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淡淡 作品

第47章 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家人止住腳步,老太太打滾撒潑也冇人理會。大家又去了村口,按照喬葉指的位置,挖出了一堆骨頭和狗毛皮。阿大一家這會已經趕了過來。看到毛皮的顏色和骨頭的大小就知道,這果然是他們家養的獵狗。不管是幫忙打獵也好,還是已經了有感情,這都讓他們家很氣怒。阿大的孫子冇忍住,還衝上前給了喬有福好幾拳頭。要不是被喬大牛等人立即上前擋著拉開,都恨不得要打死喬有福了。他們家也說要跟著去縣衙,告喬有福偷狗,並要求喬家賠償。...-

陸清榮聽到喬葉的話,也怔住了。

接著就聽到親大哥和親媽的話。

抬頭更看到陸家的人、親兒子,竟然連丈母孃都用一種懷疑的眼神看向他。

陸清榮氣得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

彆說是他,躺著裝暈的鬱婉芝,也差點直接睜開眼睛起來罵了。

這死丫頭竟然對他們潑這樣的汙水。

陸清榮氣得全身發抖,抬手指著喬葉怒極道:“混賬,你這個混賬。”

“你再胡說八道什麼,我們怎麼可能做出那樣的事。”

他承認曾經心裡一直都有鬱婉芝。

在縣城住的時候,也時常會關心打聽她的訊息。

更甚至還會和鬱婉芝偶遇。

他關心下她的生活,她對她訴說下在周家的心酸。

可他們還真不敢越線,背地裡廝混在一起。

他是要科舉入仕的,再怎麼愛,也不可能衝動到將前途敗送了。

畢竟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要是被人發現他們廝混,那他的前程就完了。

心愛的女人,也怕是要被周家人逼死的。

他對繼子繼女那麼重視和寵愛,真完全是因為愛屋及烏。

對親子其實也談不上,恨不得對方去死。

主要是看到這個親兒子,就會想起他娶前麵那個妻子的動機。

還有嶽父和妻子去世之後,他將財產全部占為己有的難堪。

以及一些隱秘。

所以他麵對親兒子,就會想起那些事,就覺得厭煩和不想麵對。

加上親兒子並不是他心愛女人生的孩子,所以自然就忽視了不少。

人有親疏,他現在最在意的就是愛妻。

他們可是好不容易纔重新在一起的。

喬葉看渣公公這氣憤得,像是要吐血的模樣。

她撇撇嘴道:“誰知道你們是怎麼樣的,還不是你現在說什麼就是什麼。”

“不然哪個繼父對繼子繼女,會這麼好?”

“要不咱們現在出去問問鄰居,讓大家來說說看。”

“你對親兒子是後爹,對繼子繼女是親爹,這裡麵會冇有點貓膩?”

說完轉頭看向陸家的人問:“你們說,這對嗎?”

古人非常看重宗族血脈,渣公公這種絕對是奇葩和例外。

所以出去隨便問,大家都會覺得有貓膩問題。

果然陸大嫂幾名妯娌一臉震驚,眼中儘是八卦,“這當然不對。”

“隻聽說有了後孃就有後爹的,卻冇聽說哪家後爹,對繼子繼女比親生的還好。”

“除非腦子有問題。”

她們之前就有點想不通。

老五怎麼對親兒子那麼狠心,對繼子繼女卻那麼好。

特彆是今天看了兩個野種的吃穿用度之後,這種想法更深。

要這兩人是老五的種,那就說得過去了。

還真冇想到,鬱婉芝這狐狸精那麼浪,還在周家就背地裡勾搭老五生了野種。

難怪被小叔子連帶兩個孩子,一起被趕出來。

老五麵上也一副正經的君子模樣,冇想到背地裡居然是這樣的。

陸清榮真要吐血了,冇忍住道:“對個屁。”

“你們閉嘴,這種話是能亂說的嗎?”

“我和婉芝冇有成親以前,可都是清清白白的。”

這些陸家人完全是豬。

喬葉反問:“那你們是成親之後,就不清白了?”

陸清榮:“……”

他這會真想把死丫頭掐死,“孽障,你給我閉嘴。”

喬葉又翻了個白眼,“冇有理就讓人閉嘴,你怎麼這麼能呢?”

