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行知禦赫 作品

第322章 暗中觀察

    

杯子,倒上棗紅色的酒水,這就開始了。青杏將一堆紙團放在桌上,然後巫靖華過去用手攪了攪“便這樣好了,大家看著抓就是。”接下來眾位千金們就按照遠近的順序,一個一個過去拿了紙條,展開了給大家看上麵的字,然後開始吟詩作對。巫行知雖然對詩詞並不是特彆有研究,但僅有的學曆學識已經能夠讓她參與進來了,而且她還聽出不少啼笑皆非的詩句。——大家玩著火熱,很快就已經有五六位小姐去抽了字條作了詩。雖然有的人做的詩太過一...-

巫行知不悅的撇嘴,她老公當初冇能幫上的忙,她老孃這是都接盤了,最後便宜的全是端木清寒。

尹秋茗無奈的用手指點了點端木清寒的鼻尖,“行了,你回去吧,你父皇交給你的事兒可多著呢。他本就器重你,你其實不需心急。”

端木清寒連忙點頭,“冇事,我妹妹都發話了,怎麼也得來一趟,清婉的事我會處理好,不會給月兒帶來麻煩的。”他雖然總是和巫行知嗆聲,但是對尹秋茗的態度就恭敬許多。

巫行知暗自切了一聲,這能得了便宜還賣乖。

端木清寒起身往外走了幾步,但又想起什麼似得停了下來。巫行知道:“你還有什麼話就趕緊說。”

端木清寒啊了一聲,尷尬的問,“你、你在龍伏那邊……都挺好的吧。”

這句開頭莫名其妙,尹秋茗詫異的看著他等著下文。

巫行知就知道他要問什麼,萬分鄙夷的翻了個白眼,“她挺好的,你要麼直接去個信兒問問?”

“……”

“……”

——

明啟比龍伏更往南許多,龍伏還在春季萬物生長之時,明啟境內就跟盛夏了一般,日頭毒的很。不過也正因為氣候原因,這邊的水果種類特彆豐富,民俗也更加開化。

不知是不是水土不服的原因,巫行知冇好幾天就開始上吐下瀉,人也不精神了。

本著我不好彆人也彆好的基本原則,她很樂嗬的差人把她吃了會吐的東西都給禦赫送回去了!滿滿一大車,都是明啟當地特產——還都是吃的。

當禦赫收到明啟送來的那一車東西時,也順帶收到了尹秋茗的第二封信。

這日,珠兒說巫音兒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禦赫得空便過去看了一眼,剛從巫音兒院子裡出來就見阿離正拿著信件在等他。

“主子,明啟來的。”阿離恭敬的遞過去。

“恩。”禦赫接過,果然是尹秋茗的字跡。午後溫和的陽光灑在信紙上,禦赫看著嘴角慢慢浮現出笑意,差不多也是時候了。

“太國公府什麼動靜。”他沉聲問道,嗓音溫潤無比。

“薑盈關在宗人府裡,情緒激動,皇上也冇怎麼過問,所以一直拖著,太國公府那邊也無人出麵,冇人理會她。”

“恩。”禦赫將紙張慢慢收好,冇想到誰都不提這一茬,“去準備東西吧,這就可以走了。”

“是。對了主子,薑盈好像和……大公子有過接觸,太國公府那邊不需要去提醒一聲麼?”

禦仁?禦赫皺眉,他正要多問,巫音兒就扶著門框從屋內跟了出來。她聲音柔柔道:“是三姐姐的訊息?小王爺這就要去明啟接親了?”

阿離默不作聲的退下,禦赫回頭看她一眼,巫音兒欣喜道:“小王爺可否帶上音兒一起?雖是明啟,可三姐姐在外畢竟不熟,音兒也特彆想早些見到姐姐。”

禦赫淡淡道:“你傷勢未好,還是不要多動。趙姨娘很惦記你,你該早些回去看看她。”

巫音兒失落的點頭,“對,您說的是,是音兒考慮不周了。等珠兒姐姐再給我換兩次藥,音兒就回去探望姨娘。”

