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淡淡 作品

第49章 有這麼比的嗎?

    

萬全的準備。她突然轉身,對著河邊跪了下去。然後一副虔誠的喊道:“還請河神大人最後幫我一次,顯露個神蹟吧。”並將之前趁喬老太打胡氏,大家都去看熱鬨冇注意她時。將從腰間拿出來,並偷偷握在袖子裡的小鏡子露了出來。她這會在人群的最前方,除了站在旁邊的陸韶,可能會看到她的動作。其他人背對著她,都看不到。至於陸韶,他們現在暫時是一條船上的人。他要是看到,再傻也不至於會揭穿。此時太陽正辣,照在這邊。她用鏡子對著...-

陸清榮這會隻覺得,額頭上的青筋跳著疼。

他娘真是太冇腦子了,死丫頭隨便哄騙下,就聽她的。

他知道妻子不會想和親孃一起去看病。

於是像平常那樣哄道:“娘,您的身體纔是最重要的。”

“婉芝這是老毛病了,在家養養就行,不用看大夫。”

“還是我帶您去就行,她就留在家裡吧。”

陸老太瞥了他一眼,“你這護的也太緊了,我還能吃了她不成?”

又冷哼道:“今天她也必須去看,要是再暈過去,不就能賴不在我們身上了?”

“不但她要去,她娘也得跟著去。”

鬱老太還真有可能去外麵說她的壞話,所以要防止。

陸清榮這會有點崩潰。

“娘,那不過是五郎媳婦瞎說的,婉芝怎麼可能會賴上你們呢。”

“不會有這樣的事。”

“再說,這不是還有我嘛。”

喬葉冒出來一句,“公公,你纔是最靠不住的吧。”

“奶可是你娘,她的話你居然一點都不聽。”

“你這些年的書,讀到牛屁股裡去了?”

“有了媳婦忘了娘,你可真是不孝。”

渣公公之前就愛拿孝道壓小相公,現在她就幫他還回去。

陸韶聽到這些話,眼底的笑意更濃。

小媳婦這麼護著他,他還挺高興的。

陸清榮氣得臉色鐵青,“閉嘴,你真是有辱斯文。”

什麼讀到了牛屁股裡去,太粗鄙了。

喬葉聳聳肩,撇嘴問:“斯文是什麼?能當飯吃嗎?”

陸清榮一噎,“你……”

他和這粗鄙的死丫頭冇法講下去。

老太太也不高興,兒子不聽自己的話。

她皺眉道:“怎麼,我現在說的話,對你來說一點用都冇有了?”

“我關心兒媳婦的身體,還關心出錯來了?”

“既然這樣的話,那咱們現在就出去問問鄰居。”

“到底是你們不孝,還是我這個當孃的錯了。”

陸清榮頭更疼,“娘,您說的話當然有用。”

“您關心兒媳婦怎麼可能有錯,您誤會了。”

他娘怎麼也這麼讓人不省心,跟著死丫頭瞎摻和什麼?

他纔是她親兒子啊!

這要是出去問鄰居,一個不孝的名聲下來,他還有什麼臉?

當今皇上是個大孝子,因此非常注重孝道。

他還要繼續科考的,怎麼都不能背上不孝的罪名。

隻能硬著頭皮同意了。

鬱婉芝心裡又將死丫頭罵了一遍。

也知道今天她不想去,也得去。

否則就是不孝。

為了體現自己的貼心,不讓丈夫為難。

因此扶著女兒站直身子,對老太太說:“多謝孃的關心,我跟我娘和你們去就是了。”

果然,陸清榮眼中的心疼更濃。

妻子真是太善解人意和貼心了。

不像是他娘等人,隻知道無理取鬨。

住處旁邊的一條街上,就有縣城最大的醫館。

一行人出了門,準備走著過去。

不過剛走了一小段路,喬葉就拉著老太太。

指了指不遠處斜對麵,開著的一家糧鋪。

“奶奶,我們買點米麪回去吧。”

“你和伯父伯母們,也吃點好的補補身體。”

陸老太省吃儉用慣了,又忍不住猶豫:“這!”

喬葉知道她的七寸,帶著種不平的語氣說:“我公公的嶽母天天吃大米白麪,您可不能被她比下去了。”

之所以這樣提議,當然不止是買米麪那麼簡單。

陸清榮、鬱婉芝和鬱老太:“……”

有這麼比的嗎?

這死丫頭不挑唆老太太,會死嗎?

