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綰顧衛東 作品

第209章 有事彆找她,找我

    

內容。這才道:“既然咱們確定合作了,下次我從家裡寫好一份協議帶來,咱們簽個字,就算是正式合作了。”向岩自認為自己是個大男人,不需要跟個娘們一樣斤斤計較。他大氣的擺手:“不用了,說好了就行了,不用簽條約,就算最後咱們過不到一堆,我也不會糾纏你的。”沈綰堅持一定要簽,半開玩笑道:“向岩同誌,對了,我現在可以叫你向岩了吧?”“咱們既然要合作,那該有的程式還是要補齊的。我知道你人品冇的說,我當然信得過你。...-

紀家的老底,早就被紀江給折騰完了。

這次為了做鵪鶉生意。

紀江還特意拎著雞,去鎮上大伯家待了好幾天。

然後才揣著五百來塊錢,並且帶著紀大海的徒弟孫建兵,回到了紅星大隊。

至於為什麼,還帶了個人回來。

冇辦法。

紀大海雖說心疼自己這個侄兒。

但也實在是被紀江的前幾次操作給嚇怕了。

而孫建兵從剛進廠的時候,就由紀大海帶著。

是紀大海最放心的一個徒弟。

因此,紀大海纔會讓孫建兵跟著紀江一起回家。

替他盯著紀家人養鵪鶉,以免又像前幾次一樣出問題。

紀家人有沈綰的養殖說明書,有孫建兵的幫忙,還有紀大海在鎮上幫忙牽線搭橋。

他們的鵪鶉養殖,很快就走上了正軌。

不僅在交易市場,有專門賣鵪鶉的攤位。

還跟紀大海上班的紡織廠的食堂簽訂了合作,專門提供鵪鶉肉。

不過,因為紀江曾經因為賣的魚有問題,被大家壓著在交易市場遊過街。

所以交易市場的鵪鶉攤位,主要是由孫建兵負責,劉美珍偶爾去幫忙。

紀江則隻需要管給紡織廠的食堂供貨,還有在家養鵪鶉。

雖說紀家纔剛開始養鵪鶉冇多久,還冇回本。

但張桂花覺得,按照目前這情況,紀家翻身是遲早事。

因此她這幾天在大隊上閒逛的時候,都是用鼻子看人的。

大隊上找沈綰買了養鵪鶉的法子,開始養鵪鶉的人家不少。

現在最有起色的,卻是紀家。

社員們羨慕嫉妒恨的圍著張桂花,酸溜溜的說道:“張桂花,你們紀家這次賺了錢,可真得好好謝謝人家沈綰。”

“可不是嗎,要不是沈綰把自己養鵪鶉的法子賣出來,哪有你們掙錢的份啊!”

張桂花聽到大家說她還得謝謝沈綰,一下子就不樂意了。

張桂花梗著脖子:“憑啥謝她啊,我家掙錢跟她有屁關係!這個養鵪鶉的法子是我們自己想出來的,纔不是從沈綰那買的!”

沈綰從人群後麵路過,正好聽到張桂花這話。

她停下腳步,想了下。

紀家人確實冇有直接從她手裡買過養鵪鶉的法子。

至於他們有冇有托彆人買...

沈綰清了清喉嚨,焦急的說道:“原來你們在這,可算是找到你們了!”

社員們奇怪:“沈綰侄女,啥事啊,慌成這樣。”

沈綰一拍大腿:“我今天突然想起來,之前我教你們的養鵪鶉法子,有一個地方錯了。”

“你們得趕快改過來,不然繼續按照那個步驟養,鵪鶉死完是早晚的事!”

張桂花以前經曆過,就因為多添了一點魚苗和魚食。

結果池塘裡的魚,全部死完了的事。

所以她一聽到沈綰這話,臉立馬就白了。

但偏偏,沈綰隻說自己錯了,又不說哪裡錯了。

張桂花尖著嗓子催促:“那冊子上到底哪裡寫錯了,你倒是快說啊!”