“行,我閉嘴。”

“我現在出去問問鄰居們,見過聽過這樣的事冇。”

“要不還可以去後婆婆孃家的村子裡問問,你們還冇有成親之前,有冇有來往。”

說著抬腳就要往外走。

將陸清榮嚇了一大跳,想要去抓喬葉。

要真讓死丫頭嚷嚷出去,他和妻子的名聲還要不要了?

雖然他們真冇有亂來生下孩子,可這種事一旦傳出去,都喜歡人雲亦雲亂想。

可他身為公公,怎麼好去和兒媳婦拉扯。

該怎麼辦?

鬱婉芝也被嚇到了。

要讓這死丫頭胡亂嚷嚷出去,以後她在縣城還怎麼做人?

更何況,她在嫁入周家前,確實和陸清榮有私情。

如果不是那會陸家條件一般,比起縣城的周家差多了。

她家人反對,她也不想吃苦。

不然她早嫁到陸家了。

他們私下來往的事,雖然知道的人不多,但卻總有幾個看到或者知道的。

這可經不住查。

一查一宣揚出去,那他們各自婚後就算是清白的,有

嘴也說不清了。

因此也冇法再裝暈了。

突然睜開眼睛,一下哭出聲來。

更甚至從陸清榮的懷裡出來,瞪著喬葉:“你胡說八道。”

“我們就是清清白白的,可容不得你詆譭。”

她抹了一把淚,“被兒媳婦潑臟水、毀清白,我不如撞死算了。”

說完直接轉身就朝著後麵的門柱撞去。

一副要以死證清白的模樣。

這一幕,也讓在場的人都驚住了。

陸洲嵐反應最快,剛纔親孃就捏了捏她的手。

因此在鬱婉芝即將撞到柱子時,她衝過去抱住了親孃。

也成功阻止了鬱婉芝撞柱。

“娘,你可不能丟下我和哥哥,還有爹。”

“我們都知道你是清白的,那喬三丫就是壞心眼想害你的名聲。”

鬱婉芝轉身抱著女兒痛哭,“清者自清,她想汙我的名聲,我不認。”

喬葉挑眉,“嘖嘖,後婆婆你這會不暈了嗎?”

“再說,我不過是提出了質疑,你們怎麼反應那麼強?是心虛了嗎?”

“這不就是告訴大家,你們有問題嘛。”

說完還對老太太幾人道:“奶,我剛纔就看出來,我後婆婆是裝暈的。”

“所以公公纔不讓我幫後婆婆看,為她打掩護呢。”

“她裝暈冤枉您和幾個伯母,想讓你們背上惡婆婆和惡妯娌的名聲。”

“我也是為了幫你們證明清白,這纔將她激起來的。”

她一副我很無辜,我都是為你們好的模樣。

不管渣公公和後婆婆,之前有冇有廝混。

陸洲瑾兩人到底是不是渣公公的種。

現在都隻能是繼子繼女。

她也就嘴上說說,讓老陸家的人和鬱家的人懷疑。

讓渣公公嚇到忌憚,讓後婆婆自己被迫“醒來”。

否則這種事,傳出去對小相公的名聲,也會有影響。

所以她不可能真鬨去外麵。

而無論是陸家還是鬱家的人,也不可能將這事傳出去。

畢竟這兩人要是私通生下野種,對兩家的名聲影響也會有不小影響。

但倒是可以用這個來,時不時的刺激下渣公公和後婆婆。

他們被氣得吐血跳腳的模樣,她看著很樂嗬。

陸老太太和幾個兒媳婦也反應了過來。

齊齊看向和女兒抱頭痛哭,好不可憐的鬱婉芝。

幾人都滿臉怒氣,“好啊,你這賤人居然是裝暈來害我們的。”

抱著女兒哭的鬱婉芝,整個人僵了僵。

實在是冇想到,不過是裝個暈而已,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個敗家娘們,還就先戴上了。鬱婉芝冇想到,死丫頭會拿這個出來說事。她在縣城裡戴慣了這些,今天回來是參加婚禮的,就想讓那些村婦們繼續羨慕她,因此就冇取下來。卻被死丫頭抓了小辮子。她心思一轉解釋道:“娘不要誤會,這不是相公給我買的,而是我孃家給的。”陸清榮也急忙道:“是啊,這是我們成婚時,鬱家給婉芝壓箱底的嫁妝。”“今天也是因為五郎要成親,她高興纔拿出來戴的。”喬葉一臉的疑問:“我以前聽我後孃說,我後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