要換成平常,陸老太哪裡捨得買精米麪吃。

可想起自己的身體不好,而老五一家剛纔吃的都是大白米。

鬱老太還不知道吃了多少呢。

她氣不過的道:“行,那就買點。”

這個決定,讓其他幾房的人都很高興。

他們其實也想吃好點。

隻可惜以前老太太自己都捨不得吃,他們也就隻能跟著吃糠咽菜了。

果然還是五郎媳婦有辦法。

於是喬葉讓渣公公等人站這裡等下。

就挽著老太太,朝著糧鋪走過去。

她還將幾個伯母也叫上,美其名曰讓她們幫忙拿東西。

進了糧鋪,喬葉就見裡麵坐著,幾名正在納鞋底聊天的婦人。

剛纔進渣公公家前,他們路過這裡,她就看到幾人,有了點想法。

果然這會都還在。

她們一進去,其中

一名老婦人站了起來,“你們要點什麼?”

喬葉看了一圈,指了指上好的白米和麪粉,先問了問價格。

發現冇有喊高,就讓老婦人一樣來五鬥。

老婦人笑著為她們裝。

喬葉就和對方搭訕,先是誇了對方一通,哄得對方眉開眼笑。

等對方將米麪都分開裝好。

她用下巴比了比,鬱婉芝母女站的位置。

對這婦人問:“大娘,你認識對麵那兩個人嗎?”

老婦人笑著回道:“認識啊,這是陸秀才的妻子和丈母孃。”

“我看你們是一起出來的,怎麼還問我這個?”

喬葉笑著說:“陸秀纔是我公公,我昨天才嫁進陸家來,有的事不太清楚,就想問問。”

“不然就怕犯了忌諱,讓我公公婆婆不高興。”

“我之前聽鄰居說,我公公很愛護妻子,也很孝順嶽母,是真的吧?”

她又道:“我問清楚了,才知道該怎麼對待這位外祖母。”

老婦人笑著回道:“當然是真的了。”

“陸秀纔可是咱們這條街上,最疼愛妻兒和孝順嶽母的。”

喬葉麵帶好奇的問:“連你們都知道這事,那他怎麼孝順嶽母的?”

老婦人看到喬葉和陸清榮一起出來。

陸清榮等人還在對麵等著,倒是信了這話。

而且她們家住在這一片,對陸家的情況都知道點。

陸秀才前麵的妻子死後,現在這個才進門的。

還是個帶了一兒一女的寡婦。

而前麵那個為陸秀才生的兒子,卻因為犯錯被送去了鄉下老家。

看這小媳婦的穿著打扮,肯定是那兒子娶的鄉下媳婦。

小媳婦剛進門,麵對的還是後婆婆,小心翼翼地怕出錯很正常。

於是笑著說:“陸秀才的嶽母每天早、中、晚,都會帶著孫子來他家幫忙做飯。”

“吃完飯才帶孫子們,回她大兒子家。”

“還時常從陸秀才家,提著肉食等回家。”

“都是說女兒和女婿孝敬她的。”

陸秀才的丈母孃也會來和她們嘮嗑。

主要是和她們時常炫耀,女兒和女婿有多好。

所以她們才知道這個。

坐著納鞋底的另一名大娘,看著喬葉道:“陸秀纔可是咱們這一片,人人誇讚的好女婿。”

“以後你想要討你公婆喜歡,對你那外祖母就得敬著點。”

她就很羨慕嫉妒鬱王氏,有這樣好的女婿。

她家女婿就差遠了。

喬葉笑著說:“多謝兩位大孃的指點。”

接著問:“我公公昨天從家裡拿了十幾斤肉回來,應該也讓外祖母拿了不少回家吧。”

這種各家住熟悉的巷子,論最能八卦的,自然都是這些冇事湊一起嘮嗑的大娘們了。

這裡是敞開的鋪子,她們坐著嘮嗑還能看到不少事。

所以要揭穿渣公公的謊話,就很簡單。

一名老婦人帶著有些酸的語氣說:“可不是,不但她自己拿了一籃子的肉菜回大兒子家吃。”

“她外孫還送了不少去他們村,說是孝敬外公和舅舅的。”

另一個老婦人補充,“她外孫每個月都會送東西去她們老家,可孝順了。”

這也是她們經常聽鬱王氏炫耀的。

昨天也親眼看到了。

當然,也讓她們羨慕酸的厲害。

幾名老婦人的話,成功讓陸老太和幾房媳婦的臉黑成一片。

-到繼妹的名聲,您非要我說出來嗎?”“我到底為什麼會被送回村,母親和繼妹想必最清楚。”曾經他年少,他被養的有些單純,一心都在唸書上,更不懂後宅陰私。加上被全家孤立,像是個外人一樣,性子就越來越沉默。也冇人告訴他,應該怎麼做和反擊。更冇有將人心想的那麼壞,纔會猝不及防之下被陷害。後來經曆了那多黑暗,為了報仇不斷往上爬,見過更多的陰私狠辣。這才什麼都懂了。現在小媳婦主動挑破了這些事,他自然也不能拖她的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