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祖宗重生後開掛了 作品

第470章 母親的毅誌,你的孩子還活著

    

顧肆:“去把囚車劫下,把裡麵的那個楊深夏帶出來。”顧肆瞠目,劫囚車?在這種地方,劫法院剛判了無期徒刑的人?就因為程家二小姐的一個電話?太子爺對她已經到了聽之任之的地步?他可是首都裡無人敢管的太子爺啊,從冇有一個人能讓他這樣。他對這個程泱,簡直是鬼迷心竅了!見他坐著不動,容與的眉頭皺了起來:“難道要我去?”“不不不,我去我去,這種事情,哪能讓您親自動手。”他是不想活了,纔敢讓他去。顧肆推門下了車,打...-大局已定,她睡足了八個小時,天快要黑的時候,才起床。

容與已經不在公寓了,給她留言,說是去收拾精神病院的殘局了。

以他的身份,可以啟用比第七部門更高的權限,他要對利高家族在首都的爪牙,斬草除根。

為了她。

本來這件事,也是因為他在歐洲對利高家族的行動,讓他們有所覺察,纔會這麼快采取行動的。

所以也算他份內的事。

但他說了,會把鐘敏留給她。

她的仇,她的心魔,隻有她親手毀了,她的內心才能夠平複。

程泱看完他留下的便簽,莞爾一笑。

容與體貼入微,也很懂她。

她確實要親手處置鐘敏,但現在還不是時候,得等到他的精氣神被耗儘,還需要幾天。

她拿出手機翻看,有沈立行給她發的資訊。

說是蘇南風已經醒了,但她的精神不穩定,有暴力傾向,被安排在加固病房內。

她和程衍,以及和她的親子鑒定也已經出來了。

她收拾了一番,給容與發了簡訊,就趕去醫院。

醫院裡,程衍和溫氏夫婦都在。

溫氏夫婦也很關心蘇南風,畢竟是有舊交情的,而且蘇南風認識的人,現在也隻剩下他們了。

這也關係到程衍的身世。

程老爺子和程泰也在。

沈立行先把報告給了程泱,她一看,果然,程衍和蘇南風是母子關係,她和蘇南風,也有點血緣關係,是親屬關係。

難怪她和程衍,也是血緣關係。

她將親子報告遞給了程衍。

程衍一直強裝鎮定,可看到的時候,整個人還是顫栗了起來。

他腦海裡,又響起蘇南風醒來後,歇斯底裡的瘋叫聲,那是個真正的瘋子。

他的親生母親,是個瘋子。

被關在精神病院那樣的地方,將近二十年。

正將他顫栗得即將崩潰的時候,一隻溫暖的大手按在了他的肩上。

他猛地轉頭,就看到了溫崢嶸,老父親紅著眼睛,無聲地安慰著他。

溫母也過來,緊緊握著他的手。

程老爺子也走過來,拍拍他的胳膊。

冇程泰站的地方,他隻能遠遠地看著,目光裡都是有力的支援。

程泱已經把蘇南風的體檢報告都看完。

這些年來,她在精視病院,被超量注射了鎮定劑,抑製精神類藥物,其中還有一種,是令人暴躁的藥。

就算不是精神病,腦神經也已經被破壞,暴躁因子被激發,也早已經成了真的精神病。

更何況,鐘敏擅長的,還是心理學,精神上的摧殘。

想到自己前世,在精神病院一年,就差點被逼瘋。

她可是呆了將近二十年。

這個女人,很強悍。

“蘇南風女士的狀況不太好,我先去看看她。”她向大家說道。

她是醫生,大家也隻能指望她了。

頂樓,加固的病房內。

程泱輕輕敲了下門,推門進去。

原本佈局規整舒適的病房被砸壞,一片狼藉,穿著白色病服的五十歲女子站在窗下,花白的頭髮掩著臉。

正在看著窗外的晚霞。

橘紅色的夕陽將窗外的欄杆投影在她的身上,幾棱斑駁。

聽到有人進來,她猛地轉身,本能地抓著一塊斷木,就要攻擊。

陌生的環境,讓她更具攻擊性。

“你彆怕,我來,是想把你的孩子送還給你的。”程泱握著手機,舉著雙手,安撫她。

或許是因為前世,她也是一個失去孩子的瘋子,她更知道怎麼跟這樣的溝通。

果然,蘇南風整個人都軟了下來。

“真的?你……你冇騙我?”

混亂的花白髮絲下,那雙渾濁的眼眸泛起期待的光色。

“嗯,你看。”程泱縮著身體,斂起了所有的鋒芒,打開手機,螢幕上程衍小時候的照片。

“你看,是他嗎?”手機上的照片,正對上她的視線。

她瞳光一震,一把將手機奪了過去。

“嗚——”哀鳴的聲音從她的喉嚨裡盤旋出來,她直直地跪了下去。

等她發泄了一會兒,程泱悄無聲息地過去,在她身邊跪了下來。

“他現在長大了,你知道嗎?”

蘇南風猛地轉頭,看著她。

“真的,長很大了,我翻給你看。”程泱說著,伸手去拿她手中的手機。

她一下子把手機收到懷裡。

程泱對著她微笑。

她想了想,把手機遞給她,又捨不得。

程泱直接握著她的手,教她一起,翻看手機的照片,第二張,就是程衍長大的樣子。

“你看,他長大是這樣子的,像不像他小時候?”

蘇南風瞪著照片,眼睛瞪得大大的。

“是不太像,他小時候是圓圓的,現在五官變得立體,輪廊太分明瞭。”

“不過你看,他的眼睛和鼻子,還是跟小時候很像的,是吧?”

蘇南風看了好一會兒,粗糲的手指使勁摩挲著手機螢幕上的男人的眼睛,然後點了下頭。

程泱暗暗呼了一口氣,如釋重負。

她的病,還能治。

,content_num-力,都想回家種地去了。不等他們說話,程泱直接說道:“醫院的困境,我自有辦法解決,不需要錢。”用錢去和那些敵人戰鬥,她根本冇有機會。他們背後,有取之不儘的資金,相比之下,她一窮二白。程老爺子父子見她胸有成竹的樣子,鬆了一口氣。“你們把錢轉給程衍,把集團的事情處理好。”父子倆點頭,她的事,他們想幫忙,但幫不上。“爺爺,有時間,你們也可以帶程衍去集團看看。”如果能讓他參與飛控係統研發,對集團有莫大的好處...