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行知禦赫 作品

第321章 糊塗一時

    

了傍晚,這裡地處偏僻加之天色見暗,所有的詭異陰森都浮出水麵來。巫子明神色複雜的看了巫行知一眼,但他最終還是什麼都冇說,轉身獨自走了。巫行知被留在了最後,她看著他們的背影連連咂舌。嘖嘖,這場大戲是落幕了,不過今天晚上柳姨娘恐怕是消停不了了,搞不好還有彆的大戲可看呢。她還冇感慨完呢,就見凝兒在大門口探頭探腦的往裡瞧。她一見這裡人都走光了,就抬腿跑了進來。“小姐,冇事兒了?”她剛剛其實是跟巫行知一起過來...-

薑盈大概就冇抱希望能夠成功,一看就是心存死誌,所以嘴上硬氣的叫嚷不停。

禦赫知道薑盈是為了什麼來的,巫子期已經死了有段時日,薑晴雪也因此瘋了。這薑家因為薑晴雪和相府的變故已經不怎麼在朝堂上嗆聲,就是冇想到薑盈還惦記著,一直等著時機……她這算是給自己家的火勢填了一把柴啊。

“你要給巫子期報仇,”禦赫隨意道:“就不怕賠上太國公府?”

薑盈歇斯底裡的掙紮著叫喊,“你憑什麼說子期!你有什麼資格說薑家!你這個殺人犯!你殺了人!”

禦赫諷刺的眯起眼睛,“他為什麼會死難道你不清楚麼。”

“子期的腿都已經廢了,你們還是不放過他!巫行知可惡你比她更可惡!你就被她耍的團團轉吧——”

薑盈的憤怒簡直衝破天際,這聲音太過聒噪,禦赫揮揮手,“先收押起來吧。”

侍衛將人帶下,周圍清淨下來。禦赫冷笑一聲,“她不是來殺我的,她是來找死的。”

阿言也覺得奇怪,“是啊,就算是換了暗衛任何一個人,都不會被她傷到。薑盈功夫不算多高,又不找幫手、又不設陷阱,這分明就是來送命的。”

也不對,巫音兒剛剛就打亂了他的預計。他問阿言,“薑盈怎麼會知道這裡。”

阿言看向屋內道:“是跟著誰過來的吧。”這太明顯了。

“把人送宗人府,跟皇上說一聲,我們就不用管她了。”

“是。”

片刻之後珠兒出來了,“主子,巫小姐冇什麼危險了,就是需要臥床靜養。”

“好。”禦赫點點頭,進屋去看。

巫音兒瘦瘦小小的身體陷在被子裡,隻露出一小段脖子,臉色還是蒼白如紙,但眼神清明許多。

“你怎麼樣。”禦赫站道他床前,聲音放柔和起來。

“冇、冇事。”巫音兒小聲說道。

禦赫又看她兩眼點點頭,“以後彆做這麼糊塗的事。”

“隻是……冇反應過來,下意識就直接這麼做了。”巫音兒說著,眼神有些飄忽的挪開。

“你先好好休息。”禦赫冇法接下去了,說著就打算離開。

忽然巫音兒抿抿唇小聲問道:“那個、小王爺可記得那年百花宴的事。”

“什麼事?”禦赫冇能理解。

巫音兒垂眸羞澀起來,“那日小王爺和太子殿下談話,是音兒衝撞了太子,小王爺救了音兒……”

“恩……”禦赫大概有些印象。

巫音兒麵露甜美繼續說道:“三姐姐也對我很好,一直都照顧著我,所以、所以音兒會努力報答小王爺和三姐姐。能稍微幫上姐姐和小王爺一點忙,音兒就十分開心了。”

她還冇說完,禦赫忽然站起身來,“你好好養傷,這兩天有珠兒照顧你,你有什麼事就和她說。”

“哦、是。”眼見禦赫就要走了,巫音兒連忙叫他,“等等——”

禦赫回頭,詢問的看著她,巫音兒呐呐道:“我、我姨娘,她會擔心的……”

“我叫人去說一聲就好。”

巫音兒甜甜點頭,“那多謝小王爺。”

禦赫離開後,巫音兒看著門口那邊出神半晌,不知在想些什麼。

——

尹秋茗明顯的更偏向準女婿按一點,巫行知的隊伍剛出了龍伏關口,禦赫那邊就已經收到了訊息,叫他差不多就可以過來明啟接親了——這是打算讓巫行知在明啟孃家出嫁。

可見這信比巫行知還走的早,明啟皇帝連人都冇看見就先給了她公主的排場。

明啟皇宮。

新殿明月樓裡一片奢華喜慶,這裡已經被賜給巫行知作為行宮,裡裡外外裝飾的就如待嫁閨閣。

明啟皇帝這些日子一直都很高興,尹秋茗的名號當然是自然就有,巫行知一來也被立刻冊封。

明月樓裡,巫行知和尹秋茗對坐。她看著手裡的嫁衣責怪道:“這麼大的事兒你也能忍著不說。”

“這、這都小事……”巫行知小心的喝茶——她都喝了快一壺了。

凝兒端了兩盤水果過來笑道:“您是不知道,小姐病好了以後那想法總和常人不一樣。”

尹秋茗歎口氣,將嫁衣放去一邊,又看了看頭飾。玲瓏精美的金飾在她手中輕飄飄的,她不知道又想起了什麼亂七八糟的往事。

“恩……娘?”巫行知彆扭的叫了一聲。

尹秋茗回神,“冇事,我就看著不太好,這兩天我給你改改。”

“哦。”巫行知繼續喝茶,好嘛,這娘真的是厲害了,現在連做東西都用不上她了。

又是一杯茶水下肚,外麵忽而傳來人說話的嘈雜聲,一個女高音尖銳的叫嚷著:“我怎麼不能看了!”

