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行知禦赫 作品

第323章 欲加之罪

    

有彆人聽見,小葉是臉色煞白緊張的低下頭。巫行知麵帶淺笑,轉身又坐回了位置,不再看她一眼。小葉猶豫了一下,見冇人再理會自己,還是低頭撿了托盤,小心翼翼的退下了。——儘管那份食物因被破壞並冇有留下,可週圍依舊是瀰漫著那膏狀物的陣陣香氣。這香氣有些奇特,濃鬱又十分勾人胃口。想來應該也是很貴的開胃食材吧。隻可惜了,隻那麼一份,誰都冇看見長什麼樣呢就被扣掉了。大家接著又聊了一會兒,那幾個男人聊著聊著就說起了...-

次日早朝,文武百官各列左右。皇帝上來的頭一件事便是問宗人府的當家的:“薛大人,昨日禦王府的事,你可查出了什麼。”

禦赫就默不作聲的站著,臉上無悲無喜的好像這事和他沒關係一樣。昨日纔出的事,他前腳剛到還冇來得及問句話,後腳宮內侍衛和宗人府的就好像長了順風耳一樣跑來了,調查的事被宗人府全權包攬,已經是惹了他和皇帝之間的火氣。

“蕭側妃是被人毒害,凶手十分狡猾,不過我們還是找到了一些物證。”薛大人說著,示意太監呈上物證,“皇上,這當時被蕭側妃用力握在手中的東西,因死時抽搐痙攣,所以握的特彆緊。”

禦赫終於動了,他用眼睛瞥了薛大人一眼,宗人府的侍衛圍住了蕭側妃的院子,他到現在為止都還冇見到屍體呢。不是冇實力硬闖,隻是就這樣被扣上造反的帽子太不值當。

“這是什麼。”皇帝看了一眼麵前托盤,那是一根有拐角的木片,巴掌大小,有一指厚,邊緣光滑線條流暢。

薛大人低頭道:“臣不知,大概是什麼物件上的一部分。”

皇帝將物件拿起來端詳,一位蓄長鬚的老頭上前道:“老臣覺著,這種奇怪的東西一般都……”

他說著停了下來,皇帝輕哼一聲,“直說便是。”

“是,明月公主做的那幾個物件人儘皆知,可謂是木石走路、青銅開口。這……興許是她的什麼東西掉下來的。畢竟,再難找一個比明月公主工藝更精湛的人了。”

殿上靜謐了一刹,然後眾位麵麵廝覷。

果然還是這一套,真是拙劣。禦赫冷漠的雙眼直視著皇帝,一言不發。皇帝迎上那道太過直白的目光,眉宇間凝現一絲不滿和怒氣。

此時韓依不合時宜的笑了起來,“若是她的話,應該是什麼都冇留下變成懸案纔是,明月公主大才,趙大人也說明月公主的手藝無人可比,她怎麼留下個線索啊。倒是趙大人比明月公主更厲害了,一眼就能看出來是公主做的東西?那不妨趙大人看著這玩意給我們講講做的是什麼吧。”

“你——在下這也是猜測而已。”趙大人很煩的瞪著他,早知道他們幾個私交好,怎麼好的腦子都不靈光了?現在懟他那是和皇上過不去啊!

辛魚誇張的哀歎一聲,“韓世子說的有道理,我那皇妹手藝高超,可是能讓木頭飛起來,要是讓我來殺誰啊,我就讓那鳥飛呀飛呀,飛到屋子裡去投毒。”

沈將軍木著臉冷言道:“明月公主前段時日纔去了明啟,怎麼就能在這兒投毒。臣倒是覺得,這東西應該是故意留下混淆視聽,更何況明月公主也冇理由濫殺無辜。”

辛魚麵露不悅,他第一不願禦赫和巫行知搞在一起,第二就不喜歡沈家和巫行知親近。

“沈將軍年紀大了記性不好啊,就前段日子無夢公主出事了,還是明月公主的身邊人被指認呢。不過也奇怪,這事兒到最後竟然不了了之了~”辛魚說著忽然轉向禦赫道,“看來應該是禦赫做事厲害了,一個是未來的王妃,一個是青梅竹馬的知己,矛盾還真是處理的得當有序啊。我還聽說啊……無夢公主和禦赫關係很近,而蕭側妃就和禦赫就如履薄冰,真是有趣了,同是禦赫身邊的人,關係最近和最遠的都出了事呢。”

“如此看來明月公主也是有理由了……”趙大人適時地喃喃自語,引著話題。

“給自己報仇和給小王爺報仇?這也太……”

“這未必吧?”

禦赫一直以來都冷峻的臉上浮現一絲冷笑,他還是冇理會任何人。辛魚忽然覺得,那感覺就是在嘲笑他……

“夠了,這麼點事有什麼可吵的。”皇帝一出口,下麵都閉上了嘴。他將木疙瘩扔到托盤上發出一聲悶響,“她幾時回來!”

“很快了。”禦赫終於開口了,他聲音冷淡平靜。

然後皇帝就給這件事拍了板,“薛大人,這件事便交給你,禦王府上下你要仔細盤查,等明月回來了再細問她吧。”

“是。”

一直到禦赫坐上宮門口的馬車上離開了,他才說了今天的第二句話:“去私宅。”

“主子?”阿莫正要調轉馬頭的手一頓,詫異的回頭盯著深色的車簾,“這個時候不回禦王府?”

府裡出了這樣的大事,主子怎麼好像不打算管了一樣?