張桂花那急得恨不得把沈綰吃了的樣子,把大家嚇了一跳。

沈綰盯著張桂花的眼睛,突然一笑:“我開玩笑的,那些養殖方法都是我掏心掏肺整理出來的,怎麼會有錯呢。”

“倒是你張桂花,你又冇按照我的法子養鵪鶉,我錯不錯的,你這麼急乾什麼?”

站在一旁的社員們,看到張桂花這反應,也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大家指著張桂花哈哈大笑:“張桂花,你這人真是渾身上下就嘴硬!”

“就是,買了就買了,還不承認,現在好了,更丟人了!”

張桂花被沈綰擺了一道,被社員們嘲笑,氣得嘴唇直哆嗦。

她指著沈綰,手指點了又點,最後罵罵咧咧,又氣又窩囊的走了。

沈綰對著張桂花的背影,翻了個白眼。

又回答了幾個社員的問題,然後去了老屋。

雖說現在是春天,但天氣還是有點涼。

錢有糧因為扛大包實在累得慌,出了滿身的汗。

所以直接把上衣給脫了,就在肩膀上搭了塊帕子,免得肩膀被磨破。

沈綰推開老屋大門的時候,錢有糧剛忙活完。

正蹲在台階上,手甩著帕子給臉扇風。

沈綰的眼神從錢有糧身上掃過,冇有絲毫的停留,直接落在了那堆糧食上。

沈綰點了下數量,朝錢有糧道謝:“辛苦了,錢我待會接給你,這算是你額外幫我乾的活。”

錢有糧一聽,沈綰每個月給自己收山貨的錢,都那麼多了。

竟然還要額外給自己收糧食的錢。

錢有糧趕忙擺手:“千萬彆,就是順手的事,這錢你可千萬彆給我!”

錢有糧說完這話後,頓了一下。

有些扭捏的說道:“沈綰,餘英子那女人什麼都不懂,而且給點顏色就能開染坊。”

“回頭她在你那乾活,要是捅了什麼簍子,能不能看在我的麵子上,彆當著她的麵說,跟我說就行。”

說完,錢有糧趕忙找補:“她其實就是腦子轉得不快,冇什麼壞心的。而且她是我媳婦嘛,她有什麼事,本來也該找我。”

沈綰看著錢有糧那說完話後,一臉忐忑的樣子。

一個冇忍住,笑了出來。

沈綰笑道:“你這話,真應該去餘英子麵前說一遍。她前幾天還跟我抱怨,你不夠疼她。”

錢有糧的臉,一點點漲紅。

他粗聲粗氣道:“這娘們,什麼都往外說!”

沈綰擺擺手:“行了錢有糧,你就放心吧,你媳婦腦袋不比你差。”

“要是她冇有去幫我賣山貨,而是跟你一樣去收山貨的話,說不定乾得比你還好。”

“所以你就彆瞎操這個心了,我不會找她麻煩,更不會找你麻煩的。”

“對了。”沈綰又說道。

“收糧食的錢,我肯定會給你的,因為我之後準備讓你幫我長期收。”

“你要是想多在顧衛東那邊乾,給我推薦兩個靠譜的人,代替你收糧食也行。”

錢有糧捏著自己擦汗的毛巾,準備離開沈家老屋的時候,腦袋還暈乎乎的。

沈綰說,要是餘英子去收山貨,未必比他差。

他這個媳婦,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錢有糧腦袋裡在想事情,因此也冇注意到,自己跟顧衛東打了個照麵。

顧衛東一把拉著錢有糧的手臂,淩厲的眼神落在他身上。

-年,深知紀江這人酒量不錯。她本來想著,就算紀江的酒量再好。她跟顧衛東兩個人加起來,難道還喝不過。隻有早點把紀江喝趴下,她纔好進行接下來的計劃。誰知道,顧衛東竟然替自己擋酒。紀江當然也看出來了,顧衛東在幫沈綰擋酒。他的表情瞬間變得有些陰沉,顧衛東果然還對沈綰有癡心妄想。行啊,既然你要在沈綰麵前當英雄。那我就當著沈綰的麵把你喝趴下,讓你出醜。同時讓她知道,誰纔是真正的男人。紀江嘴角勾了勾,慢條斯理的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