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祖宗重生後開掛了 作品

第469章 被容與這樣愛著

    

是啊。”傭人們早就休息了,梅姨也睡了,她隻能自己動手。他看著安安靜靜的小姑娘,突然就心酸了。盛天驕這些年,到底是怎麼養她的,她的廚藝纔會變得這麼好?程泱抬頭看了他一眼,繼續低頭吃麪。前世,她為了討好容隱,再苦再累,都花時間學習廚藝,經常做晚餐等他回家吃,可他從來冇吃過。反倒是她自己練就了一手好廚藝。“你也少熬點夜,還是身體要緊。”老爺子的聲音柔和了很多:“以後,爺爺也不熬了,熬不起了。”程泱抬眸看...-等爺孫倆從房間裡出來,老爺子就親自告訴了程泰,程泱的身世。

雖然還不能真正確定她的父母是誰,但程泱跟他冇有半點血緣關係。

同時失去一個女兒,一個兒子,程泰當場就泛出眼淚,不想在眾人麵前失態,就先離開了。

程衍看著他孤獨的背影,皺了皺眉頭。

雖然這段時間,被這個不靠譜的爹折騰得夠嗆,尤其就他竟然還想把他弄去讀高中。

但他在努力地做一個父親。

“哥!”溫祁曦一下子撲進程衍的懷裡,打斷了他的思緒。

不僅父母平安被救,連摯愛的哥哥都死而複生,溫家小公主喜極而泣。

“鼻涕弄我身上了。”溫祁禮還是嫌棄地抱住了她。

等兄妹倆平複了一會兒,溫崢嶸把程泱和程衍帶到了辦公室,有話要對他們說。

溫母也是知情人之一,也跟上。

容與也陪著程泱,與她身上有關的事,他都想知道,隻有這樣,才能夠保護好她。

安靜的辦公室裡,溫崢嶸看著兩個孩子,如釋重負。

“當年,蘇南風的病情診斷,我也是其中一員,這應該就是我這次被找上的原因。”

“一開始,大家都說她瘋了。”

“但我得出的結果不是。”

“但她後來的行為很反常,我那時候隻是個研究員,也冇有話語權,就被團隊開除了。”

“但我還是不相信蘇南風會瘋,因為她的精神很強大,她很優秀。”

“我私下找過她幾次。”

“後來,就再也冇機會見到她。”

“……”

他隻是說了當年的一些情況,並冇有給出任何結果。

但程泱已經在猜測,她和程衍,可能有一個是她的孩子。

幾人沉默思索著,程泱的手機就響了,電話是韓宙打來的。

“程泱,有人試圖給杜校長下藥,人抓到了。”白天,程泱做完手術後,就放出去了誘餌。

有人想要杜校長的命,人現在還活著,他們一定會再找機會動手。

再加上精神病院的事,魚兒坐不住了,這麼快就上鉤。

“是誰?”

“文仲機。”

對於這個結果,程泱可以說是喜出望外。

這樣的一個契機,可以直接除掉宋家了。

容與手上,又有高家與利高家族合作的把柄,可以一併將其除之。

一想到要和容與領證結婚了,她就迫不及待。

“我這邊安排人過來。”程泱掛了電話,勾唇一笑。

“我陪你去。”容與已經站到了她的身邊。

兩人跟長輩們打了招呼,就離開了。

他們並冇有直接去青大附屬醫院,而是去第七部門,打了電話,讓京寒洲去帶文仲機。

“咱們不去第七部門。”容與轉動方向盤,調轉了方向。

程泱一愣。

“回公寓,先去補個覺,明天再去處理這些事。”

“好。”

兩人回到公寓,已經是淩晨三點。

程泱睏倦了,草草梳洗了下,就躺床上了。

容與很快就在她身後躺下來,她翻了個身,正對著他,他眼角有一道傷口,是飛片劃傷的。

已經消毒處理過,有點結痂,不算嚴重。

程泱看著,心裡卻是一疼,睡意頓時全無。

她伸手輕輕落他的眼尾,貪戀地描繪著他的眉眼:“很危險對不對?”

容與一頓,握著她的手,親吻著她的指尖,肆意一笑:“坐在我如今的位置上,不算危險。”

他的背景一點一點地告訴她。

他早程泱一年多回來,他從小在國外長大,再加上外公一家的勢力,在國外本來就有勢力。

藉著重生的契機,運用容氏和外公家留給他的財富,在短短半年的時間內,就成為了新的資本巨頭,進軍科技和軍事領域。

又花了半年的時間,發展壯大,掌控了海外市場的經濟命脈,以及軍事力量,控股多個全球領先的科技公司。

等她重生回來時,他已經是海外的王,能夠左右著歐洲幾個強國的選、舉,成了名國倚仗的背後勢力。

所以他在首都的各界,也有很大的影響力。

他今時今日的地位,已經遠超容氏集團,所以這個繼承人的身份,他是真看不上。

老爺子的態度也讓他很寒心。

所以,在程泱剛重生回來,要開辦醫院的時候,他能夠提供那麼多資金,收購上下遊的相關優秀企業,為她開路。

程泱聽完,用力往他懷裡靠,拉開他的衣襟,將臉埋進他的胸膛。

他全身心的愛意,讓她想要鑽進他的身體。

容與冷“嘶”了一聲,臉漲得通紅:“泱泱,你這是要我的命。”

程泱雙手抓著他的衣襟,仰頭看著他,笑得又純又欲:“要命倒不至於——”

說著湊上來,咬了下他的耳朵,嗓音魅、惑地說了四個字:“欲、仙、欲、死!”

容與耳根一紅,渾身血液頓時逆流。

事實證明,女人主動起來,男人真的招架不住。

尤其是程泱這樣的年紀,這樣颯美的女人。

天亮之後,程泱實在太累了,嚷嚷著要睡覺,容與這才變主動,和又她纏綿了一個多小時,才讓她睡。

“泱泱,你最近的體力真的不行,要不要去做個體檢?”

程泱實在太困了,哼哼唧唧了幾聲,就縮進他的懷裡睡著了。

,content_num-卻和寶貝女兒跌入塵土汙物,被當眾圍毆扔垃圾。這麼狼狽。這麼丟臉。這麼淒慘——她眼眸通紅,生平第一次,屈辱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她慢慢抬起頭,就看到程泱站在人群前方,笑盈盈地看著她們母女,差點就笑出聲來了。她臉上的是狗屎嗎?都快到嘴裡了。這屆群眾也太可愛了。她和程星爍的身上都染滿了垃圾,臉也被抓花了,曾經高高在上,不可一世,非奢侈品不上身的她們,現在這樣,比讓她們死還難受吧?真是太解氣,太讓人心情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