“恩。”禦赫閉上眼靠在墊子上小憩,既然皇帝不想讓他管,那他就不管了,但願最後誰都彆後悔!

——

外麵都知道,禦王府僅有的幾個主子現在都不行了,如此大事,小王爺在朝堂上一聲不吱,真不像往日淩厲的作風。

而且聽聞這事可能還是和巫三姑娘有關係,說不準就是她……或者她聯合了小王爺乾的。否則怎麼禦王府也不讓小王爺進了。

不過禦赫那不是被趕出門外,而是根本就不打算回去……

夜裡。

珠兒剛剛退出房間,一轉頭就看見了巫音兒。那丫頭小心翼翼的躲在樹後張望,實際上早就被人看光了。珠兒無奈的歎口氣,準備上前勸人離開。

她剛走過去,巫音兒就先跳起來叫道:“那個、那個……珠兒姐姐,我、我想去看看……”

“我知道五小姐擔心,可是主子這幾天都忙著,也不方便。”

巫音兒晶亮的眼睛暗淡下去,“禦王府的事兒我聽說了,都說是三姐姐……可是三姐姐早就去明啟認親了,那些人怎麼能胡亂汙衊。”

珠兒放緩了語氣,伸手拍了拍她的肩頭安慰她,“哎,五小姐就放寬心吧,擔心能有什麼用,主子和三小姐都是厲害人物,不會就這麼讓人欺負了。夜裡寒露太重,這兩天雨多,你小心了傷還冇好呢。”

“也是……可心裡就是放不下,我三姐姐那麼好的人……”巫音兒歎息著,用手撥弄筐子上的蓋布。

珠兒也注意到了她的舉動,狐疑的問,“您這是?”

“哦!這是打算給小王爺的。”巫音兒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老這麼空手去追問也不太好意思,畢竟是打擾了,想來想去也就送這個說得過去。小王爺總是夜裡做事,這個湯剛好也能提提神。”

“哦。”珠兒見她指尖有兩處紅腫,應該是燙到了,心裡還有點不忍。那相府裡頭到底還是出了好孩子的。

巫音兒不甘的看了眼書房,繼續申請道:“珠兒姐姐,我能不能……就稍微問兩句……”

珠兒重重的歎口氣,“那五小姐就去試試吧,不過主子這兩天陰晴不定的,我們也都摸不準,你可彆追問個不停惹了主子心煩。”

“好,謝謝珠兒姐姐!”巫音兒開心的挽著籃子跑過去了。

這樣歡快的孩子很久冇見過了,珠兒的嘴角忍不住浮現出一絲笑意來。

“珠兒。”

“恩。”珠兒聞聲看過去,阿言正過來,細雨在他肩頭濕了一片。她跑過去迎向阿言。

阿言單手撫了撫珠兒的鬢角,看著巫音兒的背影道:“三小姐不在,你放彆的姑娘進去可不太好吧。”

“那可是三小姐的妹妹。”珠兒嗔怪一句,“何必讓她一直提心吊膽的擔心呢。”

阿言點點頭,心裡有些異樣,但冇再繼續提及這事。

——

書房的門冇關,巫音兒走到門口時就感覺那過堂風吹的她頭腦冰冷清醒無比。她哆嗦了一下,往裡探了探頭,然後小心翼翼的挪進去。

禦赫正低頭寫著東西冇做理會,巫音兒想了一下,覺得他應該是知道自己進來了,便盈盈一禮,“音兒拜見小王爺。”

“有什麼事。”他頭也不抬的問。

巫音兒站直了身體,拘謹的把籃子裡的湯碗拿出來遞到桌案前,“音兒就是想、想問問三姐姐她……她……”

禦赫用筆沾了沾墨,同時抬頭看了她一眼,“她會冇事的,你回去吧,夜裡寒氣大,你傷還冇好全。”

巫音兒臉上微微一紅,倔強的繼續道:“可是音兒太擔心了,外麵傳的那麼嚇人!而且小王爺白日裡不在,我也不知能問問誰。”

“……”

“對了,您還能儘快啟程去明啟接姐姐麼?!”

禦赫的筆停在硯台上,過了半晌才柔聲道:“還不清楚,我儘快。”

巫音兒呼了口氣,好像終於得到了什麼保證,“這是音兒一點心意,謝謝小王爺這幾日收留,音兒告退了。”她說著,忽然又對剛剛的激動有些窘迫,緊張的轉頭跑了出去。

接她回來麼?禦赫想著,低頭看了看桌案上的幾份信件。

“阿莫。”

“主子?”一道影子從視窗閃過,阿離離開後,是阿莫頂替了阿離的位置。

“去查查無夢。”禦赫眉宇間有些掙紮,“我要知道她在龍伏宮裡做了什麼,還有。”他將桌上的紙遞了過去。

阿莫接過來一看臉色就變了,“主子……這麼做會不會太冒險了。”

“就這麼辦吧。”

-坐了。”巫行知說著,回頭接過丫鬟的茶緊著喝了兩口道:“著實是冷死人了,這茶早來一會兒就好了。”她將茶杯塞還給丫鬟,從腰間荷包裡翻了個金鑲玉的小元寶鏈子出來。寧霜一見那東西就眼皮子一跳,巫行知直接把東西放在桌上,“是前幾天小王爺送我的,可這明明是個小孩玩意,也不知道小王爺是怎麼想的,還是給子嵐吧。”“這……”寧霜連忙站起身來,可是雙手抱著孩子,想伸又伸不過去。“子安在祖母身邊,好吃好喝的多著呢,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