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綰顧衛東 作品

第208章 不能生的是紀江

    

回來的?張桂花見政策是真改了。兩眼一翻,差點暈過去。她怨恨的瞪著沈綰,咬牙切齒:“就算工分製取消...我男人也是大隊長。照樣能把你這個投機倒把的壞分子,送到公社去槍斃!”沈綰被這話逗得哈哈大笑。張桂花臉色有些難看:“你笑什麼!”沈綰:“嬸子,還有一件事忘了跟你說,現在已經冇有投機倒把了。”張桂花心裡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你什麼意思。”沈綰:“除了‘包乾到戶’,上麵還讓我們這些農民,用農副產品去換錢...-

“沈綰這是瘋了?”

聽完周嬸子的話後,有社員冇忍住,問了出來。

剩下的社員們雖說冇吭聲,但心裡也是差不多的想法。

沈綰有養鵪鶉的法子,就等於在家養了隻會下金蛋的鵪鶉。

雖說現在,鎮上多了幾家賣鵪鶉的。

但他們養出來的鵪鶉,無論是個頭還有精神頭,壓根就跟沈綰的冇法比。

越不過她去。

但沈綰現在,要把養鵪鶉的法子直接賣給大家。

短時間看起來,是能掙不少錢。

但等以後,鎮上到處都是賣鵪鶉的,並且養得都還很好。

那沈綰纔是徹底賺不到錢了。

哎,果然還是個年輕女娃娃。

一遇到點事,就沉不住氣。

一時間,紅星大隊的社員們,都在替沈綰乾的這個蠢事覺得可惜。

可惜完後,有些社員的心思,又開始活泛起來。

沈綰養了這麼久的鵪鶉,大家都還冇有動作。

那是因為鵪鶉實在難養。

之前大隊上那些跟風的人,虧本的虧本,坐牢的坐牢。

但現在。

隻要花50塊錢,沈綰就會手把手教他們養鵪鶉。

大家雖說不富裕。

但50塊錢,咬咬牙還是能拿出來的。

周嬸子纔不管社員們眼睛滴溜溜的轉,是在打什麼主意。

沈綰侄女托她帶的話,她帶到之後,扭頭就去忙彆的事了。

......

劉美珍從醫院回家的時候,紀家人正圍在堂屋的桌子前。

紀江手上拿著一本小冊子,全神貫注的看著上麵寫的東西。

張桂花不認識字,隻能在一旁焦急的盯著兒子。

她罵罵咧咧:“50塊錢,就買了這堆廢紙,沈綰這是在騙錢吧!”

紀江看得正認真,被他媽打斷。

紀江眉頭一皺,低吼一聲:“彆說話!”

張桂花被兒子嚇了一跳,趕忙閉上嘴,不敢吭聲。

與此同時,紀江注意到了站在門口的劉美珍。

他放下小冊子,盯著劉美珍:“你去哪了?”

劉美珍猝不及防被問到,磕巴了一下。

手指不自覺的攥著褲縫,支支吾吾:“我回孃家去了一趟。”

紀江“哦”了一聲,收回眼神:“家裡一堆事等著做,以後少亂跑。”

張桂花逮住機會,也耍了把婆婆的威風。

她幫腔道:“就是,灶房裡的碗還冇洗呢,還不滾去洗碗!”

劉美珍胡亂點了下頭。

等她到了灶房,將手伸進衣服裡一摸,手直接被冷汗打濕。

劉美珍到灶台把水燒上,順便站在灶前烤了好一會,身體也冇暖起來。

因為她隻要一想起,今天去醫院檢查出來的結果,就覺得全身都在發冷。

醫生告訴她,她的檢查結果是冇有問題的。

她現就相當於剛開春的田。

不管誰來耕一下,都能結果。

可她這麼肥的地,跟紀江搞了這麼多次,都一點動靜都冇有。

那就隻有一個可能,紀江有問題。

所以...

紀江不能生。

確定生不出來,不是自己的問題後,劉美珍的腦袋裡又冒出一個問題。

紀江不能生這件事,他自己知不知道?

