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行知禦赫 作品

第320章 生氣也不是因為你

    

自己身體自帶的空間中!這可是祖巫真火,最最純然的先天火能,錯過這次之後,決計冇有再來一次的機會。小小雖然心下懵懂,不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但總還知道這是好東西,絕對不能放過。至於宮殿裡麵的好東西,小小絕不去管。恩,媽媽在裡麵,那裡麵的好東西,媽媽自然都會收起來打包帶走,之後還會分潤給自己!我媽媽收到的,能不給我點?而外麵的這些先天真火精華,已經開始燃燒,卻不可能被完全收走的;這一次不多吃,不多收...-

“小姐你放寬心,那邊馬車備好,無夢公主今兒就要走了。”

巫行知翻了個白眼,“她還不如不走,估計在車上走了都是笑的吧。”

凝兒頓時感覺說多錯多,低頭不敢再勸。

不一會兒院子裡傳來說話聲,巫行知問:“是誰來了?”

“聽著是五小姐,這些天趙姨娘給小姐拿來了好多東西。”

“恩。”巫行知本想起身去見見的,可是身體乏力,心裡也煩躁,剛起了一半又改了主意。“哎,就說我這兩天累到了在睡覺,你陪她在府裡走走吧。”巫音兒總是這樣跑來看她,見呢,交情一般不想動。一直不見吧,大家從來冇有矛盾,老這樣還有點過意不去。

凝兒迎出門去,巫行知就靠在視窗看著。

巫音兒往裡走,凝兒上前扶住她的的胳膊道:“五小姐,您來了。”

“凝兒姐姐,我三姐姐怎麼樣了?”巫音兒這段時間長開了許多,大概是舒心了,麵容也靈秀起來。

凝兒歎息一聲,“哎,小姐最近身心俱疲,看得叫人擔憂,這會兒剛躺下了,不知睡冇睡著。”

巫音兒低落的點點頭,“哦……那我就不打擾姐姐了。”

“凝兒陪五小姐走走吧,您出來住以後能說話的人也少了吧。”

“是啊。”

兩人出了海棠苑,在小路上走了一會兒,凝兒有意避開那些重要的院落,隻在阿離告訴的範圍內散步。

不一會兒,巫音兒猶豫的問,“對了,方纔……”

“什麼?”

“哦、我是說,今日無夢公主啟程回去了是吧。”

“是呀。”凝兒審視的看著身側的巫音兒。

巫音兒垂眸彆扭了一會兒,“凝兒姐姐,哎……我和你講,這事兒你可彆告訴三姐姐。”不等凝兒答應,她就繼續說了下去,“方纔我來時,見到、見到……”

凝兒心裡警惕起來,麵上笑著道:“五小姐就直說吧。”

“我看到……小王爺和無夢公主抱在一起,還依依不捨的吻彆!”

“真的假的?”不等她說完,凝兒就出口打斷,笑容也冷了兩分,“無夢公主和小王爺一直都是玩伴,怎麼可能那麼做啊。”

巫音兒立刻後悔了,急的直跺腳,“真的,哎呀……所以我就說彆告訴三姐姐。哎呀我怎麼這麼多嘴!”

凝兒用力握住巫音兒的手,安撫的笑笑,“好,凝兒絕對絕對不會說出去給小姐找晦氣的,五小姐放心吧。”

“哦……那、那就好……”

——

巫音兒回去後忐忑了一晚上,不知凝兒最後那意思到底是說還是不說、是平常著說還是添油加醋的說。

她不僅看不透巫行知,現在就連巫行知身邊的人都摸不準了。她怎麼想都心下不安,於是第二日一大早就又跑來探口風了。

這次她見到了巫行知,隻不過還是在府邸門口、而且還是昨天清早相似的那一幕……

侍從侍女在裝車,巫行知和禦赫兩人就站在府邸門口,也冇什麼話說,氣氛有點僵硬。巫音兒有些驚訝,巫行知這是……要出走?

凝兒拿著盒子走出來,看見遠處的巫音兒便招呼她,“五小姐,您來了。”

“哎……”巫音兒小心的上前問她,“三姐姐去哪兒?”她說著還瞟著那兩人的臉色,都不太好。

“回明啟,小姐要回家。”

“這、這麼突然?”

“哎,越是臨近婚期就越是鬨著彆扭。冇辦法,我們這些下人也跟著擔心。”凝兒無奈的搖搖頭,然後就忙活去了。

巫音兒不敢上前說話,就站在一旁靜靜看著。這無夢前腳剛走,巫行知後腳就不呆了,還真是有點犯傻。

片刻後馬車就準備好了,禦赫伸手緊了緊她的披風。巫行知也冇什麼表示,抬腿就要離開。

“三、三姐姐……”巫音兒趕緊上前兩步,她有些聲調發抖。

巫行知停住腳步回頭看她,“怎麼了。”

“我……”

巫音兒我了半晌說不出來,最後還是巫行知淡淡的說道:“好了,你就先回去吧。”然後就上了馬車。

巫行知剛一彎腰掀開簾子,就見車裡已經坐了一個人,她有點詫異的回頭看了看禦赫。那人一側嘴角斜斜的揚起,帶了點溫柔和壞笑。巫行知眨眨眼,默不作聲的坐了進去,阿離凝兒等人也都隨行跟著。

馬車緩緩行駛,巫行知看了一眼外麵就放下簾子。沈顏歡靠在墊子上嬉笑:“我送你到城門口。”

巫行知白了她一眼,“他送你進來的?”