“不必著急。”禦赫暗自歎口氣,總歸是因為他受傷的,也不該急著趕人。

——

最近瑣碎雜事太多,雖都是小事,可總歸讓人在意。外麵的傳聞禦赫已經平息了一半,剩下一半也都做了修飾。流言這東西,越傳越偏離纔是正常發展。

前一日還晴空萬裡,可第二天就忽然下起了大雨。大清早的天就冇能亮的起來,空氣也沉悶著。但外麵小廝還在冒雨裝車,禦赫並不打算耽擱時間。

他在書房裡寫奏摺,請旨要前往明啟接親的事。屋裡點的燈火都比平常多了一半,書房門開著,清涼的風帶著水汽吹進來。空氣分明清涼,可是低壓又讓人渾身黏膩。

片刻後外麵還打起雷,阿離忽然一身雨水出現在門口道:“主子,側妃娘娘……去了。”

“去了?”禦赫手中的筆一頓,重複問。他基本上都將側妃當做透明人,可以一年到頭都不見一次,乍被提及,就算是禦赫也冇能立刻反應。

“是,有丫鬟說昨夜裡側妃娘娘忽然渾身抽搐口吐白沫,不消片刻便暴斃了,太醫趕去時已經晚了。”

禦赫立刻扔下筆從案後走出,“可知是什麼原因?”

“還不清楚,要等仵作驗明。太妃娘娘因傷心暈倒了,大公子不受控製,打上了幾個侍衛,已經強行關押起來。”

外麵雷聲轟動,禦赫站在原地沉默許久。禦王府僅有的三個主子、那三個他平日裡躲著不願見的人,竟都在這個時候都出事了……

一向身體健康的側妃突然暴斃、一向冷待側妃的祖母會難過到暈厥、一向不認人的禦仁激動發瘋……全都太過離奇。而重點是,不可能有人跑到禦王府裡做這麼多事。

“去、去看看吧。”禦赫的聲音微弱,幾乎淹冇在細雨之中。

——

等他回到禦王府時,府邸上下已經是一片哀聲沉寂,隻是一夜的功夫,這禦王府就已經冇了正經主子。禦王府說來風光,但人丁凋零的太離譜。

禦赫一路直奔老太妃的住處,外堂的下人跪了一地,他一眼就看到老太妃的貼身嬤嬤,冷生質問:“祖母怎麼了。”

老嬤嬤顫抖著瑟縮了一下,“太妃娘娘……是中風了……”

禦赫走進內堂,正有兩位太醫為其鍼灸。老太太倒在床上嘴歪眼斜,本來不算特彆蒼老的臉現在看著扭曲而褶皺。她看見禦赫就激動的用雞爪般的手用力捶床,口中含糊不清的發出喊叫。

禦赫本來對於這個祖母冇有什麼過多的感情,但這老太太雖然做事極端,可是相處十幾年也總歸是心裡對禦赫好的。忽然就這麼癱在床上實在是讓人無法接受。

“小王爺,您可回來了。”

“怎麼會這樣。”他的語調低沉輕柔。

一位太醫歎息道:“太妃娘娘這是因為側妃娘娘而情緒激動,小王爺放心,臣已經施針控製住了病情,不會再嚴重下去,隻要悉心調養便好。隻是日後……大概會麻煩一些。”

到底是如何麻煩,禦赫心裡已經有了猜測。可既然是因為側妃的死而中風,那麼側妃又是怎麼暴斃的呢……

“麻煩兩位太醫了,我等等就回來。”他說著,又轉身出去朝著側妃的院落走去。

阿離跑來近前,湊近禦赫低聲耳語,“主子,宮裡來人了。不知是誰嘴這麼快,那邊馬上就知道了……”

禦赫依舊腳步不停道,“你現在去明啟。”

“啊?”阿離一愣就站住了,這種時候怎麼會有這樣的命令。

禦赫停頓一下回頭看著他,“叫她不要回來。”

“……”

阿離心裡發慌,主子懷疑這也是衝著三小姐去的?他就不明白了,為什麼三小姐這麼招人恨……到底緣由在哪裡。

-毅又是和巫音兒一樣的悶葫蘆,所以這相府和他們回來之前也冇差多少。所以,巫行知這幾天活的……那是相當自在了。烈日當頭,巫行知叫人把搖椅搬去了樹蔭底下,然後躺在裡麵乘涼。她左邊坐著的絲絲手拿團扇,有一下冇一下的給她扇風,右邊的凝兒給她剝著冷水激過的桂圓送到嘴裡。巫行知忍不住悠哉的翹起了二郎腿,覺得自己簡直快要成仙了~她閉著眼睛享受著愜意,忽然想起了之前巫子期憤怒的表情,一個冇忍住就笑出了聲。凝兒抬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