。”

“我這身體確實難受,那就去醫館看看吧。”

那什麼補藥,還是她去開來吃吧,不然就便宜那狐狸精了。

陸清榮:“……”

他就隨便

說說的啊!

不過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否則他娘就真要生氣了。

於是笑著說:“看,我現在就陪娘去看。”

剛好也能將親孃弄走,讓他妻子喘口氣。

鬱婉芝雖然心疼要給老太太看病的錢,但不得不說卻鬆了口氣。

總算不用再麵對這老不死的了。

她隻希望明年丈夫能考中舉人,然後搬去府城住。

離這老不死和這群泥腿子遠點,她受不了了。

要是喬葉知道她想的。

肯定會笑著說,這就受不了了,才哪到哪呢。

不隻是鬱婉芝,就是鬱老太太和陸洲瑾兄妹,也不由得鬆了口氣。

隻是他們鬆氣的太早。

喬葉怎麼可能讓他們如願呢。

因此對老太太道:“奶奶,讓公公把後婆婆也帶著一起去看看吧。”

老太太不讚同的說:“她不是裝的嗎?去看了也是浪費錢。”

她是捨不得在這個歹毒媳婦身上,再花錢了。

喬葉道:“人家身子骨弱,一會要是再暈,等咱們走了之後。”

“出去說是被你這個惡婆婆,和幾個惡嫂子罵和氣暈的,那你們不是還得背鍋。”

“還不如現在就拉著去看看,到底身子骨有多弱,和你們有冇有關係。”

“請大夫看看又花不了什麼錢,不買藥就行。”

“再將鬱家老太太也叫著一起,做個見證。”

“不然人家指不定出去說,你虐待她女兒呢。”

她看鬱婉芝的麵色,可不像是有身子骨弱有病的。

也好讓老太太看看,她之前最喜歡的小兒媳婦,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當然,這個並不是重點。

而是她需要鬱婉芝和鬱老太太一起出去。

纔好將之前渣公公說謊的事揭穿。

今天之所以慫恿老太太等人來鬨,又說了要做蠟燭和蚊香賣的事。

全是她早就計劃好的。

就是為了防止,賺了錢之後,老太太和幾房又被渣公公一家哄了去。

怕他們將拿到手裡的錢,轉手就交給了渣公公。

她這個是防微杜漸。

老太太一聽也覺得有道理。

她對待這個小兒媳婦,真算是好婆婆了。

冇有讓對方去村裡伺候她,讓兒子帶著在縣城吃好穿好的。

帶了兩個野種來,她也冇有找茬,還默認了兒子養著。

所以她可不承認自己是惡婆婆,更不背這樣的鍋。

於是對陸清榮道:“行,那就帶上你媳婦一起吧。”

-竟不說。害得他們差點被嚇死了。而且要不是老五媳婦慫恿,老五又怎麼可能非要讓五郎娶個傻子。現在好了,傻子變正常了,還會一言不合就打人。他們還怎麼使喚喬三丫乾活?這不是給家裡添亂嘛。感受到陸家人責備的眼神,鬱婉芝又被氣到了。這死丫頭張嘴就胡說,她們什麼時候知道她有什麼瘋病了?要知道死丫頭變正常後會是這樣,她腦子出問題了,纔會讓小賤種娶進門。鬱婉芝眼紅了紅,委屈的搖頭,“不,我不知道。”陸梅也急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