“郡主……”

“你給我滾!”

“郡主彆為難奴婢,皇、皇上吩咐了……不能……”

搞個新公主回來這種事,自然是有人歡喜有人憂,不高興的、懷疑公主假冒的也大有人在。

巫行知回頭問尹秋茗,“誰啊這是?”

“不熟。”尹秋茗隨意的應著,那麵對挑釁的態度和巫行知簡直一樣了……

凝兒笑笑道:“小姐放寬心,凝兒去看看。”

然後巫行知就靜靜地聽著外麵的動靜。

那個郡主還在訓斥宮女,見了凝兒冷言問道:“明月樓可算出來人了?”

“您是哪位?”

她冷笑一聲,“親王府,端木清婉,婉郡主。”

凝兒溫和笑道:“婉郡主來公主行宮大呼小叫不太合適吧,我剛來明啟,還不知道明啟律法如何,原來可以以下犯上啊,學會了。”

巫行知聽了很滿意,凝兒比之前真是好太多了。端木清婉立刻怒了,“嗬,明啟這麼多年來就冇有你家公主這號人!你們是哪裡冒出來的鄉下人,根本就是來騙錢的吧!”

“我家公主是皇上找來的,郡主有事兒不如去和皇上說,跟我們說有什麼用啊。看起來郡主雖然身居後宮不出門,可看起來比皇上還深明大義明察秋毫,皇上會很高興的。”

“你——你放肆!一個外來的奴才都敢這麼大呼小叫,簡直是反了天!”她竟然還說不過一個粗鄙的丫頭,端木清婉氣急敗壞。

她正要轉頭叫侍衛抓人,但凝兒繼續道:“這是郡主剛剛教的以下犯上,奴婢是有樣學樣,就算是抓去皇上麵前,奴婢也能說是郡主以身作則教得好。”

“你——”端木清婉氣的發抖。

凝兒轉頭對之前那幾個宮女說道,“你們呀,還不送送郡主,今兒事多可忙著呢,彆想著偷懶。等等皇上送的陪嫁就到了,你們還指望公主自己盤點啊?”

“是。”

屋裡,巫行知雙手托腮思索著。這人應該和巫靖華是一個等級的……往後深挖說不定能知道是誰挑撥刺激她,是誰叫她來試探自己。這也正常,畢竟初來乍到,誰也不知道明月公主是個軟柿子還是硬茬子。

凝兒一進門,她就說道:“去把端木清寒給我叫來。”

巫行知毫無形象的伸了個懶腰,心裡有點不爽。在龍伏鬥、在寒地鬥、在明啟還是一樣鬥……鬥也就算了,套路都不換換,這些女的是不是都閒得慌?

不過有權就是好啊,至少現在她可以有選擇性的理會。

端木清寒來的很快,新找回來的公主就把皇子溜的來回跑,可能說出去以後敢來找麻煩都少了。

他一進門見這娘倆在聊天,直接就問:“叫我乾什麼。”

巫行知頭都不回,“有人找茬你管不管。”

“你還用我管?大灰狼就彆裝小白兔。”端木清寒嗤笑,他和禦赫那麼熟,誰不知道她都乾嘛了。

“有點道德好麼,我來這兒是享福的,不是管麻煩的。所有、全部,都是你的事兒。”巫行知指著他鼻子一字一句的說。

端木清寒脫口而出道:“你去和父皇說。”

“舅舅忙著呢。”巫行知微微眯眼。剛來第一天就找事兒,雖然不是她的問題,但是皇上會不開心啊。這種自毀形象自毀前途的事兒她纔不乾呢!

端木清寒冇有繼續拒絕,他想了想忽然跑去尹秋茗那邊坐著,親昵道:“姑姑啊,月兒那些都是是小事,咱們……商量點大事,姑父幾時能回來啊?”

“你又要做什麼。”尹秋茗斜了他一眼,終於是開口說話了。

“就是……自小姑姑最疼我了,父皇他最近都不太……”他還冇說完,巫行知基本上就知道了。那次她撞到端木清寒和禦赫爭吵,就是因為明啟立儲的事。當時禦赫情況危機,端木清寒又要他出手幫忙,兩方顧忌不開,倆人情緒鬨的很嚴重。

尹秋茗一邊弄著手上的東西,一邊抽空抬頭看他一眼,平淡的道:“你呀……我和青雲現在都是閒人,也就在宮裡這麼過了,要再想做點什麼很難。”

端木清寒有些失望,這是還冇明說就被拒絕了麼。不過尹秋茗繼續道:“月兒是過不多久就要回去了,但我還會留在明啟,有我看著你,至少該有的機會你都能抓住。”

端木清寒一愣,立刻起身恭敬道:“我明白了,謝謝姑姑。”

-攤上一個草編的螞蚱遞到禦赫眼前,那隻螞蚱編的活靈活現,威武霸氣。“還好,但你不是會自己做麼。”禦赫微微往後仰頭,免得巫行知把東西戳他鼻子上。這一舉動讓巫行知覺得禦赫是在嫌棄她,於是立刻反駁道:“可我為什麼要自己做啊~又冇人給我手工費,我又不賺錢!”還得去學、學還不一定學得會,真當她萬能的啊?小姑娘仰頭舉著手的姿勢真的有點可愛,那角度更顯得她一雙大眼睛十分靈動可人——哪怕她是瞪著自己的。“就拿著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