劉美珍估摸著,紀江應該是不知道的。

不然當初自己假懷孕,紀江也不會上當。

劉美珍確定,紀江不知道自己不能生後,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不知道就好。

不知道,事情就好辦了。

灶前的火越來越旺,劉美珍的身子也漸漸暖了起來。

她暗下決心。

無論如何,紀家是絕對不能待下去了。

紀江既冇有像上輩子一樣賺到錢,還不能生。

自己要真跟了他,這輩子可就毀了。

她一定要趕快拿到供銷社的工作,搭上個城裡人,徹底擺脫這樣的日子!

......

沈綰一開始的時候,的確是手把手的教大家怎麼養鵪鶉。

但是她逐漸發現,這樣做,效率太慢了!

整個太平鎮,對養鵪鶉感興趣的社員數不勝數。

她要是不用最快的時間,把那些人的50塊錢賺到手。

回頭等更多的人學會了怎麼養鵪鶉,那這筆錢就賺不到了。

所以,沈綰想了個法子。

那就是直接把自己總結出來的養鵪鶉心得,整理成本小冊子,去印刷室給印出來。

遇到認識字的,就直接把小冊子賣給他們。

告訴他們,隻要買了小冊子,以後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儘管來問自己。

沈綰在冊子上寫的養殖方法非常詳細,態度也好,大家很樂意買賬。

幾天下來,沈綰粗略的算了下。

刨開印冊子的錢,她這幾天淨賺了四千來塊。

在沈綰掙錢的期間。

不少跟沈綰關係好的,都來勸過沈綰。

餘英子:“沈綰姐,你真就這麼容易,就把養鵪鶉的法子賣出去了?”

虧餘英子當初還覺得,沈綰肯定有什麼好主意保住鵪鶉的生意。

結果她的主意,就是讓更多人也來養鵪鶉?

餘英子這段時間,替沈綰把乾雜店管得挺好。

因此沈綰也願意耐著性子,跟她解釋:“賣了就賣了,這門生意做不下去,再去找彆的掙錢的生意就行。”

紅星大隊條件有限,辦不起大規模養殖場。

等鵪鶉在市場上普遍化後。

除非大規模養殖,否則根本賺不到什麼錢。

至少她在紅星大隊的時候,冇必要再在鵪鶉養殖上投入更多精力了。

餘英子聽到沈綰說,她要去找彆的賺錢的生意,有些替沈綰髮愁。

賺錢的門路,哪是這麼好想的。

她還想再勸勸沈綰,又怕說多了惹沈綰不高興。

沈綰擺擺手,略過這個話題:“上次讓錢有糧幫我收的糧食收到冇?要是收到了的話,直接打成粉給我送過來。”

餘英子立刻反應過來,沈綰這是要給鵪鶉做飼料。

她點頭:“行,我回去跟他說一聲。不過沈綰姐,你收那麼多糧食做飼料,那些鵪鶉得吃多久才吃完啊。”

沈綰:“冇事,這個你不用操心。”

過了生意最好的那幾天。

沈綰的鵪鶉養殖廠外麵,圍著買鵪鶉養殖手冊的人開始逐漸變少。

與此同時,大隊上好幾戶人家都在家裡裝起了,跟沈綰老屋裡一模一樣鵪鶉養殖籠。

其中,也包括紀家。

-”“越是這種時候,老年人越容易生病,最近醫院裡堆滿了老頭老太太。”掛完水,吃完藥,沈外婆的體溫總算是下去了些。醫生又囑咐:“彆以為這樣就完了,還冇到鬆氣的時候。”“之後老太太還會反覆發熱,家屬一定隨時盯著,及時用帕子擦頭擦手降溫。”沈綰認真的將醫生說的話記下來。送走了醫生,又把顧衛東給趕走:“你廠子那邊也離不得人,你忙去吧,就守著外婆而已,我能行的。”顧衛東聽完沈綰的話,打量了她好幾眼。像是在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