沈顏歡也不接這句話頭,從暗格裡掏出好多零食玩具、甚至還有點打磨設計的工具,都是她平日喜歡鼓搗的那幾樣,巫行知見了臉上笑意浮現。

沈顏歡誇張道:“哎喲,無夢跑了你也跟著跑,是不是傻了啊。你可想清楚了,老給彆人鑽空子的機會。”

巫行知笑笑,“哎呀我都不在意,你擔心什麼。”

“你心也太大了吧?要我說你這就是中了無夢的激將法,要是我就不走。”

巫行知狡黠笑起來,從袖口拿出一封信來在她麵前晃了晃,“我先回家認個親啊。”

沈顏歡緊著抽過來打開,是尹秋茗的回信,叫她成親前回明啟認祖歸宗,公主這個稱號得坐實了,才能拿捏得住禦赫那麼大名頭。

她看完就氣笑了,“你是為了這事兒回去的?”

“不然呢?”

“冇事,某些人白擔心了。還非要把我搬過來勸勸……”

巫行知往靠椅上一躺,“他的擔心是有必要的,畢竟和無夢摟摟抱抱親親我我了,總得有個合理的解釋~”

沈顏歡驚問,“誰告訴你的?是真的麼?”

“巫音兒說給凝兒的。”

“那……巫音兒可信麼?”

巫行知搖搖頭,“不知道,反正他和無夢關係不一般是板上釘釘的,誰說什麼都可真可假唄。但我得先去明啟見我娘,我前幾日才告訴她要成親的事,她那邊急了。”

“你問都冇問他?”沈顏歡感覺有點離譜,巫行知真是女子中的奇葩,怎麼就跟彆人不一樣呢?

“恩。”巫行知托腮笑笑,“要想知道這事兒真的假的,等我走了就看得見了。不在我的視線範圍內,我看他能做什麼。”正所謂是我的永遠都是我的嗬嗬噠。

沈顏歡搖搖頭,這丫太盲目自信了……

——

禦赫目送巫行知離開後,轉身就要回去,他側頭看見巫音兒,隨口問道:“要進來坐坐?”

他知道巫音兒總往這兒跑,既然巫行知從來都是容許的,他肯定不會多說什麼。

巫音兒有點意外,但立刻羞澀點頭,“哎。”禦赫把視線挪開,從她身旁走過,巫音兒立刻跟上。

她手捏著衣角,十分不安的左右看了看。兩人剛上了台階,忽然從一側悄無聲息的竄出一人來。

這人功夫還算好,動作利落敏捷。不過禦赫的侍衛也反應很快,大喝一聲“什麼人!”便擋了上來。

這人用劍擋住侍衛的刀,矮身從兩人空隙中穿過,手握長劍直直向禦赫背後刺過來。

禦赫並不在意這種水準的刺殺,他還未回頭時,就早已感覺到身後襲來的劍風。

他正要抬手回頭,卻冷不丁旁邊那人忽然撲過來,從後抱住他的腰身,還將他胳膊也箍在裡麵。巫音兒突如其來的力氣很大,似乎全身上下的肌肉和骨頭都在發勁兒,如此力量竟讓禦赫冇能立刻掙脫。

“啊——”隻是頃刻間冇能反應,那人的劍就插在巫音兒背上,同時她手上的力量終於鬆動了一下。

禦赫伸手握住巫音兒手腕往旁邊一甩,回身就一腳踢開那個刺客。這刺客完全冇有躲開的反應,吭了一聲摔倒出去,那兩個侍衛立刻上前用刀架住。

禦赫來不及看刺客,他眉頭緊鎖的看著地上的巫音兒,她背後處血紅一片,臉色蒼白滿頭大汗的趴著,渾身都緊繃起來,痛苦的呻吟著。

看著巫音兒掙紮著,禦赫卻是站著冇動。

剛剛……她的力氣太大了,而且巫音兒個子十分矮小,那刺客的劍勢太低纔會刺傷她。若是刺客的目標根本就是他的背心處,巫音兒絕對擋不住,那他就真的可能要被這麼低級的刺殺行動給滅掉了。

他在寒地龍伏大大小小鬥爭二十年,也從來冇這麼失手過。

巫音兒痛的不行,她費力的扭過頭來咬牙道:“小、小王爺……救我……”

禦赫回神,他彎下腰伸手將巫音兒橫抱起來,大步走入府中,“叫珠兒過來看看。”

“是。”

將巫音兒送進屋內交給珠兒,禦赫這纔有空理會那個刺客。兩個侍衛將人押進院內,禦赫一看就知道這是個女子。她雖然身穿男子粗布衣服,可是玲瓏曲線儘現,一點不會偽裝。禦赫就不合時宜的想起了巫行知穿男裝那次也是如此……

他揮揮手,阿言就一把拽開了臉上蒙著的布巾,“主子、這是薑盈?”

薑盈許久冇有露過麵了,她麵黃肌瘦許多,憔悴的已經不見大家閨秀的亮麗靈秀。不過那雙眼還是很傳神——傳的都是恨意。她見了禦赫就大叫起來,“你、你這個混蛋!你殺了我啊!”

-”那女子看著眼前抱在一起,竊竊私語的人,手中的劍慢慢垂下。她委屈的說道:“我冇有、冇有做什麼……我隻是、太擔心你身邊的這些人……才、纔會……”如果巫行知冇有受傷、如果她冇有體力不支,那她一定會爬起來鼓掌叫好的。這女人真行,剛剛又喊又叫像個潑婦一樣,現在搞這麼溫柔?禦赫感覺到懷中的巫行知已經站不住了,所以他冇有鬆手,反而抱的更緊了一些,漠然的看著女人說道:“好了,讓阿離送你回去吧。”那女子手中的劍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